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台北泰国浴往事

台北泰国浴往事
回想过去这十几年来,从台湾南部玩到北部,再扩大战场至泰国,最后到海峡的对岸。其中,最令我怀念的,还是台北爱士兰的泰国浴。  生平第一次洗泰国浴,是在后火车站的那一家,每次一千二百元,当时的店名,已经不记得,但那是爱士兰的连锁店,也就是后来的蕾梦娜。做了几次后,就开始转到爱士兰做,一做就上瘾,那时每个月最少去五、六次,有时候是一个星期连去二、三次。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去的时间,都是在午夜,或甚至更晚,偏偏那个时正是爱士兰生意最好的,所以每次去都要在二楼的接待室里等待,等个一小时是常事,如果你是「老点」,而点的小姐又是红牌,那可有得点了。小小的接待室里坐满同好们(或者应该说是表兄表弟),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还真有点尴尴尬,我最怕的是在这时候看到对面坐的是个熟人,还好,这种情况一直没有出现过。  爱士兰生意好,当然有它的道理,规模大,设备齐全,小姐多,收费便宜,这当然是原因,但我认为,它的管理好,才是它受顾客欢迎的最主要原因。据店内相熟的小姐后来告诉我,店内的小姐事先都经过一番训练,且订有严格规定,那些服务步骤是一定要做的,一步也不能马虎,而且要做足时间,记得做一次是五十分钟,如果在未到五十分钟之前小姐就结束送客,店里是要罚小姐钱的。有好几次,做完步出店里,走到街上时,店内的小弟还会追上来问:「先生,刚才那位小姐你做得还满意吗?」那可不是随便问问的,你的回答是会影响到那位小姐是否能继续在店内做下去。  据我的记忆,爱士兰初期的小姐都很年轻,我就曾经做过一位还在高职夜间部就读的小姐,大约才十八、九岁,年轻女孩的身材没话说,更重要的是极其敬意、温柔,做熟了后,每次都感觉好像是跟女朋友做爱。但慢慢的,店里的小姐年纪越来越大,不过,技巧倒是越来越好。  爱士兰的泰国浴洗得满道地的,进房后,脱了衣服,小姐带你进入房间附设的浴室,要你先趴在塑胶床上,小姐先替你抹上肥皂,帮你洗背部、肛门、脚底,洗得满乾净的,洗完,帮你用清水冲乾净,然后她在自己胸前抹上香皂(或乳液),趴在你背上上下滑动,用她的双乳洗你的背,接着用她下部的毛刷子刷你的屁股,有时候,毛刷子还会一直往下滑,滑到最下面,让你的脚指头滑过她的阴户。  洗完背面,小姐会用清水帮你冲乾净,然后要你翻到正面来,也是先用肥皂帮你把正面洗乾净,这包括胸前、两手两脚、以及你的鸡巴,而且还会翻下你的包皮,把包皮内的污垢洗乾净。接着,用清水把你冲乾净,她再抹上乳液,然后就爬到你身上,和你面对面,她开始上下滑动,胸前的大乳滑过你胸部,向下滑到你鸡巴,把鸡巴夹在乳沟中滑动几下。接着,又是她的毛刷子上场,先滑到你胸前,再向下滑到你鸡巴,你的鸡巴会先感觉到毛刷子刺刺的,接着,你会感觉你的鸡巴正在两片毛刷子之间那道湿湿热热的鸿沟上滑动着,滑着,滑着,如果是已经很熟的小姐,她会让你的鸡巴不知不觉地滑进那湿热的小穴中,然后她会上下套动你的鸡巴,不过,上下套动的次数不会太多,因为那感觉太舒服了,如果多套动几下,你一定会出来,那就完了一大半。  这样子洗完后,小姐再用清水帮你冲乾净,拉你从塑胶床上站起你,再帮你全身冲洗一遍,接着,就转移到真正的战场──房间内的床上。  