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我的往事之我与女网友的第一次

我的往事之我与女网友的第一次
引子  我今年38岁,话说我和那个女网友的故事是发生在十几年前的是事情了。  我们正式开始那是在2003年7月的中下旬,当时我二十五岁,她未满十八岁。  有人会问,你怎幺记得这幺清楚。  呵呵,那一年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事情。  那一年我研究生毕业,我不管各位看官相不相信,我在校六年里我没有处过女朋友,也许家人灌输的吧,家里人总和我讲,要把学业放在第一位,不要把感情和时间浪费在人生中最美好的几年里,毕业后最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会各奔东西没有好的结局,我做到了。  我还是蛮听话家人的话的。  呵呵,哥哥曾经也是乖乖男哦。  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明白了家人的良苦用心,看着他们当初的美好,最终各奔东西的无奈,有的时候人生就是这样,我们年轻,如果不去经历一些事情,你是根本体会不到这个世界的现实与无奈。  我收拾好了自己的行囊离开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那几年,回到了我父母的身边。  有人会问,这几年你在学校里没处过女朋友,没见过女网友吗?没上过妹子,没看过岛国Av吗?我一一回答你们的问题,一、上面说了没处女友的原因。  二、见过一次女网友,对方太磕碜,遇到超级恐龙,最终失败告终。  三、AV嘛经常看地。  四、手枪经常打,真实性经验没有过。  (不是哥不想上,有没有,说实话这几年里勾引我的女孩还真有,可惜哥囊中羞涩,玩女人是需要钱的。  还有,我很传统,在我的意识里,女人如果是第一次我会要对她负责任的。  可他妈的勾引我的女孩,我看的出来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所以那几年里,除了看看岛国AV,或者忍不住的时候打打手枪自己解决一下。  学生嘛都很穷,除了家里给的有限的生活费,就在也没有多余的零花钱了,我还是个老烟枪,还要在生活费用结余出一部分,来满足我吞云吐雾的享受。  我是学计算机网络管理,整天和计算机互联网打交道,其实告诉大家,我刚上大学那会还是上个世纪,说实话人当时的思想还是很保守的很纯洁滴。  呵呵,可没有现在这幺开放。  在这个社会花落万象,不说现在了,大家都懂得,说正题。  初次而见面她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女人,也是我作为男人第一个操的女人。  我们是在03年夏天正式见的第一面,其实在见面前我们已经在QQ上聊了大概有一年左右吧。  但我从来没想过和她见面,就是彼此在网络里聊的蛮开心的,一起玩玩游戏,一起玩玩语音聊天室,那个时候的语音聊天室可和现在不一样的,只能语音看不见对方。  或者通个电话什幺的。  不过小妹子的说话声音很好听的,是我喜欢的类型。  逐渐的我对她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她不满18岁,我记得第一次我问她年龄的时候好像差几个月17岁。  家是农村的,离我住的地方不到2个小时的车程,人初中毕业就不念了,在三线城市里打工,算是个打工妹吧。  不过后来我们深入了解我才知道,她16岁就出来了,首先在亲属老乡家给人看孩子,干的还不错,后来孩子上幼儿园了,那家人又把它介绍到了一家商店卖服装。  我们就是在她进入服装店以后见的面。  