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倩雅的诱惑

倩雅的诱惑
小时候的我是从农村长大,父母做点小生意。到后来生意已经略有起色,生活渐渐好了起来,于是父母便在城里买了房子,方便我上好一些的中学,也方便他们扩大业务。  搬家的时候,我像只兴奋的猴子随着大人们在新家里进进出出,帮着家里搬一些不太重的东西。  来来回回搬了几趟,额头已经微微见汗,轻轻喘息着站在楼道里休息。  忽然旁边的门开了,一个看上去比我大几岁的女孩走了出来,看到我杵在门口,似乎吓了她一跳,洁白光滑的后轻轻掩住嘴唇,低声轻轻呼了一声。然后便关上门,迈过地上的杂物,下楼去了。看着她那粉红色连衣裙的背影,以及裙摆下那一小截包裹着丝袜的洁白小腿,我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液。  那一年,我十四岁。  那一年,她十八岁。  后来,知道的她的名字,叫做苏倩雅。再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她也慢慢的也熟悉了起来。我们在同一所学校。所以,慢慢的,上学放学基本上都是我们一起。  她开朗,活泼,大方,笑起来眼睛会弯弯的像月牙儿。夏天最喜欢穿裙子,长裙或者短裙,不过毫无例外的是,总会在她那浑圆修长的长腿上穿上光滑透明的丝袜。  那时候对她还没有特别的想法,只是单纯的很喜欢和她在一起,喜欢闻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喜欢她的长发不经意拂过我耳边时轻轻的麻痒。  第二年的夏天,有一天快放学的时候看到窗外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我心里一惊,糟了,今天忘带雨伞了。  等到放学铃声响起后,我背着书包走到教学楼门口,发觉雨下得更大了。正犹豫间,忽然觉得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转过头就看到她手里撑着一把蓝底粉花的伞,站在那里轻轻的看着我笑,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忘带伞了吧?走,跟我一起吧!」她走近我身边,将伞撑在我们两人的头顶上。  我嘻嘻一笑:「青雅姐,幸亏有你,要不今天我就要变成落汤鸡了。」地面上很湿,到处是一片一片的积水。我们俩肩并肩的走在雨中,一步步小心翼翼的走着。刚开始她的肩膀还刻意的不碰到我的胳膊,后来随着雨下得越来越大,稍不注意就会有雨滴打到另外一侧的身体。于是我们两个的肩膀越靠越近越靠越近,后来紧紧的挨在一起。可是,即使这样,一把小伞也无法遮住两个人,我看到有雨水已经打湿了她另一边的衣服,就抓起伞柄向她那边移了移,却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指,有一点冰凉。  「我没事的。」她又把伞向我这边挪了挪。  我有点伤男孩子自尊,怎么可以让青雅姐为了保护我而淋湿自己呢?于是有点强硬的抓住她的手,把伞又移到她那一侧,说:「要是你被淋湿感冒,我妈会打烂我屁股的。」她噗哧一声笑了,不再坚持。  雨下得越来越大,伴随着大风,吹得小伞东倒西歪,一阵阵的雨水打落到我们的身上。为了让受雨面积减小,我左手帮她抓住伞柄,右手自然而然的顺着她那柔软纤细的腰肢,攀了上去。她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白皙的脸上浮起一丝粉红,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一不小心,她踩到了一块石头,身体不由自主的趔趄了一下,差一点摔倒。  我见状急忙用搂着她腰的右手紧紧搂住她。不经意间,手掌捂到一块凸起的软软的东西,刚开始我还没大在意。后来把那的身体扶正后,才发觉发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一时间我还没大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只觉得手掌中软软的东西手感很好,又不由自主的轻轻捏了两下。  