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老婆遭好友调戏

老婆遭好友调戏
搬到新家后隔没几天,突然接到以前在学校死党阿泰的电话,说要来附近出差几天,顺便来拜访老朋友,我也很热心的提议让他在家裡借住几天,於是隔天在下班后我便开著车到火车站把阿泰接回家。  一进门,就闻到阿美煮了一桌香喷喷的菜餚。我将阿泰跟我的娇妻阿美互相介绍之后,就在桌上边吃边聊起来了。  为了答谢我们夫妻俩让他借宿与吃饭,阿泰当场就说了几个他拿手的黄色笑话,逗得我跟阿美哈哈大笑。  也是因为男人的应酬文化,泰仔生性就喜欢往声色场所跑,他性好渔色的个性在同学间已经是非常有名的了!他滑头的个性让他在毕业后选择了业务的工作,由於必须常出差,虽然偶听说有女友,却都交不久,所以在同学当中,他是少数保持单身的人。  聊没多久,泰仔跟阿美就混熟了,没一下子就开始打打闹闹的,还很喜欢说一些黄色笑话,夜深了之后,正要準备就寝,我到客房裡跟阿泰聊了一下:「阿泰啊!你明天怎麼安排啊?我明天晚上要加班哩!」  他一边整理他的行李一边说:「我看啊,我明天可有的忙了!要去谈的这个客户很难缠,大概要带他去酒店才能摆平了。」  「这不是正合你意吗?有得玩又可以完成任务!」我哈哈大笑的说著。  阿泰也笑著,马上给我一个有默契的眼神。  泰仔这个人好色归好色,不过他在寻花问柳的时候一定会带著保险套,因为他也知道,很多事情不怕一万隻怕万一,一旦染上了性病,他的风流史就会因此而终结……  我回房后躺在床上搂著阿美,回想到阿美前阵子的出轨,很容易就联想到她会不会跟阿泰搞在一起,随口就问阿美:「阿美啊,你觉得我这个同学阿泰怎麼样?」  「他喔……看起来有点头脑简单的样子……」她惺忪著眼呢喃道。  看著阿美天真的样子,我想……应该不会吧?而阿泰也是个讲义气的人,人称「朋友妻不可欺」,他再风流也应该不会动阿美的歪脑筋……  想到一半我起身去上厕所,觉得客厅好像有声音,从门缝看过去,赫然发现阿泰还没睡,坐在客厅前面看A片。哎呀,这个人,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连外出都不忘带著片子。  第二天我一起床,阿美已经把热腾腾的早放在桌上,刚好阿泰也同时起床。一起吃完爱心早,準备好后,我就跟阿泰同时出门工作了。  深夜11点,当我回家要开门的时候,突然发现泰仔的鞋子在门口,看来他已经回来了,但是他跟阿美都不在客厅。正在纳闷时,听到我房间裡的浴室有水流声,我想:大概是阿美在洗澡吧!而阿泰大概早早休息了。  当我走进房门凑近一看,发现浴室门是半掩著,虽然无法直接看到裡面,不过我心裡想:阿美怎麼这麼粗心?家裡有外人,洗澡还不关门。  正要走过去推开门的时候,我突然从壁上的磁砖反射看到裡面有两个人!反射的影像不是很清楚,不过可以看出一个短髮的男人站在浴缸裡,而另一个长髮束马尾的女人坐在浴缸边,她的头部在男性的腰部前动作著……那个女人,不用怀疑就是阿美了。  「喔……要射了……我要射在你嘴裡……」这是阿泰的声音。  我的心裡马上反应过来:「阿美在帮阿泰口交!」  「射了!射……出……来……了……喔……啊……」阿泰听起来好像很爽的样子。  我看磁砖上映像中的女人没有离开男人的腰部,看来阿美真的吃了不少阿泰的精液。  「你这个人怎麼射了三次还有那麼多精液啦!」阿美娇嗔的说。  天啊!他们是玩了多久啊?射了三次?射在哪裡?  「阿美嫂,你用嘴把我的鸡巴洗得这麼乾净,我下次也要帮你好好的服务一番才行喔!」  「不行啦!我们要小心,万一被人家老公发现,他一定会生气的。」