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痛的那个人是我

最痛的那个人是我
周锐愤怒了,他像一只饥饿的狮子一样跑回家,拿起厨房里的菜刀就跑了出去。片刻之后,周锐垂头丧气的又回到自己的家里,环顾了一眼,「唉」的一声就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匡当」一声响,乃是手里的菜刀掉落在了地板上。  刘点点今天老觉得眼皮在跳,她躺在床上想了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而自己「砰砰」乱跳的恰恰就是右眼。正想着呢,一只手就从刘点点光洁的腿上划了上来,伸进了短裙里,落在刘点点薄薄的蕾丝内裤上不动了。  刘点点看着这只手在自己的裙子里挑起来的起伏,呻吟了一声,抬起头媚眼如丝的看着这双手的主人,边看边伸长了腿,把自己的脚放在那人的阴茎上左右摇摆,慢慢地,这条阴茎就在刘点点的摆弄下暴躁地粗壮了起来。  刘点点爬了起来,蹲坐在这条阴茎前,往前凑了凑,张开小嘴含住龟头,边拿小舌头来回地拨弄着怒涨浑圆的龟头,边含糊不清的嘟囔着:「快点,他今天休息在家,我不能太晚回去……」那人并没有听从刘点点的催促,反而一把拽住刘点点的头发,用力地把刘点点的头按了下去,在刘点点有点埋怨的惊呼中,把自己的阴茎狠狠地塞进了刘点点的嘴里,一边来回挺动着屁股,一边喘着粗气,看着刘点点的口水和唾液顺着自己的阴茎往下流,在洁白的床单上打湿了的涟漪一片片……刘点点好不容易才挣脱开来,一阵小喘息后擦了擦眼泪,就有点哀怨的说:  「又不是不给你,用得着每次都这样么?变态!」这话引来的,并不是男人的温柔抚慰,那人拿起了地毯上的裤子,抽出皮带,上前二话没说的掀翻了刘点点,在刘点点的尖叫中控制了她的双手,用皮带反绑起来。  刘点点有点慌了,一边挣扎一边哀求:「你今天是怎么了?放开我好不好?  你要怎么样我都可以,先放开我,好不?」可迎接她的却是屁股上一个粗暴的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刘点点有点懵,她死命地扭过头看着自己身后的这个男人。  一看刘点点就有点怕了,这个男人一改着了衣冠的温柔儒雅,红了眼睛,上前一步就抱起了刘点点的屁股,在固定好刘点点高撅着屁股、低着头伏在床沿边以后,扯破了她的内裤,把短裙往上一撩,一手按住刘点点的雪白屁股,一手扶着自己的阴茎就抵在刘点点的肛门上。  刘点点急了,一边奋力地挣扎摆动着屁股要离开那危险,一边低呼:「太干了,别进那里……痛!」话音刚落,刘点点就觉得自己被撕裂开了似的,一种剧痛就从自己的肛门处蔓延而上,席卷着全身,刘点点死命的尖叫了一声,眼泪就再也没忍住流了下来,印湿了自己那美丽的脸。  刘点点趴在床上前后摇动着,她的目光有点木然,两道泪痕也没有停留住,往下滑动着那一滴滴晶莹。而在她身后,那个男人没头没脑地冲撞着她、折腾着她。刘点点知道现在顺着她光洁的大腿蜿蜒而下的并不是以往的淫液,而是自己的血……男人好像也被眼前的这些景像而刺激到愈发暴虐,双手抱着刘点点的屁股狠狠地插进抽出,看着自己的阴茎随着抽动进出上面附着的血丝和白沫,看着刘点点的肛门在自己阴茎的抽动中紧箍着的那个圆,就再也没忍住的一巴掌又一巴掌地打在刘点点的屁股上,而每一巴掌的落下,就是刘点点的一次肛门内壁的剧烈收缩,阴茎就在这一次次的剧烈收缩中愈发暴涨粗壮。  就在男人又一巴掌落下,随着刘点点的肛门又一次的紧缩而再也没忍住的尽根没入地喷射精液的时候,刘点点痛苦地抬起着头喊了一声:「啊!」伴随着这声叫喊,刘点点的阴道里喷出了一条水线。一边喷,刘点点一边张大着嘴剧烈地颤抖着,她失禁了……刘点点趴在床上「呜呜」的哭泣着,身边躺着的男人剧烈地粗喘着,就这样过了许久,男人抬起头看了看自己的阴茎,看着阴茎上的血,这个男人残忍地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爬了起来就进了卫生间。  里面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水声,刘点点慢慢地也爬了起来,动作僵硬而痛苦。