「呜……讨厌。」她的脸瞬间红了,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我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回事,急忙把手向下移,几乎与此同时,我短裤内的阳具就瞬间挺立了起来,支起了一座小帐蓬。  「倩雅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支支吾吾的道。她咬着嘴唇,斜斜的瞟了一眼我的下身,「小色狼。」我的下身硬的更厉害了。  我胆小而又羞涩,之后也有几次机会让我再次可以假装摸到她那刚刚发育的山丘,可是终究没敢,小心的搂着她的细腰,感受着她那青春有弹性的皮肤,就已经让我的心刺激不已。后来不经意间,我发现从我的角度向下看去,正好可以透过她的领口看到她那白色绣花的胸罩,还有胸脯上一片白花花的隆起。  原来,那就是我刚才手掌抚摸到的地方,白嫩而又坚挺,怪不得手感那么好。  她似乎知道我在偷看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路咬着嘴唇,脸上那抹淡淡的嫣红,直到我们到家,也没有散去。  回家后,趁着在卫生间洗澡换衣服的时候,想着刚才在路上手中软绵绵的她的乳房,结结实实的撸了一发,射出了比平时更多更浓的精华。  自此以后好几天,每次一起上学放学的路上,看到倩雅姐我都会觉得有些不太自然,而倩雅姐看到我也总是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红晕。慢慢的时间长了,她也就恢复了正常。而我,却始终不能忘记掌心那一团温润的柔软,和那片白花花的胸脯。  尤其现在是夏天,她最喜欢穿裙子,裙摆下那两截白生生的小腿,总是穿着白色或肉色或者黑色的丝袜,让我心里痒得难受,特别想用手指轻轻触碰那如丝的顺滑。每每想起这些,我的鸡巴总是瞬间就变得坚硬,硬硬的撑在短裤里,涨得难受。  时间过得很快,放暑假的时候,我们基本上也没有了交集,不需要再一起上学放学。她一般都是躲在房间里学习,而我则和一帮男孩子到处疯跑。直到快开学前一个多星期才发现好多作业都没有写完,于是开始突击做功课。  一天下午,写了半天作业忽然被一道数学题卡住了,想左想右都没解出答案来,正烦闷的时候心中忽然一动,何不去对面问问倩雅姐呢?她是个好学生,现在肯定在家里学习。果不其然,敲门后她果然在家。那天的天气很热,她只穿了一件短短的白色吊带衫,几乎遮不住那白嫩的肚皮,小巧的肚脐都露在外面。下身穿了一件牛仔热裤,将百分之九十的白嫩大长腿都露在外面。  给我讲解习题的时候,我坐在她的椅子上,而她则一手撑住椅背,弯下腰一手指着题目给我解答。从背影望去,感觉是她搂着我的肩膀,两个人一起在亲密的窃窃私语,像情人一样亲热。  在给我讲题的时候,她的体香阵阵钻入我的鼻孔中,那长长的秀发一缕缕的拂过我的脸,痒痒的。于是,我的心开始渐渐的不安分起来,一丝丝燥热开始从小腹下升起。再没心情听她继续讲题,我的眼神开始四处游离。她正好弯着腰,窄小吊带下那两团刚发育的浑圆就能清晰的映入我的眼帘,甚至能看到那一点点粉红色的乳晕。  天!她竟然没有穿胸罩!  脑海中如同着了火一样,轰的一声,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眼中全是那片白腻的柔软。不巧的是,那时我刚刚洗完澡,没有穿内裤,就直接穿了一件宽松的沙滩裤。一刹那间的勃起一下子让松软料子的沙滩裤上挺起了一个帐蓬。我急忙低头弯腰遮住羞。而她似乎也发现了什么,脸一红,改为半挺直身体给我讲,自己却不知道,白色吊带上两粒小小的凸起若隐若现。  于是我一边强忍着胯下的怒涨一边心不在焉的听她讲题,中间偷偷看看短裤,挨着龟头的地方都有点湿,想来是龟头流出的前列腺液了。  令人欣慰的是,中间她家的电话铃响起,好像是她的同学让她下去送本书,于是跟我说了声就出去了。  听到她关门的那一刹那,我长舒了一口气,看着一怒擎天的阴茎,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样子,它一时半会儿是软不下去了,怎么办?