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丝袜情深

丝袜情深
我收好钱,领着司空往楼上的VIP房间走去。  『娜娜,你今晚的舞跳得太精彩了。』司空搂着我的腰,略带酒气的嘴凑到我的耳边,『今天在场所有的男人至少都硬了两次。』『谢谢司老板夸奖~』现在经济不好,大家兜兜里的荷包全瘪瘪的,顾客都小气的很,要想搾出他们的银子,就只好多卖力些了。  『我天天都来看你的演出,』说话间,我们走进了一间光线黯淡柔和的VIP房间,『我就喜欢看你一丝不挂,只穿着黑色丝袜在台上扭来扭去的样子。只可惜你的粉丝太多了,我难得能挤到前排。』『不管你坐在哪里,我都一眼就能看到你,』我锁上门,拉着司空坐到窄小的一张沙发上,『我只跟全场最男人的男人上这里来。』『看到那些男人饥渴的眼神,我真想当场告诉他们,我才是今晚让娜娜满足的真命天子,哈哈。』说着他从墙上的酒柜里拿出酒杯和一瓶威士忌,『现在,我可以单独享受你的表演了。』『演出开始了~』我站到他的身前,弯腰想先把四寸高的高跟鞋脱下来,踩着这么双鞋实在太不舒服了。  『别急别急,我就喜欢高跟黑丝。』司空一把拦住了我,『你这件黑色紧身套裙配你凹凸有致的身材太合适不过了,不过上面大咪咪都露出来了,下面连屁股也遮不住,还是先脱下来吧。』『你来帮我拉拉链~』我朝他飞了个媚眼,及肩的长发朝后甩了甩,转过身,扭动腰肢,一点一点低下身子,直到坐在沙发里的他能够伸手够得着我背上的拉链。  司空配合着我的节奏,慢慢地拉下了拉链,其间自然不会放弃体验我柔软纤细的腰肢的机会。  我仍旧背对着他,弯下腰,臀部微微翘起,把紧身裙一点一点往下褪。这样虽然比从头上脱下来要麻烦得多,但是也性感挑逗得多了。好不容易裙子通过了臀部的阻碍,然后就一落平川,顺着光滑的丝袜溜到了地上,我伸腿把裙子踢到一边,转身面对着他,身上只穿着一双黑色丝袜,红色蕾丝内裤,红色Bra,还有他喜欢的黑色高跟鞋。  『下面我要看看你可爱的大波波。』司空故作悠闲地说,却把杯中的威士忌一口喝乾。  Bra的钩子在前面,我弯下腰,摇动着身体,一对波波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我双手按住大乳房的外沿,往中间挤压,在他的眼前挤出一道马里亚纳海沟。  双手慢慢移到了中间,解开钩子,却不立刻解开,按住两片罩杯,在大乳房上揉来揉去,抬起头用请求的目光看着司空。直到司空点了点头,我这才分开双手,胸前一对雪白的大乳房挣脱了布片的束缚,迫不及待地蹦了出来。  我有节奏地扭动着躯体,按照舞台上的步骤,双手从大乳房顺着腰肢慢慢往下滑动,直到抓住T裤的带子。正当他以为我要脱下裤衩的时候,我的左手顺着T裤的带子挪到中间,把中间的布片略微往旁边拉了拉,红色的蕾丝中间露出了一抹黑色,若隐若现。我的右手则回到了上面,托住大乳房,手指揉捏着左边已经发红变硬了的乳头。  然而,司空却不愿意继续配合下去了,他不耐烦地放下酒杯,站了起来,一把将我搂到怀里,贴紧,我的下腹感觉到了他开始坚硬的下体,被他顶得有点疼。他把脑袋埋进我的大乳房,深深地吸了口气,把我的一粒乳头叼进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他的手也没闲着,抓住我的裤衩褪到腿弯,然后把我抱起,放到了旁边的小圆桌上,自己在圆桌前的长沙发上坐下。  这里的小圆桌,本来就是让我们在上面跳舞用的,只比沙发略高,离沙发也很近,我坐在桌沿,把腿伸直的话,可以勾住司空的脖子。我这么说其实不是为了说明这里的空间狭小,而是吹嘘我的腿长。现在这双腿裹在黑色蕾丝边的ThighHigh丝袜里,脚上还画蛇添足般多了双高跟鞋,就更显得修长挺拔了。  我坐在桌上,双腿张开,高高举过头顶,私处一览无余的暴露在他面前。毛茸茸的芳草地上还挂着晶莹的露珠,在粉红色的灯光映照下熠熠发光,格外诱人。不过司空的视线只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儿,立刻又朝上射到了我的腿上。  