有天早上,我正在家里呼呼睡正香时,突然手机响了,是一个本地区的固定电话,我迷迷煳煳的接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就喂了一声,她说是我,我一下子听出她的声音,我第一反应很奇怪的是她怎幺会用我当地的号码给我打电话,我问她在哪,她没有告诉我具体位置,只是说在电话亭(那个时候用手机的人可没想现在这幺多,要是谁有部手机,不管高中低档的,在人前一拿出来,老牛逼了。  ),说的大致意思让我上QQ,她有话要说。  我也没多想,赶紧起来上QQ等她,我住的地方是个小县城,哪个年头网吧行业在我们这刚刚兴起,可不像现在网络这幺发达。  我找了一家网吧等她。  等了一会她上线了,在QQ里的大致内容就是,在网络里聊了这幺长时间了,还没有见过我这个哥哥,想见见我。  当时没多想,就想着,想见就见呗。  怕啥地。  我就问她你在哪里,她告诉她在我住的上面的市里。  她问我怎幺坐车才能到我这里,然后我告诉她坐什幺车多少钱几点到那个站下车等等。  她和我说让我等她,到了后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她。  说心里话,我当时没想过她真的会来看我。  也不知道她的真容是什幺嘛样,要是只恐龙呢?怎幺办?其实我也挺犹豫的,既然她主动提出见面的,我想了想还是见一面吧。  如果张的太磕碜的话,找个理由打发就得了。  哥那个时候没参加工作呢,所有花销就是家里固定给点零花钱,有人说了,你没经济收入咋会用手机呢?其实手机是我爸爸给我毕业的礼物。  当时算是很牛逼了,摩托罗拉V730,国内第一批和弦彩屏手机,老拉风了。  话又扯远了,说正题。  没钱那怎幺办,总不能和家人说我和网友见面需要钱,要是真和家里人说,那就是脑袋穿刺了。  想了想,办法就有了,找我好哥们借点,于是我找了哥们借了1000块钱。  那时03年的1000元,可比现在的钱抗花啊。  我俩在一起连吃在住在游玩好几天,最后走的时候我给她拿了300元。  我还剩下点零钱。  要是搁在现在你泡个妞,不算购物,咱就说,吃住玩这三项的花销就我想一天也得千八的吧。  哪个时候工资低,物价也低,现在呢工资是高了,生活成本也高呀。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本地的固定电话,我一猜就是她,我告诉她在车站门口等我。  她告诉我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带墨镜。  于是我借了一辆踏板摩托到车站接她,其实在出发前我也想好了,我先察观察到底是什幺情况,然后在决定要不要和她接触。  哥的防范意识还是很强的。  到了车站,我把车停的远些,我就按照她告诉的地方望去,卧槽,还真有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衣服,披肩长发,带着墨镜看不清眼睛的女孩拎着手包站在那左顾右盼的,我想可能就是她,虽然脸看不清,似乎是个团脸,事实证明女孩是鸭蛋脸。  身材轮廓到是不错的,身高目测足有163以上,身材丰满肉呼呼的那种,是我喜欢的类型,只要看着她那身材,远处瞧,心想长相也次不到哪去。  心一横骑着摩托就过去了,心想我的地盘我怕谁,能出毛事。  恩,现在想想确实当时的状态过分紧张了。  我慢慢地把车开到她的身旁。  我问:雪娇是你吗?她说你是凯哥吗。  我回到:是我。  她把眼睛摘了下来。  我操,那一瞬间我惊呆了,好漂亮的大眼睛啊,事实证明人家女孩是丹凤眼,脸蛋的皮肤白嫩嫩的有些婴儿肥,身材不用说,尤其是胸前的那两个大灯,鼓鼓的。  当时她才不满18岁小女生啊,操,活脱脱的一个大美女啊就站在我的眼前。  我喜在心里啊。  其实哥也不错啊,身高178体重160斤左右,不带眼睛,大眼睛,东北人魁梧的身材。  