这是阿美的声音。  「虽然觉得这样对不起大哥,不过万一大哥其他地方需要帮忙,我一定会赴汤蹈火弥补他。」  「那你要先补补人家下面这个小洞洞才行喔……」  浴室裡同时传来一男一女的笑声。  唉!又来了,阿美身为人妻,怎麼这样搞?那我在朋友面前不尷尬才奇怪!  听到浴室裡的水流声停了,想必他们是準备穿衣服出来了,我趁著他们擦身的空档走出门外,到外面的公园抽根烟走了一圈,心裡盘算著要怎麼面对这件丑闻……  当下就决定先不露声色,待会儿睡觉时私底下再盘问阿美。  回到屋子裡,泰仔正坐在客厅看电视,他说阿美早早就去休息了。我在他旁边若无其事的閒聊工作的事情,这个小子也很会装,跟我也突然亲切了起来,大概是他的罪恶感作祟吧!  我洗了澡就準备睡觉,上床时阿美有点半醒,我轻轻的问她:「宝贝,今天过的还好吧?」  「……很好啊……」嗲声说著,阿美便翻过身来抱著我。  「阿泰的精液好不好吃啊?」我决定直接了当的问了。  阿美突然被惊醒,睁著她漂亮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著我。  「我刚刚看到了。」我冷静的看著阿美。  「唉唷……老公……人家不是故意的嘛!」阿美又开始嘟著嘴,使出她最厉害的撒娇:「而且……他……他……都有戴保险套……」阿美不敢看我了。  「那你告诉我怎麼回事吧?你一定要给我一个交待!」我还是瞪著阿美。  於是阿美就一五一十的说了。  原来,当我跟阿泰都出去上班了之后,原本一切都相安无事的。一直到了傍晚,她知道我跟阿泰都要忙到很晚才回来,於是一个人吃过晚饭后便坐在客厅準备看电视,突然发现影碟机上有一片VCD,阿美不知道那是阿泰前夜带来看的A片,在好奇之下她就拿来放了。  萤幕一播出淫荡的内容时,阿美顿时喜出望外!她赶紧把週遭的窗户窗帘关一关,免被邻居发现一个美貌少妇躲在家裡看色情片。  阿美看著看著,下体开始湿润了,她忍不住把短裤跟内裤脱下来,身上隻剩下她最常穿的白色紧身背心。然后张开腿,开始按摩著阴部,跟著片子的节奏自慰,想像著自己是裡面女主角……  听到这裡,我不禁感嘆一声:唉!会叫她淫妻阿美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可是阿美说她隻注意到关窗帘,没注意到背后没锁的门。而阿泰原本要应酬的,却因为客户临时改了时间而提早回来。色慾薰心的阿泰原本带了几个保险套要好好的去打几砲的,却遇到这种乌龙事件。  他原本要按门铃,结果发现门没锁,一开门就看到电视上正在放昨夜看的A片,让他眼睛一亮的是,漂亮的阿美也进入了发情期,正张著腿用淫荡的姿势手淫。机不可失,阿泰马上解开皮带,掏出勃起的阳具走向阿美……  当阿美闭上眼忘我的揉著自己的阴核时,突然听到后面有个声响,眼睛睁开一看,就发现有一支毛茸茸的大鸡巴在眼前,她一阵惊喜,这正是她现在最需要的傢伙!  阿美抬眼一看,阿泰正用野兽般的眼看著自己,他不知道什麼时候已经回到屋子裡了。  「阿美嫂,我们一起看片子吧!」  接下去的阿美不好意思说了:「事情就是这样开始的……」  听到这裡,我的性慾已经燃起了,开始动手脱阿美的衣服,发现当她回忆著时,下面也已经湿了。  「你这样让我怎麼出去面对朋友啊?」我责备著阿美,开始脱自己的内裤,我的鸡巴已经很硬了。  「你还是人家最爱的好老公啊!」阿美又开始撒娇,一边也準备好姿势要跟我交合了。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我开始插进阿美的体内,阿美也开始呻吟著。  