我的双腿分开,有弹性的红色蕾丝内裤被拉紧挂在膝弯之间。我有技巧地不断摆动双腿,让内裤不断向上滑动,移到了脚踝的高度。我左脚脚腕抖动,把裤衩勾在脚趾上,然后右脚绷直,稍稍往上一翘,堪堪勾住弹力带,像根橡筋一样朝后拉开,瞄准司空,右脚一松,发射。裤衩嗖的一声从我的脚上飞出,落到了司空的~~哎呀,意外,发射失败。平时我玩这招的时候都是光着脚的,今天偏偏脚上踩着一双高跟鞋,小T裤挂在了鞋跟上,又弹回来绕在了我的脚踝上,没能发射出去。  我觉得脸上热辣辣的,不过在司空眼里,可能是红扑扑的更增艳丽吧。他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是一个失败的动作,还以为我在挑逗他呢。於是嘴里叫着『你快给我吧』,夸张地做出饿虎扑食的动作,探起身子,一把握住了还在空中晃悠的裤衩,连同我的左脚,一起抓到他身前。  他把弹力布条从我的脚踝上摘下来,揉成一团,放到鼻子上闻了闻,扔在一边。然后捧起我穿着四寸高跟的脚,就着灯光,像欣赏艺术品一样仔细端详着。  『你的脚真漂亮,』司空又把我另一只脚也抓到眼前欣赏,『雪白晶莹,柔嫩光滑,如玉之润,如缎之柔~』我的脚上明明裹着黑色丝袜呢,还雪白晶莹,也不知道他怎么琢磨的。  他把我的双脚并在一起,用一只手托住,腾出另一只手在我的脚面上来回抚摸着,逐渐朝后到脚跟,除下了高跟鞋,然后另一只。  『你的脚趾太性感了,趾甲油的颜色真好看。』黑色尼龙遮盖不住趾甲盖上的艳红,反而为之增添一层妖娆的外衣。  『我最喜欢吃胭脂。』说着,司空一张嘴,隔着丝袜咬住了我的脚趾。  『宝玉哥哥,你弄得我好痒~』我心中腹诽这人真变态,嘴上却腻声撩拨他。  他捧着我的脚一通折腾,又是吸又是舔,还把我的脚趾分开,舌头在两个脚趾中间的尼龙上戳来戳去,幸好我的丝袜在脚趾处有加厚,这才没有给他戳破咬坏。  他又用牙齿咬住脚趾顶端的丝袜往外拉成长长的一条然后放开。我今天穿的是一双有塑身效果的LEVANTE牌丝袜,弹性纤维含量20%,伸缩性特强,被他拉开以后弹回脚上,就像是喷泉按摩一样,感觉怪舒服的。不过总的来说,丝袜被他的口水弄得湿漉漉滑腻腻的,粘在脚上颇不好受。  我一只手放在大乳房上使劲揉捏,另一只手伸到下面抚弄着私处,伸出手指打开双唇,把亮晶晶的小穴完全暴露出来,嘴里还发出嗯哼的声音,极尽妩媚诱惑之能事,希望能够吸引他的注意力。可是他只是略微瞅了几眼,又把全副精神放到我的脚上了,弄得我颇为郁闷。  总算,他结束了口头肆虐,把我的双脚挂在他的脖子上,脸在我的小腿上蹭来蹭去,一边解开裤子,把已经悄然竖立起来了的鸡巴释放了出来。  『你的脚太美了,我要先Fuck你的脚。』说着他从肩头放下我的腿,一手一个握住我的双脚,从两侧夹住他的鸡巴,上上下下开始摩擦。  原来他只喜欢这个调调儿,我心里暗叹,看来今天有好多腿部运动要做了。  我挣脱了他的手,左脚往下,托起他的蛋蛋,轻轻地旋转着。右脚绷直,脚趾曲起,包住他的龟头,脚底到脚跟,紧紧贴住他的鸡巴,上下蠕动。这个姿势让他喜出望外,欢喜得直哼哼,双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最后还是搭在了我的腿上。  长时间重复同一运动很容易疲劳的,我的脚不一会儿就发酸了,於是换一种运动方式。我双腿弯曲,脚心相对,夹住他的鸡巴,上下套弄。这个姿势的摩擦面积最大,看他的表情同样是非常受用。  等到脚酸了以后,我又换成用脚的侧面抚弄他的鸡巴。实践证明这个姿势的效果不是最好,因为他的手老是过来帮忙,想来是不够尽兴。於是我把两脚交叉,用脚面套弄,这才又把他哄开心了。  再然后,我把大脚趾张开,用脚趾间绷直了富有弹性的尼龙裹住鸡巴套弄。  貌似这个姿势最受欢迎了,司空紧紧抓住了我的脚,闭上眼睛发出愉快的呻吟。  没过一会儿,我的脚趾开始发酸,看他乐在其中的陶醉表情,丝毫没有愿意停下来的样子,我踌躇着不想扫他的兴。这时候他的呻吟声越来越高,身体也开始绷紧,这就要高潮了吧,我看到了盼头,立刻贾起余勇,加快频率,使劲抚弄。