她挣扎着坐了起来,一抬头就看见了衣柜上镜子里的自己:镜中的少妇双腿大张着坐在那里,从雪白的大腿深处几条血线顺着两腿间蔓延而下,那雪白,那红,相映得触目惊心、张牙舞爪。刘点点就捂着自己的脸,低着头,任由那乌黑的发丝垂落在光滑的肩头上,久久没有再抬起来。  周锐抓狂了,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刘点点还没有回家,周锐像条刚被斩去头颅的蛇一样翻滚了许久以后,一咬牙就拨了刘点点的电话,还是关机。周锐咬牙切齿,又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这次通了,一个男人的「喂」就让周锐耻辱得开始痛苦,并且沉默。  而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声音,男人在电话里说:「我知道你今天看见她和我来我家了,没错,她现在就躺在我身边呢!不过你要想和她说话是不可能了,因为她现在睡得很香甜。知道她为什么会睡得这样香甜么!我告诉你,她是含着我的阴茎睡的,呵呵呵呵!」周锐再也没忍住的对着电话狂喊:「我操你妈!你敢搞我老婆?你是不是想死?啊?」但是电话那头一声更愤怒的声音马上就回过来:「应该是我操你妈!周锐,你搞我老婆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过今天?啊?你让我老婆怀了你孩子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今天?我想死?我就是死!也要把你强加在我身上的耻辱十倍的还了你我才会死!你等着,周锐,事情还没完。」话音刚落,电话就被粗暴地挂断了。电话这头的周锐大汗淋漓,呆若木鸡。  电话那头的男人叫陈旭,是周锐的一个朋友,和周锐有生意上的往来,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周锐就发现陈旭老婆张蓝美丽异常,风姿万千。从那天以后,周锐满脑子就是一个想法:就是死,也要和张蓝发生点什么。就连和刘点点做爱的时候周锐满脑子都是张蓝的身影。幻想了身下矫吟宛转了被自己抽插了的不是刘点点而是张蓝。  陈旭平时跑东跑西,留了张蓝一个人在家。寂寞孤独中的人总是要找点什么东西来打发时间的,尤其是女人。张蓝就在陈旭不在的日子里爱上了打牌。周锐就看准了机会,放了生意不做拚命的往张蓝身边的牌局里凑,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周锐的刻意为之曲意奉承下。张蓝慢慢的对周锐放松了警惕,在牌桌上牌桌下也是对周锐有了好感。渐渐的没了心防。  事情发生的那天天公做美,在一个朋友家里打牌的张蓝和周锐玩的正高兴时候,没成想朋友的老公出差回来了,一进门看到家里的乱哄哄的样子就摆了一张臭脸。这个情况就没有办法玩下去了,下了楼张蓝无意说了一句这么早回去无聊死了。周锐就大了胆子对张蓝说要不我们去喝点东西聊聊天罢,我知道个安静的地方。  张蓝小挣紮了一下同意了,周锐就带了张蓝去了一个幽暗安静的酒吧,在加洲之梦的环绕里,喝着闷酒的张蓝就在周锐刻意营造的落寂和寂寞环境里迷失了自己,喝大了。周锐看着喃喃低语,慢慢伏低了身子在桌子上的张蓝,嘴角微微上挑,目光淫秽。  当周锐看着躺在床上微微扭动着身体的张蓝张开小嘴喘息着的时候,周锐崩溃了。当他疯了似压在了张蓝的身体上亲吻她抚摩她的时候,迷糊中的张蓝下意识的开始推搡周锐,并且开始轻呼别这样你别这样。  可是周锐已经开始撕扯张蓝的衣服了,就这样在张蓝软弱的抵抗下周锐成功的褪去了张蓝的衣服。看着心中梦寐以求的女人散开了头发,赤裸了身体摇了头低呼着不要啊不要这样啊的时候,周锐飞快的褪去了自己的衣服,淫笑着爬了上去。  得偿所愿,周锐压在张蓝的身体上就想到了这四个字,平时在衣物遮挡下张蓝妙蔓的身体起伏已经不知道让周锐有多么迷恋,而现在赤裸的张蓝就在周锐的身下呻吟着;被侵犯着;被蹂躏着;周锐甚至开始有些颤抖,他用力的捏着把玩着张蓝的乳房,高铤而弹滑。  乳房顶端的两粒乳头居然还略现红色,周锐含着乳头吸口允的时候就想陈旭傻B,居然把张蓝这样的尤物放在家里无人看管。