我可不想在倩雅姐回来时它还是这幅剑拔弩张的样子。要不,自己去解决掉?反正她一来一回最少也要十多分种的。于是鬼使神差的,我挺着帐蓬,走到卫生间,把短裤褪到脚下,对着镜子开始撸动,看着红红的龟头在镜子中闪着亮光,好一会儿也没有要射的样子。忽然眼神瞥到卫生间的晾衣架上挂着几件衣服,其中有一双肉色的长筒袜。  那,不就是她经常穿的那双丝袜吗?  我伸出手,慢慢伸向它,把它从架子上拿下,一股柔软的轻盈落在我的掌心,我轻轻嗅了嗅,放到脸上慢慢的摩擦,一股淡淡的香味钻入我的鼻孔。  慢慢的,我拿着那只丝袜向身下挪去,将它套到我那硬挺的鸡巴上,开始快速的套弄起来。  哦……噢……好爽……倩雅姐……一股丝滑的舒爽从下身如电般传到我的大脑,搞得我忍不住呻吟起来。就好像倩雅姐的大腿在轻轻的摩擦着我的阴茎,让我有一种欲仙欲死的感觉。那种从未有过的刺激让我如坠云端,一边大口的吸着气一边低低的喘息着,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画面:倩雅姐的小手套着丝袜帮我撸弄硬挺的肉棒,时不时的抬眼向上娇羞的看我,露出一幅美艳性感的表情。  也许肉棒从来没受过这么强烈的刺激,也许是脑海中倩雅姐的形象太过迷人,没过几分种,我的喘息忽然加剧,手掌紧紧握住套着丝袜的肉棒,快速的前后撸动着,光滑的丝袜不停的从肉棒上摩擦,一种异样的刺激涌上心头。  噢……要射了……倩雅姐……我要射了……啊……噢……紧裹着丝袜的龟头开始猛的暴涨,突突突突的几下抽动,射出了十几股白浊的浓精,从薄薄的丝袜里渗出来,一滴滴的淌到地上。  真的是太爽了,高潮后的我的心砰砰的跳得厉害,从来没有过的丝袜自慰给我了极大的刺激。可是,那沾满了精液的丝袜怎么办?我又开始发愁了。没办法,只好放到水龙头下面清洗,可是精液这东西粘乎乎的非常不好洗,好容易清理了大半,正准备洗最后一遍的时候,就听到外面的门响。糟糕,倩雅姐回来了!我急忙把那只湿湿的长筒丝袜晾到衣架上,走出洗手间,就看到倩雅姐一边进门换鞋一边抬头问我:」怎么样?那道题会了吗?」我觉得脸有些发烧,支吾道:「会……会了……」她看我的表情有些奇怪,问:「你怎么了?」我急忙坐回到椅子上,不敢看她的眼睛,说道:「没……没事……」她耸耸间表示无法理解,甩了甩长发道:「好热,我去下洗手间,你先自己看下面的题。」说完便自顾自的向洗手间走去。我吓了一大跳,忽然想起来那只刚晾上的湿湿的丝袜,和另一只原本已经晾干的肯定不一样,会不会被她发现呢?  她发现后会不会骂我呢?忐忑不安的我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心乱如麻的等待着最后的宣判。  过了一会儿她从洗手间出来,脸上似乎没有什么异样。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再后来就依然平静的生活,她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学,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涯,而我也再也不能像以前那天每天都看到她,只有幻想着她的美颜和美腿,一次次的将精液狂怒的喷射出来。  那是我就要中考,整个人都被重重的学习压力搞得很辛苦。  那是刚刚放寒假后的一天,吃过早饭父母就急匆匆的去店里了,留下我自己关门读书。正百无聊赖的背诵着英语单词,就听到有当当的敲门声。起身打开门一看,倩雅姐穿着一件白色修身的羽绒服戴着一顶红色毛织帽子,俏皮的站在门口看着我。  「我也放假啦,出去玩了几天,今天刚回来看看你,怎么样学习还可以吧?」她一边进门一边对我说。  「还好啦,有倩雅姐你这个美女老师,学习不好也不行呀。」我嘻皮笑脸的说道。  「油嘴滑舌。」她笑骂道,一边把羽绒服脱掉挂在衣架上,露出那紧身毛衣下凹凸有致的身材,胸前鼓腾腾的两座山峰把毛衣撑得高高的。  好家伙,这有一段时间没见,倩雅姐这身材是真来越好了。  她拿起我桌上的英语书,顺便坐在床边,随便翻了两页书,开始考我单词。  