只听他『嗷』的长啸一声,一把把我推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却没有射。功亏一篑,害我白高兴了一场。  歇了一会儿,他喘息已定,站起身来把我抱住,然后拖着我一起倒到沙发上。  『娜娜,坐到我身上来,我当马给你骑。』说的真好听,其实是想躺在下面不出力而已。  我跨到他身上,双膝跪在沙发上,伸手扶住他的鸡巴,对准了我的小穴,正准备坐上去,却被他拦住了。  他让我双腿并拢,跪在他双腿之间,然后用大腿夹住他的鸡巴。这个姿势可真受罪,我的双膝跪在沙发边沿,小腿悬空,大腿前倾,才能完全包裹住他的鸡巴,上身还不能直起保持平衡,得朝前弯着腰,让他能够舒服地玩弄我的大乳房,全身的重量全靠双膝以及撑在沙发靠背上的双手支撑了。还得艰难地挪动臀部,带动大腿摩擦他的鸡巴。  『今天晚上回家以后例行的瑜伽可以省下来。』我只好暗自宽慰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他总算开恩要换个姿势了。他让我转过身子,背对着他,坐在他的大腿上,并紧双腿,他的鸡巴从后面插入我双腿间的缝隙。  『娜娜,你的身材太好了,双腿间真紧,一点缝隙都没有。』说着他的腰用力一挺,整条鸡巴没入了我的大腿,顶端从前面露了出来。  我开心地笑了笑,虽然类似的称赞我听过很多,但听到别人的夸奖总是高兴。  但是他接着说道,『就可惜你太瘦了,大腿都被我顶穿了。』下次给你找个大象腿,我肚子里暗自鄙视他,嘴上却说,『不是因为我瘦的缘故,而是因为司老板你的鸡巴太大了,比一般人要大好多。』说着伸出手指在他露在外面的龟头上画着圈。  他快乐得直哼哼,喜悦地表达着遗憾,『鸡巴太大也真麻烦啊。』这个姿势我挺舒服的,不需要用力,坐在他的身上,夹紧双腿,任由他在后面抽插。腿上的丝袜被他鸡巴分泌出来的爱液浸湿以后,愈加得光滑柔软,让他更加性奋。  『娜娜,我要射了~~』他高声呻吟,喘着气对我说。  快射吧,快射吧,我一阵高兴。  『我要射在你的嘴里,』他却接着说,『快转过来,快点快点~~』说着从我的双腿之间把鸡巴抽了出去。  这个大变态,我一边腹诽一边无奈地转身跪在他身下,把一根烙铁一样坚硬滚烫,急剧颤抖的鸡巴塞进嘴里。  可是等了好久,还是没有动静,我感觉到嘴里的硬棒居然开始收缩疲软了。  司空的脸色从性奋变成了沮丧,把鸡巴拔出来,脸涨的通红,自己用手飞快地套弄,想力挽狂澜,我也非常郁闷,觉得很失败。  突然灵机一动,我站起身,坐到小圆桌上,抬起左脚,按在了司空的鸡巴上,右手伸进右腿根部丝袜的蕾丝镶边里面,把丝袜褪到膝弯。  『司老板,丝袜太紧了,裹得难受,你帮我脱了吧。』说着把脚尖伸到他嘴边。  司空一张嘴,叼住丝袜的顶端,往后一甩头,我配合着他的动作,除下了右腿的丝袜。他拿起袜子摀住脸开始陶醉的时候,我收回左腿,照样办理,不过这回没有要他帮忙,自己脱下了袜子。  然后我跳下圆桌,跪到他身前,用脱下的丝袜裹住他的鸡巴,用手开始套弄。他的鸡巴就好像吃了兴奋剂打了鸡血一样,立刻在我手中高速膨胀了起来。  计谋成功,我开心地一笑,把他穿着丝袜的鸡巴送入嘴里,隔着丝袜吸吮舔舐,一只手握住他的阴囊玩弄他的蛋蛋,另一只手在他鸡巴的根部抚弄,三管齐下,手口并用,他很快就忍受不住了,快乐地长啸一声,我觉得隔着丝袜,嘴里涌入一股暖流。可惜丝袜的防水功能没有套套好,还是有不少液体渗过丝袜进入了我的嘴里。  我把湿透了的丝袜连同他余烬未息的鸡巴一起吐了出来。他立刻拿起丝袜,连同另一条团在一起,攒在手心里揉捏着,整个人半躺在沙发上,闭着眼,喘着气,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我的工作完成了,也不惊扰他,从角落里捡起裙子胡乱套上,又拾起鞋子内衣拎在手上,丝袜就当作纪念品送给他了,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  字节数:9560【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