外面的阿泰虽然听不到我们讲话,可是阿美的淫叫,阿泰应该听得到,我就故意更大力一点,让阿美叫的更大声让阿泰听,也是我不服气的显示雄威,他一定听得心痒痒的吧!  当我干著阿美时,一想到泰仔的阳具刚刚才正在跟我摩擦著同一个地方时,我的心理就很矛盾,明知不可以,却很兴奋!爱妻的出轨,对这麼会撒娇的阿美我实在没办法,无法对她发脾气,隻是没想到我的好脾气竟然让她更变本加厉。  隔天起床,阿泰说了晚上要应酬,不用等他,我和阿美跟阿泰若无其事的说说笑笑,又各自上班去了。  这一天我下班回家时,阿泰还没回来,所以这一晚就隻有我跟老婆甜蜜的渡过。直到我搂著阿美就寝时,阿泰仍没回来,我想:阿泰大概在酒店玩得不亦乐乎吧?  半夜我睡到一半,突然被异声吵醒,等我定神一听,是阿泰房裡传来女人的呻吟,我心裡想:不会吧?阿泰把酒店公主带回来玩啊?  当我半睏著起身摸黑走到阿泰的房门口时,他房门也没有关紧,我从这个角度刚好面对他的床尾。他房裡点著小黄灯,隻看到阿泰的下半身张著腿平躺在床上,他的阴囊与阴毛都看得到。阿泰上面有一个身材不错的长髮女人全裸著跨坐在他身上,一边发出各种呻吟,一边上下骑乘,灯光正好照著他们交合的部位。  「嗯……喔……」那女人边拋动身子,边轻声地哼著。  那个女人的身材真不错,阿泰两掌抓著她的两片屁股上下摇晃著。看著她被干的阴部跟露出来的肛门还蛮粉嫩的,以一个酒店公主来说,算是货色不错了。  「不要戴这个了……人家不喜欢保险套……」这是阿美的声音。  阿美的声音!!我突然惊醒!我赶紧躲到门后窥视。  那个女人……不……阿美起身抽出阿泰的阳具,一手撑著身子,一手拔掉阿泰的保险套,然后低头啜了几口阿泰的鸡巴,说道:「对嘛!这样才是鸡巴的味道……」  我不敢相信……阿美竟然说这种话!  阿泰一点也不客气的赞同:「说的也是,要干就要真枪实弹的干!」  於是阿美一手扶著阿泰的鸡巴,瞄準著自己的阴道口,缓缓的坐了进去,然后慢慢开始了抽送的动作。  「嗯……这样……喔……肉对肉……最爽……了……」阿美真是够淫荡了。  我看著他们黏呼呼的交媾处,当阿泰的鸡巴抽出时,也拉出了一部份阿美的阴道肉,看起来好像真的很紧的样子。随后阿泰又把鸡巴顶进去,顶到隻剩下阴囊跟一大丛阴毛在外面,大概是顶到底了。后来阿美双手撑起身体,将长髮甩到到背后,显露出她美妙的腰线,以及下面灯光照著光溜溜的大屁股。  「……呼……我要让你看看……我怎麼用子宫颈……把你的大龟头磨到受不了……」阿美开始向阿泰宣战。  说著,阿美便开始在阿泰的大鸡巴上前后骑乘著。  「好!我要看看谁先投降!」阿泰也不甘示弱,双手抓著阿美的腰,下体不停的往上顶。  我看阿泰是越顶越大力,阿美的长髮随著他们上下的节奏左右乱晃。  「喔……啊……啊……顶……嗯……顶……到了……啊……」阿美大声的淫叫著。  阿泰见状,便更用力的顶著阿美。  「噢……啊……不……不要……啊……再……顶……了……啊……啊……」阿美歇斯底里的哀求著,看来她已经受不了,达到了高潮。  阿美这一波高潮结束后,她已经没力的摊在阿泰的胸膛上,我看到阿美的肛门随著她的喘息收缩著。而阿泰的大鸡巴还埋了一半在阿美的阴部裡,他们的接合处有一道白色水水的液体,沿著阿泰的阴囊缓缓流下,我知道这是阿美达到高潮时阴道所分泌的东西……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阿泰也边喘边说著:「你知道有多少女人臣服在我的大鸡巴之下吗?」  可恶!现在他竟然也把阿美算进一份……  泰仔随即翻身跟阿美互换位置,他将虚脱的阿美摊在床上,然后爬到阿美身上,把她的双腿举起,阿美也隻能无力的任其摆佈。  