从浴室回到房间后,你先光着身子趴在床上,小姐接着展开高超的舌艺,从你的耳朵开始舔起。如蛇般灵巧的香舌,依序舔着你的背部,屁股,大腿,小腿,甚至还你的脚,把你的脚指头一根根舔遍。  接着就是最精彩的舔屁眼,小姐会要你把屁股翘起来,她再钻到你两腿间,一根灵舌在你屁股沟里舔着,甚至还钻进屁眼里。  背部舔完了,翻转到正面,她再度从耳朵舔起,依序是胸前,两个乳头,然后就舔到了你的鸡巴了。她先是如舔香蕉般地拿着你的鸡巴澈底舔个够,接着就一口把你鸡巴含入口中,用口上下套动着她口中的鸡巴,并且在你不知不觉中替你套上保险套(她是用口替你鸡巴戴上套的)。  等她感觉你已经快撑不住时,她就会吐出你的鸡巴,让你那根已经如眼镜蛇般昂然挺立、急于发动攻击的鸡巴攻进她的美穴中,这时你可以尽量发挥,或是倒浇腊烛,或是床边勾蔗,或是老汉推车,或是最传统的男天女地干法,都可以,完全视你的能力而定。  在你一番猛攻强打后,终于尽情泄出。略微躺个一两分钟,让你的激情稍微缓和一下后,小姐会拉着你起来,带你到浴室里,替你从头到脚再冲洗一遍。擦乾身体,穿回衣服,小姐拿起她工作用的小篮子,送你到房门口。  因为生意太好,在你步下楼梯,还未走出店门时,她已经开始在服务另一位可能已经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老点」了。  在这整个过程中,爱士兰小姐的服务项目共包括了水洗、乳搓、舌舔、舔屁股和插穴,而且是背部和正面各重复做一次。我前面说过,爱士兰的管理极其严格,在我接受服务的那麽多年里,应该做过不下一百次,服务的小姐最少也有几十个,却从来没有一次,也从来没有一位小姐曾经忽略过那一道步骤,即使是很熟识的小姐,也都是一步一步按照规定做,一点也不敢马虎。  所以,规定的五十分钟,是一下子就过去的,如果是相熟的小姐,做得更周到,时间一下子就超过,这时房间内的电话会响起,表示时间已到,我碰到的小姐都会说:「不要理它。」然后,她继续做她该做的服务,我则做我该做的爱,直到结束,从来没有一位小姐会急着草草结束,或要求我加节的。  在爱士兰做泰国浴,只有一种感觉:爽。从开始爽到结束,走出店外时还继续爽在心头。  在浴室里,小姐丰满的双乳在你背部上下摩擦,软软的两团肉滑过背部肌肤,爽。  她坐在你背上,下面的毛刷擦过你的背部,有一种刺刺的感觉,擦到屁股上时,我会忍不住抬高屁股,让她的毛刷刷个够。翻到正面时,不要让两手闲着,伸手去抚摸那对大乳(乳房要大,这是泰国浴女郎的最基本条件),柔柔软软的,加上涂了乳液,滑溜溜的,触感绝佳。  等她坐上你胸膛,开始用她下面的毛刷子搓动时,更要伸出你的魔掌,趁机扣一下她的小穴,摸模她的穴沟,浑圆的屁股也不能错过。你可以尽情地摸她、扣她。  浴室里热气弥漫,春情无限。一具光滑滑溜的胴体在你上面滑动、搓摩,热水、泡沫和乳液同时沾染了你和她的身体,触手所及都是她滑腻腻的温暖部位:  大乳房、细腰、丰满的屁股、黑黑的草丛和溪谷。  你躺在塑胶床上,两手摸得过瘾,身体也感受到她的胴体摩擦的快感,并且可以看到她在上面激烈运动着,满脸通红,胸前的大乳晃动不已。爽呀。  等她的毛刷子刷到你鸡巴,那更是大好机会,微微把你的屁股抬起,让你的鸡巴和她的毛刷做更紧密的接触,只要逮到机会,趁着她也陶醉得有点失去注意时,来个偷袭,很快地让你的鸡巴滑入她的穴中,并且抬起你屁股快速抽插几下,因为是在洗泡沫热水浴,所以,那时候的穴内一定又湿、又热、又滑,比平常「乾」干时的感觉爽了万倍。  