没想到刚考了几个单词就遇到我不会的了,于是便凑过去看她手上的书。随着一股淡淡的幽香钻入我的鼻孔,我忽然想起上次拿着她的丝袜手淫的事,不由得又心神荡洋漾起来。  她也看出来我有些走神,伸手拧了下我的耳朵,滑腻的小手让我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  「想什么呢?走神了吧?」她说。  看着近在咫尺的她那清秀的脸庞,艰难的咽了口唾液,大脑似乎有些当机,说出了平时想说都不敢说的话:「倩雅姐,你真漂亮!」她没想到我会这样说,有些意外,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臭小子,还跟我来这套!再不专心信不信我拧掉你的耳朵。」我赶忙求饶,继续开始背单词。其中总是不自觉得看她的脸,轻轻嗅她身上的迷人体香。而她每每也意识到,却懒得理我,只是脸上红晕经久不退。  就这样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有些口干舌燥,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她见状说道:」给我,我也喝一口,有点渴。」于是我把杯子递给她。  我以为她会用空闲的左手来接,没想到她却是想把右手的书放下用右手来接,于是很不小心的,她放书的右手一下子打到水杯上,有小一半的水洒到了她的毛衣上面,湿了一大片。  「讨厌,毛手毛脚的,看看,衣服都湿了。」她假装生气道。  我心中一动,「要不把毛衣脱了放到暖气上烤,一会儿就干了。」说实话,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真的非常的期待,期待她的答应和后面的故事。  她犹豫了下,只好点点头。毕竟我们非常熟悉,夏天的时候穿再少的衣服也见过的。  我把她脱下来的红色毛衣放到暖气上晾好,转过头看到她只穿了一件紧身秋衣的上身,更显得丰满挺拔了。  我把手指放到鼻尖,轻轻吸了一口气,故作陶醉的说道:「毛衣过手,手有余香呀。」倩雅姐白了我一眼,「净胡说,信不信我再拧你耳朵?」我故作冤枉的走上前,面对她,嘻皮笑答的说道:「是真的很香呀,就是你身上的香。」她伸出手作势又要拧我耳朵,却被我一把拦下,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掌。入手柔若无骨的手让我的心微微一荡。  她轻轻挣了挣却没有挣脱,看着我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慌乱。我的另一只手轻轻扶上她的细腰,慢慢将她搂在怀中。她的身体有些发软,也没有拒绝,慢慢的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倩雅姐,我喜欢你。」我轻轻的嗅着她耳根的清香,用嘴唇碰触了一下她那小巧可爱的耳垂。  她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低声道:「你就是个小色狼,我才不相信。」我没有理她,开始轻轻的吻她的长长的秀发,白皙的脖颈,小巧的耳朵。我发现,她的耳朵非常的敏感,每次轻轻吻上去,她就会发出低声的呻吟,身体会不由自主的发紧,而她那早就环在我腰上的双手就忍不住用力抱紧我。  我的上身慢慢用力向前,而她的身体也随着我的动作向后慢慢仰去,最终躺到床上,我们俩的身体就那样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她那只穿着秋衣的上身的柔软。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嘴唇就碰到了一起,柔软的潮湿的唇瓣让我的初吻变得那么美妙舒服。两个人的舌尖开始彼此探索对方的世界,最终就像两条灵活的小蛇纠缠着,吸吮着,体味着对方美妙的唇汁。  而我的右手则早就不安分的从她的秋衣下摆伸了进去,抚摸着她那光洁柔滑的后背,碰到她胸衣系扣的时候,试着解了解却不知道如何下手便开始向那的正面游移,隔着那种垫着海绵的罩杯,我一下子攀登上了那座柔软的有着惊人弹性的高峰。  