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送水阿姨

送水阿姨
这几天每晚上都做梦,梦到我最伤心,最不知所措的时刻,那就是我下岗的那一时刻,不用说做梦,即使在平时想起来我都会很心痛,而我半夜经常被这样的梦搞醒。  今天早上四点多的时候我就起床了,我收拾好东西,然后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得体,镜子里出现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人的样子,我对着镜子吐了吐舌头,镜子里的那家伙也冲我吐了吐舌头。  在外面吃完早餐的时候还不到六点,我慢慢的向自己的公司走去。  「老板这么早就来了。」门卫说。  「是啊,吃饭了吗?」我问。  「正吃呢。」他说。  「慢慢吃,我先走了。」我说完走上了办公楼。  这栋楼是我从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工厂买的,一共三层,我把它改造了一下,然后把以前那个工厂的厂房都拆了,做为停车场。  我以前是一名普通的机床工人,小时候因为家里穷,没上几年书就被送到工厂去做学徒了,我上学的时候挺笨,什么也不会,但是一摆弄那些机械东西我就很来劲,所以在工厂里我学得很快,十五岁的时候我已经可以自己用机床车螺丝了。后来我的业绩不错,很快就成为正式工,就在我向更高层次努力的时候工厂倒了,整个工厂都卖了,我们每人分了两万块钱后就各自找新的工作去了。  我家里不是很富裕,虽然还有点积蓄,我把那两万元留了一万五给家里,然后自己开始出去闯,当时我才20岁,我做过推销,保险,采购,保安,工地小工,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建立了自己的关系网。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手了一辆二手卡车,我利用这辆车以及自己的关系跑了两年货运,期间认识了很多司机朋友,还学会了修车。28岁的时候我贷款多买了几辆车,自己开了个空车配货站,开始了自己的新路,那时候我以前工厂里的朋友大都找到了工作,少量没有出路的,我把他们找到我这里来帮我。  今年我三十五了,在这七年中我们的生意越做越好,我由原来的几辆车到现在的二十多辆车,手下也有众多的司机,后来我选中了一家要倒闭的小工厂,买过来后把它改造成自己的基地。  我手上有了点钱,但是我不敢乱花,我要将手中的钱变得更多,让以后不再受穷,以前家里的日子过的很苦,现在想起来我心里就难受,所以我将自己一大部分钱都给了家里人。  每个人都有一些不好的毛病,我也是,那就是有点好色。我以前在工厂工作的时候一股激情都发泄在机器上了,对当时车间内的女工也没什么兴趣,后来当我在社会上混的时候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也慢慢的对女人产生了兴趣,但是机会真正来时,又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解决。  最有意思的就是本人的第一次居然是给了一个做鸡的,说来那天我还憋了一肚子气。那天我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去了本市比较有名的一家鸡店,店里的服务很热情,很快我就给我安排一个小姐,但是没想到那小姐说我长的太难看了,不做我的生意。  人的忍耐是有限的,我也生气了,开门就是客,我给你钱都不要,你以为你很牛啊,我推门就要走。这时候走进两个男的,他看见我,问我怎么了,我向他说明白这件事情后,然后劝他也不要在这里玩了,没想到那人就是这里的老板,他立刻把刚才的那个小姐当众辞退,然后给我找了一个特别成熟,有气质的女人来陪我。  我那天玩的很快乐,在那女人身上我学到很多关于男女之间的知识,当她发现我是第一次后不但不收我的钱还给了我一个红包,里面是8块钱。后来我知道了那女人的名字,她叫刘青,而那老板叫胡悦,当时看他名片时候还以为他叫胡说呢。  