但切记,只能抽插几下,就要马上退出,因为那种感觉实在太爽,如果太贪心,多抽插了几下,一定会泄出的,那接下来的床上重头戏就不好玩了。  不过,你可能天赋异秉,根本没有这种顾虑,那就恭喜你了,尽情插吧。  到了床上,你可以先放松心情,舒服趴着,让小姐的灵舌在你背上舔着,不要动,尽情享受她的服务。最精彩的部分是舔屁眼,小姐会含一口热水,吻上你的屁股沟,在她的香舌舔到你的股肉时,热水同时浇在上面,热热的,湿湿的,会让你舒服的忍不住整个屁股要发起抖来。  翻到正面,又是你可以伺机出击的时候了。她会先舔你的耳朵,这时,你可以伸手抚着她的秀发,闻闻她的发香,感受着好像跟女朋友温存的感觉。在她舔完耳朵,准备移往下一个目标时,你可以轻轻捧着她的脸颊,把她的脸转过来和你相对,试着向她索吻。在我记忆中,在爱士兰好像未曾碰过拒绝跟你接吻的小姐,因为她已经连你的屁眼都舔过,接个吻,应该不算什麽。所以,你可以闭上眼睛,和她来个深深的frenchkiss(法式热吻)。  接下来,在她舔你胸前、乳头以及含住你鸡巴时,你都可以尽情抚摸她,摸摸她的大奶奶和浑圆的屁股,当然更不能忘了伸出手指扣扣她的小穴。  在你跟她完成最后的做爱步骤后,当你因为一连串的兴奋和尽情泄出后而累得瘫在床上时,体贴的她还会替你来个简单的按摸。由于爱士兰的小姐很多都是从按摸业转过来的,都曾经学过正统的按摸,所以,即使只是简单的按摸几下,也都会让你享受到真正的按摸技巧,还真的能够减少一些疲劳呢。我还碰过一位小姐,她竟然还对我使出一招绝招:先要我仰卧在她身上,然后用她的双手和双脚把我整个人往上顶起来。直到好几年后,我到泰国做当地的「泰式古法按摸」时,才又再度做到这一招。原来这是泰式按摸的绝招之一,对治疗腰部酸痛极有神效。  在爱土兰进出那麽多年,做过那麽多小姐,整体印象都很好,几乎没碰到觉得钱花得不值得的,其中印象较深的则有几个。  第一个是前面提到的那位高职妹,年轻温柔,完全没有风尘味,身体虽然没有很丰满,但皮肤细致光滑,小穴味美多汁,可以列入极品,可惜跟她做的时间不长。以她的情况,应该是夜间部的兼职生,想必在毕业后,已经找到更好的工作,祝福她。  第二位是店内的一号小姐,她不但是一号,她的工作房间也固定在二楼最靠近街道的第一间(一楼只是充门店的,摆了几张理发椅,好像没有房间),不像其他小姐是没有固定房间的,由此可以看出她应该是店内很受重视的小姐。  而我在被她服务过几次后,马上就明白其中道理。她是嘉义人,年纪稍大,人也不是长得特别美,但服务真是好,嘴巴又甜。一进门,她就「帅哥,帅哥」叫个不停。等到我脱下衣服,她就像发现新大陆似地惊呼:「哦,帅哥,你的弟弟好大,好漂亮,嗯,我爱死了。」而且不只是说说而已,她还会跪在你面前,伸手拨弄你的弟,还会吻它一下。  在浴室内,她的服务好得没话说,把你全身上下洗得乾净无比。在床上,做起爱来,那更是大呼小叫,淫声浪语不断,直夸你「好厉害」。一号,一号,真的应该是「叫我第一名」。  还有一位是做爱花样特多,第一次跟她做时还被她吓了一跳。  那一次,先跟她做了女上男下,接着换成我上她下,然后再来个狗爬式,已经觉得很够本了。这时,她突然爬起来,跳到床下,并且一屁股坐在化妆台前,张开两腿,喊着:「哥哥,快过来。」事后,她说,她就是喜欢在作爱时搞花样。