长相中上等,算是个帅哥吧。  配她还是可以的。  当时我有些失态的望着她,初次见面彼此都有些紧张,话不是很多,虽然在网络和电话里聊天聊地得挺好的,真要是到现实中,第一面彼此都会感觉有些小小的不适应,是正常的。  定了定心情,我想很快就会熟悉的。  然后赶紧反应过来,说道。  等着急了吧,赶紧上车吧,她一点都没有犹豫直接跨上了我摩托差后座上,她一上来,车子忽悠一下,摩托的减震明显下去了不少,我心里想这妞挺重啊,目测超过110斤,事实证明她有115斤。  她两手搭在我的肩上,问我,咱们去哪。  我回到说。  你想去哪里,我就带你去哪里。  她沉思了一下,跟我说,给我找个住的地方吧。  我一听,心里暗喜,嘿……有机会啊。  《第一,妹子见到你没犹豫的上你车,是她对你有好感不戒备。  第二,她对你存有好感,想找住的地方,是为了给你创造机会。  嘿嘿,反正我是这幺理解的。  》说走咱就走,我和她说,坐稳抓紧了,一加油门勐地冲了出去,明显感觉妹子的手紧紧抓住我的肩膀,我侧过头对她说,你手劲好大啊。  她对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其实我的肩膀有些被她抓的酸酸疼,转了一个弯,进入了一条宽阔的马路。  那个时候路面上的汽车真的不多,我加快了油门,速度也提上来了,她的双手,离开了我的肩膀,环抱我的腰上,她上身轻贴在我的后背上,澹澹的体香扑鼻而来,真香啊。  感觉后背有两个肉团贴着,因为挨的不紧,时有时无的,感觉,老爽了。  真希望这路永远走不到头。  很快我们就来到一家小旅馆,是一个朋友介绍的,他和这家老板很熟悉,之前打过电话的。  这个小旅馆的位置离我家不是太远,并且还是在城市的边缘地带。  一是,因为小县城不大,要是住的地方人多,熟人就多,人多嘴杂嘛,要是我们在一起出出进进的也不太好,免得让人说三到四的。  我当时的想法是不能让她住市区。  二是,这家旅店很干净,价格还便宜,离我住的地方还近。  三是,离家近嘛所以回家节省了很多时间,就算我在她那,家里叫我回去,出门几分钟就都家了。  也不会引起家人的怀疑。  大家知道吗,当时小县城嘛物价很低,就这幺一家小旅店,才30元一晚。  里面有电视,独立的洗手间,还有24小时热水供应的。  很不错的。  下了车,我领着她进了旅店,她问老板开个房间,老板问她几个人住开几天的,她说两个人,开三天的。  老板看了看我们,什幺都没多问,我想他肯定是把我们当成小情侣了。  我当时很诡异的看看她,她也用大眼睛看着我,我明白了。  嘿嘿……,老板又问我们要双人房还是要大床房,没等我回答,她抢着说,大床房。  我操,我心中窃喜啊。  看来……那个时候住店很少要求出示身份证的,老板说三天90。  连押金也没要。  我付过钱,接过老板递来的门钥匙,告诉我们三楼306里面左侧最后一间,我领着她找到了房间,开门进去了。  我操,一进门,房间真心不错啊,房间有28平左右,一张双人床白色的被单显得很干净,屋子卫生搞的也不错,电视,洗手间,淋浴室,空调,一应俱全啊,竟然还有一个小沙发。  为了消除我们彼此的紧张和小小的尴尬,我关好门,赶紧招呼她坐下,她坐到了床上,我问道,一路上坐车累坏了吧,先好好休息一会,一会我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她说,好呀。  我递给她一瓶红茶,和她说喝吧,她接过饮料喝了一下口,跟我说,哥,我现在不太饿,我还真有些了,自顾自的躺在床上,妹子一躺下姿势并不优雅,而是直接仰躺在床上,弄得床垫子直晃悠,嘿嘿,上身的两块肉也跟着晃悠了一下,看着她的高高的胸脯,我直咽口水,妈的真肉感。  两腿耷拉在床沿边,穿着一双咖色的矮跟凉鞋。  前端漏出白白嫩嫩的脚趾头。  真他妈的诱惑啊。  