一边想着周锐一边把手滑了下去,把张蓝扭在一起的两条长腿分了开来,手指按在了张蓝的阴蒂上。揉动了起来。  张蓝被这样的侵犯弄到开始呻吟,手总是无意识的推搡着周锐那做恶的手,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张蓝所做的一切都的徒劳的。身体在周锐的抚摸下开始变得绵软,开始蠕动,开始发热,开始潮湿。甚至,开始了迎合。  久违的爱的感觉弥漫着全身,朦胧醉意中的张蓝开始矫吟,手也抚上了身边男人的身体,感受着那强壮,准备着迎接渴望。周锐也意识到了张蓝的情动,他得意的笑了笑,分开了张蓝的双腿,跪在了张蓝的两腿之间。  灯光下这具迷人的身体在这样的角度看下去分外妖娆,张蓝黑色的头发绽放在雪白色的床单上,已然迷离的眼神说不清楚是无助还是渴望。  乳房弹立尖挺,微微颤动,红色的乳头骄傲的开始饱满,平坦光滑的小腹末端黑色的阴毛在这片洁白上份外耀眼,纤细修长的大腿已经被掰开到了及至,而在这中间的深深处,两片阴唇微微张开,露出了一点红润,红润着并且有水状物开始慢慢渗出,凝结成滴,一点一点落在了张蓝身下的床单上。  周锐看着呼吸开始急促,低下了头埋在了张蓝的阴唇上,伸出了舌头开始舔吸。在张蓝的嘤呜嘤呜声中,不再放过每一滴张蓝的淫水。在张蓝长长的一声尖叫里周锐抬起了头,把一嘴的潮湿盖在了张蓝微张的红润的嘴唇上,一边感受张蓝的回应,一边伸了手下去,扶着自己已然暴涨的到极点的阴茎,划开了张蓝湿漉漉的阴唇,用力的插进了张蓝的阴道。  这一刹那,张蓝猛的往上一挺身体,脱离了周锐的大嘴就「啊」的一声,而周锐也是低沉着开始呻吟,张蓝被突然插进的阴茎烫到了,她焦渴了很久的阴道被突然的坚硬和粗壮塞满了,是这样的深,这样的满足,让人无法抗拒。周锐也疯了,他没想到张蓝用来迎接他阴茎的居然是这样的紧裹和这样的滚烫,嫩肉含口允汁水滑腻。  周锐一把捏住了张蓝的乳房用力的搓揉,一边伏在张蓝的身体上感受了温柔弹性一边用力挺动了屁股,一次次的把阴茎蛮横的插进张蓝的阴道最深处。张蓝在这样的撞击下除了高声尖叫了拚命的迎合,再也没什么想法了。  在感觉到周锐突然暴涨了阴茎越发烫人和喘息越来越来粗就要喷射的时候,张蓝这才想起来,这个压了自己在奸淫着自己的人,好像不是丈夫陈旭,可是这个念头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张蓝就被周锐的阴茎在自己阴道的最深处喷发的滚烫而征服了。  张蓝一声尖叫,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让阴道开始努力的收缩,含裹着周锐粗壮的阴茎用力的往阴道深处顶,张蓝的身体开始僵硬,颤抖,开始咬了嘴唇呻吟,她高潮了,就在周锐在她身体里射精的时候,就在这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在自己阴道里射精的时候,张蓝高潮了……周锐喘息着从张蓝的身上爬了起来,看着张蓝小张了嘴也在剧烈的喘息,周锐的笑,意味深长。周锐骑在了张蓝的胸脯上,把湿漉漉的阴茎往张蓝张开着了小嘴里塞,张蓝迷糊中被阴茎上传来的那股浓烈的精液味道给呛着了,但是浑身柔软无力的她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就只能勉强的紧闭了嘴唇开始摇头不让周锐得逞。  周锐一看张蓝这个样子也就再也没有勉强了,翻身而下,去卫生间清洗自己去了……张蓝被渴醒过来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她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她有点迷茫?  这是在哪?  当她一转头看到周锐熟睡的脸和她近在咫尺,感觉到自己是浑身赤裸的张蓝就死命的拿了被子捂了头呻吟了一声,过了半天,从被窝里就传来了一声声低低的哭泣声……周锐被张蓝的哭泣惊醒,他在楞了半天以后轻轻的靠近了张蓝,张蓝背对着他,绻了身体一抖一抖的哭得很伤心,像个小孩子一样。  