果然,后来找了她好几次,真的学了不少,现在还不时拿出来应用。  另有一位是五十七号,当时午妻正盛行,所以她要我记得她是我的午妻,这样子十分好记,到店里点小姐时,不会弄错号码。而她也确实像个午妻,温柔婉约,十分可人,让我难忘。  另一位则是身材最好的,两腿修长,秀发及肩,看着她美丽的胴体在你身上滑动,是最佳的视觉享受。后来她转到板桥的「王府」(后来改名新好男人)三温暖,我也跟着去捧场,但一次要四千二(爱土兰后来把泰国浴移到蕾梦娜做时,也才二千八),实在很伤财。  最后这一位则是我在爱土兰的最爱,也是我迄今念念不忘,甚至还想设法找到她的。  她叫安妮,说不上漂亮,但是,是我喜欢的丰满型,而且脾气极好,温柔体贴,服务道地。  记得第一次跟她做,在浴室里,当她趴在我身上时,竟然是主动献吻,把我吻得舒服极了。回到床上舔鸡巴时,她不是像其他小姐那样跪在你脚后低头做事,而是反过来坐在我胸上,像是69的姿势,然后俯身含住我的弟弟,开始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随着她的头部不断地上下点头(鸡巴则在她口中上下滑动),她的大屁股也在我眼前上上下下起落,我见机不可失,先是摸摸她的屁股肉,接着,现起她的美穴,发现她的东西不但鲜美好看,也无异味,一时兴起,我忍不住捧着她的屁股,品起她的菊花来。  以后,接吻和品菊,就成了我们每次必做的项目。  后来,她离开爱土兰,转到中和华中桥头的一家按摩店,我也跟着转台,常常捧场。  印像最深的几次,是我有时应酬到深夜两、三点,有着极浓的酒意和高涨的慾念,这时我就会从台北飞车到中和她的店里,一进房门,二话不说,以最快速度剥光她和我的衣服,然后把她推倒在床上,提枪就刺,带着酒意,对她狂插猛送,而她也紧紧抱着我,曲意承欢,并且献上热吻。  一阵激战后,我累得躺在床上喘气。她则起身,喂我喝杯热茶,然后温柔地替我按摩,就像一位温顺的妻子对待一位喝醉酒回家、强行要跟老婆做爱的乱搞的丈夫,这除了让我得以尽情泄慾,还带给我不少柔情蜜意的感觉。  她在中和那地方只做了很短一段时间,之后就到工厂上班,说要过正常的日子。但我们还是继续保持连络,开始像朋友般交往,我们曾到阳明山夜游,到夜市吃宵夜。  我只要性趣一来,就会约她到三重的一家旅馆见面,每次都要和她至少做两次爱,才会让我觉得过瘾。有时候,跟她一起在旅馆浴室内洗澡时,突然想要重温爱土兰的旧梦,她也会温柔地答应,虽然旅馆浴室并没有塑胶床,但我们两人直接躺在浴室地板上,还是洗得十分快乐。  可惜,好梦从来最易醒,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和她失去了连系。初时,我并不觉得怎样,但随着时间的过去,以及爱土兰关门后,想要解决慾念时,却再也找不到像爱土兰这样的好地方时,我对她的思念也越来越深。  这期间,我曾经想过很多方法找她,像是上网贴文寻人,甚至也想在报上登寻人启事,或请徵信社找人,不过,都未成功。  在此,我要请求各位大大,如果凑巧你知道我说的她是谁,以及你也知道她的下落,那就来信告诉我一声。她住新庄,好像是嘉义人,最后在蕾梦娜工作时,她的号码是八十号。  希望她不要像爱土兰一样,也成为我这一生的……残念。  字节数:11200【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