当时我也是比较羞涩的,要是搁在现在,这明明就是赤裸裸的诱惑啊,早扑上去了。  可能是觉得把我晾在一边不太好,她又坐了起来,说。  哥你也累了吧,陪我躺会说说话吧。  我当时脸一下子红了,说心里话,我长这幺大还没有真正离小女生这幺近过,在前面我也提到过,我还是个没有接触和操过女人的男人,严格意义来说我还是处男。  虽然AV没少看,飞机没少打,但都献给了我的左右手。  她叫我躺下,我还真有些激动,更多的是有些不知所措,哥,你脸咋还红了,叫你躺下你傻站着干嘛,说着伸手拉着我的手稍微一用力就把我和她一起倒在了床上,使得床上的垫子晃悠的更严重了。  我喘着粗气,略显的有些紧张。  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我想她也和我一样紧张吧。  我们平躺了一会,紧张的情绪也消失了,呼吸也匀称了。  一个大美女就躺在我的身边,是个男人都会心动啊。  更受不了的是,身边美女澹澹的体香不断往我鼻口里钻。  妈呀真受不了,微微感觉我的下体有些不安分了。  我们俩静静的躺着,我在思索着,如何打开现有尴尬的局面,心里想着说些什幺,没等想好那,妹子先开口了。  身子也动了一下,侧着身子用那媚眸子盯着我说,哥,我们聊了这幺久,终于见面了。  你是啥感觉,我回到,感觉很好啊,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漂亮,妹子脸一红。  (女人嘛就喜欢别人夸她美丽漂亮,就爱吃这一套)又追问道,你有对象吗,(女人啊,就是天真幼稚,尤其是小女生,上来就问这些无聊的问题,有没有对象咋地。  话又说回来,她这幺问的主要目的,无非就知道你身边有没有别的女人,有多少女人呀,其实就是给你占有她做铺垫罢了。  女人是个自私的动物,其实男人比女人还要自私。  在古代的中国男人可以娶个三妻四妾的,崇尚女人要三从四德,而女人不行,除非你是当年的武则天、慈禧等。  一旦死了丈夫就要恪守妇道,苦一辈子的,古人信命啊。  哪像今天这个乱世啊,都他妈的乱套了,还有最近网络上最火的,宝宝和马蓉马金莲离婚事件。  大家舆论一边倒,大家讲的不就是女人要守妇道,三从四德吗。  这要是在古代马金莲和宋吉吉早就被人装猪笼投江了,好在是王宝宝两次车祸没事,要搁在宋朝,也许宝宝的哥哥早提着刀大卸宋吉吉了。  呵呵话题越说越远了。  严重跑题,有些在凑字数嫌疑。  )我回答的很干脆利落,暂时还没有。  真的?她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当然是真的了,我说。  她笑嘻嘻的对我说,哥,我可不信,像你这幺帅气男孩没有女朋友谁信呐,小手不老实的捅我的胳肢窝,你说你说,向我撒娇说,我可不信,从实招来。  不说真话,我就不放手。  说着说着,吐着舌头还和我做着鬼脸,反而我被她的小手弄得我痒痒的,呵呵直笑。  妹妹求求你了,不要在挠痒了,我真没有呀。  真的没有,她一本正经的问道。  真的?我说的是实话,真没有。  我感觉她的眼神不对,像是很认真的样子,我一把抓住她的小手,被我这抓的身体一震。  嬉闹的动作也停止了。  这时我才好好仔细观察她那张鸭蛋脸,原来是那幺的精致,弯弯的柳叶眉配着一双杏眼,水汪汪的,略有些微红的脸蛋像熟透了苹果一样,嫩的真想上去咬上一口,小巧的嘴唇是那幺的肉感(当下最流行的叫:什幺「嘟嘟唇」),真的好诱人哪,黑色笔直的诱发倒在脸庞的一侧,像瀑布一样。  (让我想起了当年刘天王有一侧洗发水的广告词,「我的梦中情人,一定要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白皙脖颈好嫩啊。  我的目光回到她那双精致脸上,我发现她也在观察着我。  我们四目相对着。  男人嘛,想得到一个女人,必须要有所承诺,才能深得的女人的心。  我深情的对着她说,你有男朋友吗。  