后来我同那老板成了好朋友,经常去那里,每次都会找一些成熟的女人,大概是因为我第一次是同一个成熟女人的原因吧,所以以后我就对那些年轻的没兴趣了,转而喜欢一些中年妇女。  「当……当……」我才坐下就有人敲门。  「请进。」我说。  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肩膀上还扛着一筒纯净水。  「老板,这么早啊。」她说着把空筒从饮水机上拿了下来,然后把新拿来的那筒水放了上去。  「早啊,张阿姨。」我说。  她姓张,是我这里专门负责给各个办公室送水的,我们这里有很多司机,每天需要很多水,所以她也格外忙。  她以前同丈夫在一个工地上打工,后来丈夫因为工伤死了,只剩她一个人,今年四十几岁了还没有孩子,我的一个朋友把她介绍到我这里来的,这里的人都亲切的叫她阿姨。  我一早就注意她了,因为她有双特大号的乳房,平时把衣服撑得紧绷绷的,我有时候甚至担心她的乳房太大会不会把衣服扣子弄掉了。除了有双大乳房之外即是她的屁股了,滚圆的屁股,让人一看就想入非非。不过她的样子大概没有人会喜欢,眼睛不大,鼻子还有点歪,不过嘴到是不错,天生的口交嘴,嘴唇特别的厚。她的皮肤很黑,大概是以前在工地干活的时候晒的。  我作到今天这个职位也有不少人给我介绍对象,但是我都不稀罕,因为一个个都是为了我的钱来的。  相反我对长相一般的张阿姨却有很大的兴趣,她每次来到这里换水的时候我总是要注意她一下,因为只要一动作她的乳房就会乱动,一弯腰屁股就鼓起来,我一看见她就想上,但是还没有机会。平时同手下的司机聊天的时候我总是要注意收集一些关于她的话题。每次发工资的时候我都会多发一点给她,算是一种暗示,可是她也没什么表示,每次只说声谢谢,然后就走。  「老板,借你杯子给我用用好吗?我想喝点水。」她把水换完后对我说。  「好。」我走过去把自己的杯子给她,她接了点水然后喝了下去,看着她红红的嘴唇在杯子上的样子我差点忍不住要亲她了。  她喝完水后走了出去。  我摇了摇头,然后开始了一天的工作,现在我联系业务已不用亲自去跑了,我的名声已经打了出去,所以一般都会有客户主动找我,网络加电话是我主要的联系方法,我的手机都准备了两个。  人一专心的做一件事情的话就忘了时间,一上午我接了几个电话,又核对一下几天前的帐目,转眼就到了中午,我随便让人给我送了一份饭又开始了工作。  下午是业务比较轻松的时候,我处理完了手上的工作,又出去同在那里维护汽车的几个司机聊了一会。  我看看表,快四点的时候,我在院子里四处的走动,头有点晕,我慢慢的走到了后面很少来的地方,这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几个女工的宿舍,女工负责零活,所以平时很少看见人影,我也很少来这里,今天大脑总是出现那双令我激动的乳房,于是就莫名其妙的走到这里来了。  「你要干什么……」一个熟悉又带有几分恐惧的声音从一个房间里传来。我立刻走了过去,房间挂着窗帘,看不清楚里面在做什么,我轻轻的推了一下门,门也锁着。我趴在门上透过门缝向里看。  「你再不出去我就喊了。」张阿姨的声音传了出来,原来是她的宿舍。  「喊人?你装什么啊,这么大年纪了我想干你都是你的福分,别给脸你不要脸。」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我仔细一看,是一个瘦小的男人,但是个子很高,赤裸着上身,耳朵上还夹着一根烟,从侧面一看我就知道了,他是我这里的锅炉工人,叫王冲,这里的人平时都叫他虫子,每天负责早晚的洗澡水,他是个刑满释放的人,因为出来后没有工作,朋友介绍到我这里来做个杂工。  「你快滚。」张阿姨大声说。  「臭女人。」王冲说着一把抱住了张阿姨,嘴在她的脸上乱亲,张阿姨用手猛的把他推开。  「嘶……」拉扯中她的衣服被扯开了,一件白色的背心把她的乳房完全的出卖了。  「他妈的浪女人,奶子这么大不给男人抓干什么啊。」王冲说着又要去抓张阿姨。  我猛的把门撞开了。  「虫子你干什么?」我大声的喊。  「啊?老板?」他一看是我,猛的冲了出来,我想拦他,可是个子太矮,被他一把把我推倒在一边,我的头撞在了门上。  「老板?」张阿姨立刻跑了过来把我扶到她的床上坐了下来,然后立刻把门关上,并上了锁,随即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  「张阿姨!