从我的角度隻能从背影看到阿泰压在阿美身上,在阿美张开的股间是一片糊糊的阴部。然后他抓著鸡巴的龟头对準阿美的阴道,隻听见阿美「哦~~」的一声,阿泰的腰部开始下沉,鸡巴又缓缓的挺了进去。  「哦……喔……」在几次推送之间,随著阿美的呻吟,好像把她的精力又唤回来了。她开始用自己的手抓著自己两隻张开的腿,而且将腿张得更开,并不时的抬起头来,用扭曲的表情看著自己跟阿泰交媾的地方--看著阿泰是如何的干著她。  我在这边看著阿泰如铁条的大鸡巴在我的妻子阴部不停的打桩,而且把阿美阴道裡的肉不断的干到翻出来,了解他一但干上了阿美那麼紧的阴部,一定会干上癮的。  「噢……不……要……了……喔……不要……了……」阿美勉力睁开眼睛看著阿泰。  「啊……不要……喔……再……用你……你龟头……的那一圈……噢……摩擦……人……家的……嗯……G点……啦……」说著说著,阿美的另一个高潮又要袭来了。  我看著阿泰又把打桩的速度跟力量加大,连床组都开始发出「吱吱」的摇晃声。  「我……喔……要……要……来了……啊……啊……」阿美开始以近乎尖叫的淫荡声音来发洩她最后的一波高潮。  「要……要射了……嗯……」在阿美高潮的同时,阿泰抽送的速度也开始失控,看来他也快不行了。  最后阿泰直起上半身,抓起阿美的脚踝,下体奋力一挺,隻见他屁股的肌肉突然紧绷,他的脚趾头也全部蜷起来,我看得出来,阿泰在阿美体内射精了!  「啊……你……你怎麼……射在人家裡面……」阿美抗议道。  我看著阿泰的屁股肌肉一鬆,立刻又紧绷起来,看来是连续射了几砲。  「噢……好烫……好舒服……」阿美打了个冷颤。阿美的脚趾一下子像垫脚尖般的伸直,一下子脚趾又全部张开。  「你的精液烫到人家的子宫了啦……」阿美娇喘著说。  阿泰射完之后,顿时摊倒在阿美身上,一流精液沿著阿美的股间缓缓流了下来,刚好流到阿美的屁眼时,阿美的股间一缩,就把那滴精液吸了进去;她的股间又一鬆,她的整个菊门已经被精液沾得糊糊一片了!  看完爱妻跟朋友阿泰眼玩的活春宫,这时我的下体已经勃起的快要爆炸了。正要转身回房时,听到他们的对话:「阿美嫂,你刚刚叫得好像太大声了,会不会把大哥吵醒啊?」  「你放心啦……反正人家昨天已经跟他认错了……」  随著我走远,他们的话也已经慢慢模糊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就闻到房间外面的厨房传来早的香味,心想一定是爱妻阿美在帮我作早了。  伸个懒腰走出房门时,一眼就看到对面客房裡阿泰还躺在床上睡觉。阿泰没被子,他身上隻有上身穿一件汗衫,下体光溜溜的,两脚开开,大喇喇的躺在床上,两腿间杂毛丛生的阴囊上,突出一支长长软软的阳具横躺在他的大腿上。  阿泰自己还侧著头继续呼呼大睡。「唉……」我心裡想:「虽然以前我们是哥儿们,来家裡作客也不用这样百无禁忌吧?」  我很难不注意到床单上有著大滩小滩的黄色污渍,旁边的床上跟地上则散落不少用过的卫生纸,看来就是他跟阿美昨夜激战的痕跡了……  走到厨房,阿美正煎好蛋在帮我作三明治。她身上也是随便穿著短睡衣跟内裤而已,一点都不像家裡有外人的样子。  她一看到我,就跑过来圈著我的颈子亲了一下我的脸颊:「亲爱的老公!昨天有没有睡饱?」  我也苦笑著伸手从阿美的腰后环住她:「你昨天晚上那麼吵,我怎麼能好睡啊?」  阿美撒娇的嘟著嘴说:「唉唷,人家是客人嘛!又是你的好朋友,我当然要好好招待啊……」  天啊!哪有人这样招待客人的啊?也太……太……夸张了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