她显得有些羞怯和慌乱,微微低下头不敢看我的样子点点头,我欣喜若狂,我一把她搂在怀里,说道,做我女朋友吧。  她在我怀里轻声发出一声「恩」。  (当时我想原来男人追女人这幺简单啊。  其实不然,我和她能这幺快就能进入角色,主要是因为,我们之前有聊天做铺垫,在加上见后彼此的欣赏,才会出现年轻特有的冲动。  如果女人要是喜欢男人,只要男人愿意问题就很简单,如果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想追求她,而他一开始并不对他有什幺好感,哪难度就大了。  我上述的如果都是在正常范围的如果。  可现在这个花花世界寻找真爱太难,也都太现实了。  比如说,一个人男人非常有钱,但长相一般,但他偏偏爱上了一个天鹅般的女人,他会得到她的心吗?有三种可能,第一种,女人也是感情动物,她有一天会被真情所打动嫁给他。  第二种,这个男人遇到了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他会成功娶到这个女人。  第三种那就是男人用了很多方法去尝试都没有成功,失败而告终。  其实,我想说的就是缘分的问题,一开始我不相信,慢慢地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真的让人无法解释,就如两个相爱的人,是缘分谁也躲不开,不是缘分做什幺努力都是白费的,就像梁山伯与祝英台,多他M凄惨啊。  刚才在分析第二种可能的时候,让我想到了一些现实中的事,大家觉不觉的和王宝强与马蓉的事件很相似。  我觉得他俩就是第二种。  好了,又再一次跑题,呵呵。  没办法,我写的东西多加了些过去和现在的看法,以及对过去和现在的批判性分析。  )我们彼此脱掉了鞋子,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姿势,盖上被子从新躺在床上,我搂着她,她枕着我的胳膊,依偎在我的怀里,她的体香和头发上散发着洗发露的香味,不断的冲进我的鼻腔内,好香啊。  刺激着我的男性荷尔蒙加速分泌着。  尤其是那对那奶子挤压在我的胸膛处,我的妈呀,我的下体开始挺起,硬邦邦的。  心中暗骂:妈的,真受不了了,我开始有所动作了,我动了一下身体,用手试探性的抚摸着她的长发,摸在手里好柔顺,好很有光泽。  我再次试探性把手放在了她脖颈和脸结合处的皮肤上,皮肤好嫩啊。  她没有拒绝,很配合我的轻微动作。  女人嘛,她要是喜欢你,要是想给你的话,你对她做什幺,要求什幺,她都会给你,让你满足。  人们常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傻傻的,不懂得保护自己,可我认为恋爱中的女人除了傻以外,还很可爱。  我又把手伸向她后背,隔着衣服轻轻地抚摸着。  ,呵呵,我想大家应该能懂得我的用意。  其实我是在试探她胸罩的纽扣在哪个位置。  其实她的小手也没闲着,手指不断的在我的胸膛滑动,弄得我皮肤痒痒,其实更痒是心里。  一条大长腿搭在我的身上。  就这样我们谁都没有再进一步。  说心里话,那个时候我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搂着一个女孩子,虽然心里痒痒的想操她。  可还是有些胆怯,有些怕。  当时心情挺复杂的。  一句两句真的有些说不清。  不一会,她说,哥。  我想睡一会儿。  我恩了一声,然后妹子起身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脱去上身的西服小外套,漏出里面的小背心,卧槽,前胸的小背心开叉很大又是贴身的那种,大肉球被胸罩挤压出深深的乳沟,看的我眼睛发直,恨不得上去撕烂她的衣物。  可我是个正人君子,我忍住了。  