你……你没事吧。」我揉着脑袋问。  「没……没事……」她站了起来,「老板,你没撞伤吧。」我摇了摇头,这时候一股热流从我的脸上滑落。「啊,你出血了。」她立刻走了过来,然后四处找着可以包扎的东西,但是没有什么适合给我包扎,她咬了咬牙,把自己穿着的背心撕下一块给我包扎着伤口。  当她坐在我旁边给我包扎的时候,那双乳房简直要碰到我的脸了,大半个乳房都露了出来,我早就忘记了那点伤而专着地盯着她的乳房,反正我也是要低着头让她给我包扎,这样既可以看到美丽的景色又不会被人发现。  「老板,好了。」她说,但我只在看她的乳房,看的都着了魔了,哪注意到她说什么。  「哦……谢谢」我才反应过来,然后把头抬了起来。  「谢谢你,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恐怕已经……」「不用谢,我没有想到那个混蛋居然会这么做。」我咬牙切齿的说。  「哎……我是个灾星,注定没有什么好事情,不过可以在你这里工作我感觉老天已经是待我不薄了。」她说。  「别这样说,张阿姨,其实这里也少不了要用你的地方,大家都需要你。」我说,眼角余光还是看着她的乳房。我越看越是喜欢,她后面说什么我几乎都没有听进去,我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鬼使神差的伸手在她的乳房上摸了一把,软绵绵,热乎乎的,虽然今天天气热,但是她乳房上的热是一种温暖。  「啊,老板?你?」她惊奇的看着我,嘴巴张得大大的。  「啊,对不起,阿姨,我……」我立刻站了起来。  「老板,坐下好吗?」她的语气异常的温柔,但我听了却又是另一种滋味,我慢慢的坐在了床上。  「老板,你给我一份工作让我有饭吃,发工资的时候又比规定的还要多,我要谢你还来不及呢,你想要我的身体我可以给你,但是……」一听到她这样说我的心跳就成一个儿了,我没有听错吧,她可以。  「但是,老板,我是个寡妇,年纪大,又丑,刚才你进来帮我,已经影响了你的名声,要是让公司的人误会我们,我到是没什么,可是老板你。」她说。  [我不管那么多,我其实一直想同阿姨你……」我没有把后面的几个字说出来。  张阿姨低下了头,把已经破掉的背心脱了下来,一双如我想象中的乳房在我眼前上下的舞动着,好大的乳房,就在我欣赏她的乳房的时候,她把自己的裤子也脱了下来,那是一条仿迷彩的裤子,上面有几块补丁。  当她把一条红色的大内裤都脱下来的时候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我虽然也在朋友那玩过一些小姐,那些小姐哪个都比她漂亮,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会这么兴奋,单单是我喜欢成熟女人的原因吗?  她躺在床上,然后分开了双腿。  「老板,来吧,要什么你就随便吧。」她说。  我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慢慢的爬到她的身边,手哆嗦着放在了她的乳房上,手指轻轻的玩弄着她的乳头,这双我想了很长时间的乳房终于落在我的手中了。  她的乳房虽然大,但是居然不下垂,真是奇妙,双乳之间有几颗红色的小疙瘩,而且在她的左面的乳房上还有一颗红色的痔,暗红色的乳头非常的鲜艳,看上去就让人想吸一口,乳晕很黑,也很大。  面对着这样一对大乳房,我现在兴奋的不得了。当我用嘴唇含住一颗乳头的时候,我听见了张阿姨的喘息声,我在这喘息声音的刺激下另一只手滑到了她的双腿之间,手指冲过两片肥厚的阴唇,直接捏住了她的阴蒂。  「好大的阴蒂啊。」我想,因为我把她的阴蒂捏在手指间的刹那,它已经坚硬起来,而且充斥着我的两个手指,那感觉非常的实在。  「阴蒂,相当与男人的阴茎,它非常敏感,有的女人还没有等你插入就已经从阴蒂上获得了高潮,所以阴蒂几乎是每个女人的死角。」我想起了刘青教给我的战术,我一边轮换吮吸她的乳头,一边用手指开始在她的阴蒂上下起了工夫,捏,揉,搓,掐,拉,顶,旋,压,所有我能想到的到的动作几乎全都使出来。  