周锐壮了壮胆子,把自己的身体贴在了张蓝光滑的背上,手臂环了过去,把张蓝搂在了怀里,张蓝的身体马上变的僵硬了,把手拿开,张蓝冷冰冰的说,可是让张蓝没想的是,周锐一边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一边贴了过来在自己的耳边低声的说着:「对不起张蓝!面对你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就是死!能和你有这么一次,我也无憾了。」张蓝拿开了周锐的手,低声呵斥周锐;你不是人,你无耻。而迎接她的只是周锐的一声轻笑。这一晚上,周锐和张蓝,谁也再没闭眼。  连着好多天。张蓝都没有出过门,期间周锐打来无数个电话张蓝都没有接,在陈旭就要回来的前一天张蓝给周锐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张蓝对周锐说别再打电话了,你要是再打。我就告诉陈旭告诉警察你迷奸我。挂了电话张蓝想,忘记这一切,好好和陈旭过自己的生活,可是张蓝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天晚上周锐的无套内射居然让自己怀孕了。  以为自己身体不舒服的张蓝在陈旭的陪同下去了医院,检查的结果就是陈旭发现了张蓝是在自己不在的日子里受孕的,事情就瞒不住了。看着平日里对自己温柔体贴的丈夫咬牙切齿面目狰狞打了自己耳光逼问着孩子是谁的时候,张蓝默默的流了一地的眼泪。  过了几天大醉而归的陈旭一回家就看到一份张蓝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而张蓝已经不在了。在张蓝留下的一封信里陈旭找到了他很想知道的答案,一声发自内心血淋淋的撕喊就划破了这寂静的深夜;周锐,我操你妈!  刘点点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疯狂地叫喊了以后挂断电话,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痛苦地抱着头坐在地上失声痛哭的时候,刘点点什么也没说的拿起了自己的包包,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在门关上的一刹那,带着哭喊的一连串「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就从刘点点的身后响了起来,而迎接他的,是停顿了一会以后轻轻的一声关门声。  一个月以后,一个男人面容枯燥、混身酒气的坐在电脑前面,木然地看着萤幕,萤幕上面刘点点美目盼兮、巧笑靓兮,轻声细语的在萤幕里说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你,我知道这样很对不起他,但是没办法,很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实在是太难控制了!」萤幕晃动着,一个男人靠近了刘点点,温柔地吻着她,刘点点急促的回应着他,两个人相互脱着对方的衣服,慢慢地赤裸着相对,刘点点张开了双腿,粉红色的阴唇带着让人迷离的雾水,就这样的让男人慢慢地低下头,伸出舌头去舔嚐着那些让人心醉的露水。  刘点点开始娇吟,伸出手握住了男人粗壮的阴茎,上下揉动着,慢慢地躺了下去,男人伏上了刘点点的身体,让刘点点引导着他的阴茎,慢慢地插进了她温暖而湿润的阴道里。男人温柔地抽动着,刘点点轻柔地呻吟着,环起双手,将男人的头深深的埋在了自己的胸前,而等待他的是一对尖挺柔软的乳房。  男人一边吸吮着刘点点粉红的乳头,一边加快着阴茎的抽动,带出了刘点点的水花片片,慢慢地滴落在了两人的身下。在刘点点慢慢急促起来的「啊啊」叫声中,男人用力把阴茎抵在刘点点的阴道深处,低声吭哧着,把精液满满的射了进去……刘点点紧抱着身上的男人,用力地挺起下身迎合着,在滚烫的精液打在自己阴道深处的时候,高潮来临的刘点点颤抖着喊了一句:「我爱你啊!」点点!你在哪里?  淫人妻女者,其妻女必被人淫也!  字节数:11648【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