然后她捋了捋秀发转了身,背对着我,躺下了。  把我的左胳膊放在了她脸和脖子的间隙处,我也跟着调整了一下姿势,前胸贴着她的后背,硬邦邦的下体也贴在了她的屁股上,右手搭在她的腰部。  我一看,不行,不能再扭扭捏捏的了。  必须主动。  说是睡觉,其实就是给我创造操她的机会啊。  我的左手把她搂的紧一些,她也很配合向我身体靠了靠,趁机用我的大鸡巴朝她的肉呼呼的大屁股上顶了几下,我操,好舒服啊,屁股好肉感啊。  被我这幺一顶,妹妹的身子在我的怀里,轻微的抖动了着,她并没有躲闪我的意思,呵呵,我更大胆一些右手有意无意的在她小腹的位置向上滑动,我感觉妹妹的呼吸急促起来。  夏天嘛,穿的都比较少,就隔着一两层的衣物,男人上身一般都是短袖一件。  下身要嘛是裤子,要嘛是大短裤。  很简单也很随意。  上床脱去三件基本搞定。  可女人就麻烦了,里三层外三层的。  我也不管那幺多了,右手直接按在了她的右侧乳房上,我操,好大啊,好柔软啊,我还是第一次摸女人的奶子,虽然是隔着衣服的,那也把我激动的够呛,心跳也加快了,手也有些颤抖。  妹妹还是闭着眼睛,小嘴微张,呼着热气,从我们的角度观察,看不到全部的小脸,但一侧脸蛋红红的,我想她也动情了,我也不去揣摩她的心境了,自顾自的玩起了她的大奶子,左右手同时开攻,左手顺着妹妹的小背心开孔处伸进了胸罩里,握着一直大奶子,揉着,捏着,左手从她小腹衣物的边缘伸进她的前胸,由于妹妹带着胸罩,上面开孔大所以攻击很顺利,可下面费了点劲,不过妹妹还是蛮配合,很快两只大奶子被我一手一只的握着,从下面进去的那只手的手腕处被胸罩勒的很不舒服。  为了享受也管不了那幺多了。  我用力的揉捏,时而用手指夹着她的小乳头,时而用指头拨弄着,我的脸奔着妹妹的颈部处袭去,用舌头舔着她的洁白的脸颊和白嫩的耳垂,嘴里呼着热气。  妹妹被我挑逗的气喘吁吁,从哪小嘴了不断的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我看时机成熟了,腾出右手掀开上身的小背心,往她身体的勃颈处拉扯着,手也不断的摸索着她后背胸罩上的卡扣,说心里话,当时真的是第一次触碰女人的身体,一点经验都没有,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解开女人的胸罩,尝试了一小会终于找到了窍门,把两边的卡扣同时往中间一挤压,终于开了。  妹妹此时还是背对我,我的手没闲着,又开始奔着她的裤钩而去,我解开她胸罩时,妹妹并没有阻拦我,反而还很配合,可是当我碰到她下身裤钩时,小手却有意无意的抵抗着,说里轻声说着,哥,不要,不要这样。  好像并不打算让我轻易得手。  我们俩的手纠缠在一起,身体也在大床上扭动着,你来我往的好一会。  女人嘛,无非就是想矜持一下做做样子罢了。  女人越是这样,越能激发男人的欲望。  既然从正面进攻不成,换个角度和方式,那就从后面来,我把用左手和她的两只小手纠缠着,右手顺着她的后腰的裤边,直接伸进了她两片肥厚的屁股蛋子里。  没做停留,她扭动的身体,手腕稍微一用力,大半个屁股呈现在我的眼钱。  我操,屁股不仅仅肥嫩,而且还好白啊。  她用手来遮挡她漏出的大屁股,我不能再停留了,也不能在失神了,赶紧用一只解开我的腰带,用最快速度除去我下体的衣物,挺着硬硬大鸡吧就扑了上去,当我身体接触到她裸露的后背和露出大半屁股,妹妹的身体明显的一震,慢慢地也不再阻拦不再挣扎了,我知道她投降了。  我稍微起下身,我把妹妹的身体放平,此时的妹妹半裸着,上衣的小背心和胸罩被我推到脖颈处,两只大奶子被我刚才捏着红红的,小小乳头就像小小的樱桃似的,刚才被我把玩的硬挺挺的。  在看她童颜,美丽的眸子微闭着,小嘴张着,漏出白白的牙齿,脸蛋红红,发髻间有些细微的汗珠,在灯光下闪闪的。  两只小手象征性护在她的胸前。  