「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你给她口交,但是当她们在兴奋的状态,你如果去给她口交的话一般的女人是不会拒绝的。」我又想起了刘青的话,然后松开的乳头,嘴唇沿着她的皮肤一路滑了下来,她的皮肤虽然黑,但是还算光滑,手感很好,当我到达她的双腿之间的时候我被她的阴户吸引住了。  以前我所见的女人都是皮肤白,但是阴户的颜色很黑,那是做多了的原因,但是张阿姨的却是皮肤黑,阴户却是粉红色的,再加上这样一付大号的性器,我不吃惊才怪。我好奇的翻开她奇厚的阴唇,她的阴唇很光滑,居然没有褶皱,在阴唇的顶端是那颗阴蒂,阴蒂头微微的向下,而且很突出,同她的阴毛搭配起来看的话那就是一个小孩的阴茎。  她的阴部看来平时保养的很好,没有什么异味,只是天气热有一点汗味,我伸出舌头在她的阴蒂上舔了起来。  「嗯……」她的喘息终于变成了轻声的呻吟,呻吟的同时她轻轻的将我的头夹住并且抬起了下身,两片阴唇立刻将我的嘴唇堵住,我立刻左右晃了一下头,然后用嘴唇将阴蒂夹住,像吮吸她的乳房那样开始玩弄起来。  一股咸咸的液体从她的阴道中流了出来。我将舌头深入她的阴道中,然后用力的搅动着,这下似乎很起作用,她的阴道全面的收缩,来回应着我的舌头,我不知道疲倦的在她的阴道里玩弄了十几分钟,然后又回到她的乳房上。  此时我那充分活跃的阴茎已经向我发出了信号,我压在她的身体上慢慢的将裤子脱了下来,然后我努力的吻着她厚厚的嘴唇,她的舌头笨拙的搅动着我的舌头,而且是在自己的口中,她没有主动的把舌头伸到我的嘴里。  我的双手抓住她的双乳,左右方向的揉搓着,阴茎在她的大腿上摩擦着。  她那丰满的乳房给了我很大的灵感,我猛的坐了起来,然后骑在她的身上,阴茎插在她的双乳之间,她看了我一眼,然后双手按住自己的乳房紧紧的夹住我的阴茎,我开始轻轻的抽动着。  柔软的乳房摩擦着我的阴茎,而我的龟头每次插的时候都会摩擦她乳房中间几颗小疙瘩,异常的刺激,我不禁加大了速度,阴茎每次插的很用力,龟头已经顶到了她的下巴上。  她躺在那里仰着头,不是很长的头发顺从的贴在额头上,两片厚厚的嘴唇,舌头不时伸出来来湿润一下它们。  我拉出了阴茎,然后重新压在她的身上,阴茎在她的双腿之间寻找着归宿,几经努力后我找到了位置,然后用力的一顶,阴茎插了进去。  「嗯……」她的声音还是保持着一个节奏,我开始了我的抽动,当我抽插起来才知道她的阴户的真正特点之所在,我的龟头才插入的时候没有什么阻挡,感觉很宽广,甚至还有点不着边际,但是当我进一步深入的时候龟头遇到了强大的阻力,可以说是寸步难行啊。  前紧后松的感觉真是奇妙,更加奇妙的是当我为了冲破阻力而用力的时候,她的阴蒂居然摩擦到了我的阴茎根部,原来我用力过大,她的整个阴户都随着我的插入而向内凹陷,所以阴蒂也摩擦到了我的根部。  我的手紧紧的抓着她的乳房,手指用力的捏着她的乳头,一阵阵蹂躏的快感从我的手指传到了我的大脑,促使我更加的兴奋。阴茎上的感觉最为奇妙,她的阴道仿佛是在抵拒外敌一样将我的阴茎紧紧的包围,我每抽插一次都有要射的欲望,而她也有了快感,这一点从她紧扣着我臀的双手就可以感觉的到。  我的手指伴随着我抽动的节奏慢慢的在她的身上游走,最后到达我们的连接处,我用力的在她的阴蒂上一捏,这下闯祸了,她的阴道开始前后左右的全方位的动了起来,我不是什么超级男人,所以没有那么强的床上工夫,精液如脱缰野马冲入了她的阴道中。  「啊……」我到了快感的顶端,身体保持着最后的姿势一动不动,她紧扣着我的手也慢慢的松开了。  我从她的身上滚了下来,阴茎在她阴道的允许下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我躺在她的旁边,手还在她的乳房上抚摩着,这双乳房真是叫人爱不释手。  张阿姨躺在那里一言不发,手轻轻的握着我的阴茎,残留的精液流到了她的手上。  事情总算过去了,我很满足,但是张阿姨却还是顾及我的面子,每次和我做的时候半推半就的,不过最后还是如我所愿,我们的关系就一直保持着这种秘密的关系。  从那以后我就很少去胡悦那里了,他也很奇怪,问我是不是找到老婆了,我每次听到他这样问的时候都没有回答,答案我当然知道,我找到的不是老婆,是比老婆还好的女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