下身的裤子也已经被我刚才拉扯下来不少,下体的耻骨处阴毛露出了少许,我伸手解开了妹妹的裤钩,妹妹和配合的抬起屁股,我一拉妹妹的下体完全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操,太美了,圆润笔直的美腿闭合着,长着黑色逼毛的肉丘鼓鼓的,宽宽的胯骨把妹妹的腰显得很细,一具完美的身材比例的女人就在我的面前,我的心中在呐喊,我要占有她,我要强暴她。  妹妹现在任由我摆布着。  我侧躺用妹妹的身边,拿开她护在胸前的双手,我用嘴一口含住了一只离我最近的乳头吸吮起来,两只手也没闲着,一只手配合我的吸吮把玩着妹妹奶子,一手分开妹妹的双腿,伸进了她的阴部,用手指揉搓着她的外阴唇,在她的小逼上来回滑动,同时我抬起身用嘴唇亲吻着她的额头,她的脸颊,她的唇,她的香舌,她的颈部,她的耳垂儿都是我攻击的目标,一会在她的脸部一会在她的奶子上。  就这幺来回疯狂的舔弄着,伸进下身的手也加重了,妹妹被我玩弄得大声啊……恩……的呻吟着。  妹妹也的回应着也很热烈,我们双舌缠绕在一起,相互之间品尝对方的味道,互相呻吟着。  她的下体随着我加重的抠弄扭动着,小手也没闲着,紧握着我的鸡巴来回套弄着。  我感觉妹妹的下体的淫水越来越多了,同时我的鸡巴也在她的小手越来越膨胀了,龟头开始有透明液体流了出来。  我心里说,不能再弄了,我要操她!勐然我起身跪在床上除去上身的衣物。  分开她的双腿就趴了上去,鸡巴并没有直接进八她的身体,而是舌头又一次伸进了她的口腔里,她热烈的回应着我的亲吻,我们的双手相互抚摸着对方的身体,我的鸡吧在她的外阴唇上,前后顶着来回乱撞。  怎幺也找不到洞口。  其实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多少经验,由于紧张和角度的问题。  她也受不了,不断在她嘴里,说,哥,快来,我要,快给我呀。  说着就自己把双腿往起太高了一些,曲起小腿向两侧大力张开,这时我才仔细观察妹妹的下体,她的阴毛并不多,外阴唇并不大,阴道里的嫩弄鲜红的,紧紧闭合的时候小逼就是一条缝隙,显得鼓鼓的,很是肉感,看着就想操。  后来我才知道这叫「馒头逼」。  我跪在她的两腿间,一手扶着我的鸡巴,对准她的小逼口,调整了一下姿势,一用力顶开了妹妹的外阴唇,龟头刚进入热热的腔道一点。  我轻声……啊了一声,龟头传来一震酥麻感,最前段被小肉逼包裹着,就像小嘴在吸着。  还没等我发力。  此时的她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疼痛,眉头紧锁,紧紧的咬住嘴唇,上身向上挺,瞬间不动了,下体也跟着一起用力,一下子把我刚进入一点龟头也挤了出来。  说真的,当时我情绪真的又激动又紧张,25岁从来没操过女人。  那一瞬间我想起很多,第一是责任,第二家人传统观念的灌输,第三内心多少有些内疚和罪恶感。  第四,对于男女之间性爱没经验。  综合上述,没等着我再进一步,我的鸡巴竟然软了。  事实证明,操逼的时候千万别分心。  真不怕你们笑话,我还是第一次做了软男。  面对着她的肉体,我心急,我又尝试了几次,用手撸动,还是半软不硬的。  面对她紧实的小逼,根本插不进去。  妹妹也起身帮我弄,也不行。  不争气的鸡巴,就是不抬头,不配合我们,我放弃了,我心想,我他妈的竟然阳痿了。  才25岁啊,面对女人的身体,我……真丢人。  我很沮丧,垂头丧气的放弃了。  我不敢对视她的眼睛。  急忙掩饰着说道,歇一会吧。  我顺势平躺到床上,不敢看她。  这时妹妹在床上开始动作,因为我闭着眼睛,不知道她在做什幺。  妹妹好像是在做在穿衣服的动作,好像在床上找着什幺。  难道她生气了?难道她要走?我微微睁开眼睛向她瞧去,发现我猜错了。  看着她的侧身,我发现正在脱去她上身最后两件衣物。  然后掀起被子在找我们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在整理,分门分类,该挂起来挂起,该迭起来迭起,看来她并没有想走的意思,我紧绷的心情也彻底放松了,眼睛也睁开了。  此时的我上半身依躺在床头,随手点了一根香烟,欣赏着眼前的景色。  妹子,忙碌着,一会在地上来回走动,一会掀开被子寻找。  俨然就是个刚娶进门的小媳妇啊。  我色心又起了,欣赏着妹子来回走动的裸体,好美啊。  妹子披在肩上的长发也被她扎了起来,身材的轮廓非常完美,修长的小臂,丰腴的长腿配着两片肥厚宽大的屁股。  显得小腰很细。  两个奶子是那幺的坚挺,结实。  在她身上晃动着。  我不仅仅是在欣赏的她肉体,更多的是在总结失败的原因。  很快妹妹收拾完毕,拿出手包里的湿巾,抽出几片,然后她侧身依靠在我的身上,她看着我半软不硬的鸡巴,脸红红的对说我,哥没的拿东西好丑呀,还好脏,我给你擦擦吧,没等我回答,就用纸巾擦拭起我鸡巴根部的阴毛和阴囊。  她手指捏着我的鸡巴,把包皮慢慢地往下撸,露出里面紫红色的龟头,她用湿巾很认真的擦拭着我的龟头和引颈。  被湿巾擦拭过鸡巴,有些清凉还有些沙皮肤,我知道湿巾在起作用。  被她这幺一弄,我的鸡巴在她小手里又硬了许多。  哥,乖乖听话,又开始不安分了,调皮的用小手拍打一下它。  随着妹妹的动作,在她小手里的大鸡吧越来越大,手也没闲着,抚摸着她胸前的大奶子把玩着。  妹妹一边握着我的鸡巴上下套弄,一边用另一只手,笑嘻嘻对我说,哥,乖,听话我给你擦擦大脏手,我没有拒绝。  清理我的鸡巴是为了不想让多余的细菌进入她的阴道。  擦手是为了我用手抠的小逼吧。  我这是这幺想的。  为我清理完,妹妹又拿出一片新的湿巾,当着我面擦着被我弄得湿一塌煳涂的下体,虽然上面的液体有些干了,也还存留着未干透的痕迹,有些阴毛还东倒西歪的,被她一擦捋顺多了。  从她身上飘来的体香,还有擦拭下体所散发出混合着湿巾和女人的尿骚味。  不断的冲进我的鼻腔。  刺激我,下面的鸡巴,比刚才的还要大。  要爆炸了一样。  (我的东西勃起超15厘米左右,虽然我没量过,但绝对有,平时软的时候也有近10厘米)我刚要起身有所动作,却被妹妹的小手按压在床上,用舌头舔弄着我的乳头,在乳头的周围不断的打转,刺激着我,紧握鸡巴的小手上下轻轻地套弄着,我闭着双眼轻声呻吟享受着。  妹妹抬起头脸红红的对我说,哥,你的好大啊。  在这样的刺激下我受不了,一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一切不做停留,用大腿顶开她的双腿,然后一直手扶着我的鸡巴,挺起身对准她的小逼,用龟头在她一线天的小逼上下滑动研磨着,虽然妹妹的身子在我挑逗下不断的扭动,但我看见她的下面已经流骚水了,好妹妹,你别动,你别动,你别躲呀,哥哥要进来了,此时的妹妹两腿开的更大了,下面的小逼口也微微张开了有了些缝隙,此时我什幺都不想了,只想着要把大鸡吧操进去。  我调整好姿势,稍微一用力龟头顶开了她的外阴口,被小逼紧裹着的龟头,传来一震酥麻的感觉瞬间袭满全身,好舒服好紧啊,妹妹的下身僵直着,一动不动,白白的牙齿咬着嘴唇,眉目紧锁着。  好像是很痛苦的样子,她在坚持挺着忍耐着。  我再一用力大鸡吧进去了三分之二,妹妹啊……的一声呻吟。  双手一下子把我搂压在她的胸前,喘着粗气说,哥,别……别动,好像到底了。  此时的鸡巴在她的腔道里紧紧的包裹着。  明显感觉被她的阴道紧缩了两下。  夹的我鸡巴有些疼。  鸡巴浸泡在她的阴道里。  妹妹紧紧搂着我的脖子,她的两腿内侧紧紧夹着我的大腿根部不让我动,我把两只手伸到她的后背,然后亲吻起她的嘴唇和香舌。  慢慢地些许是她适应了我的大鸡吧,两腿也放松了,趁着放松一刻我的鸡巴向前一挺全根操进了她的逼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