「唔……」被我擒着香舌的她发出一声惊呼。  有些嫌海绵罩杯碍事,我把它扯到乳房上面,让她那刚刚发育好的丰满乳房全部覆盖在我的手掌下,轻轻的揉捏着,让它在我的手心中不住的变幻着形状,有的时候放弃乳房转向那粒小小的樱桃大小的乳头,轻轻的捻着,每捻动一下,就能听到她从胸出发出的舒爽的呻吟。  我的嘴唇也一路向下,吻过她的脖子,她的胸膛,最终舌尖伸向那红色的小小樱桃,轻轻的舔舐着,挑逗着,偶尔大力的将她整个乳鸽都含在嘴里用力的吸吮。  「疼,轻一些。」她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此刻的她,秋衣早已被我脱掉,胸罩也在她的配合下扔到一边。而我的手也随着开始一路向下游走,在她不知不觉中解开了她的腰带,将整个手掌都伸了进去。第一次伸进去的时候手指在内裤的外面,隔着薄薄的内裤,我的手抚摸着她她凸起的阴阜,再往下,是柔软的潮湿的神秘地带。  我把手缩回去,重新向下伸,这一次,是深入内裤里面,肌肤相触,能摸到那丛稀疏的阴毛。再住下,能摸到那条湿湿的肉缝,泥泞不堪。  「都这么湿了呢。」我轻轻的在她耳边调笑。  她的眼神有些迷离,轻轻拍打了下我的胸膛,「还不都是怪你。」忽然怪怪的笑了一下,「你不也是一样嘛。」原来,我那早就硬邦邦的肉棒一起在顶着她的大腿,涨得非常难受。于是我解开自己的腰带,将裤子和内裤都褪到大腿弯处,抓起她的手,放到我硬挺的肉棒上。她的手缩了一下,又犹豫着抓起充血怒张的巨龙,轻轻的上下套弄抚摸着。  「小坏蛋,都长这么大了。」她喃喃着,身体慢慢的下移,用嘴唇轻轻亲了亲红色的龟头,然后头一低,将我整个龟头都用唇包裹住。  一种难以言述的舒爽从下身涌向我的大脑,肉棒好像进入到一个温暖潮湿的神秘空间。  「哦天!」我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冷气。  说实话,她那时的口交技术还很生涩,牙齿经常刮碰到我的肉棒,有时有些疼。但是这丝毫影响不到那种精神上给我带来的刺激。  倩雅姐给我口交了!她在我的胯下舔我的鸡巴!  这种事,随便想一起都会可以让我兴奋到不得了。  随着她不住的舔弄,身为初哥的我怎么可以受了得这样的刺激,终于我的身体开始绷紧,双手紧紧抱着她的头。  「不行了,倩雅姐,我要射……要射了……」「唔要……」她含糊不清的说着,吐出我的肉棒,好像是担心我射到她的嘴里。就在肉棒从她嘴里出来的那一刹那,我再也忍不住,精关一松,一波又一波的精液噗噗的射了出来,大部分都射到了她的脸上和唇上。  「唔,你真讨厌。」她用手接着,怕精液会流到床上和身上,弯着腰跑到洗手间,把手和脸洗干净才出来。出来的时候看到我还露着肉棒躺在床上,低唾一声「不要脸。」却拿起纸巾帮我清理肉棒上的残液。等她擦干净的时候,年轻的肉棒已经又立起来了。(现在想想,年轻真是好呀。)不过这一次就没有刚才那么好的待遇了,因为快中午了,我老妈该回家做饭了,这要是被撞到,估计我俩都没脸活了。她也就简单收拾了下,偷偷的回家了。  那一个假期,我们大约约会了十来次,只要有机会,就腻在一起,拥抱,亲吻,相互手淫。但是她从来不让我真正的插到里面,除了这个,其他的都没关系。  真正有突破性进展的是在她读大二的时候,正逢国庆长假。忽然有一天她给我打电话,声音低低的,约我到一个酒店。  等我到她房间的时候,看到她只围着一条浴巾,显然是刚洗完澡。  「抱着我!吻我!」她看着我的脸,声音还是那样低。  我没想那么多,正好也好长时间没在一起相互爽了,扑上去,一把扯掉她的浴巾,就抱着她滚到了大床上。疯狂的亲吻,疯狂的揉捏着那久违的丰满双乳。  直到我的衣服也脱得精光,肉棒一怒擎天。  「进来吧!」她低声说。  我一楞:「啊?」「你不是一直想插进来吗?」她轻轻说道。  我精虫上脑,跪在床上扶着鸡巴对准那泥泞的肉缝,一下子就插了进去,一贯到底。  啊!  我们俩都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没想到真正的做爱会是这么爽,比自己用手要爽多了。我一边粗重的喘息一边开始大力的抽插,每一次抽插都能听见噗叽的声音,汁水横飞。因为之前被她用手和嘴都开发过,所以第一次插穴的我居然没有马上交枪,而是越战越勇。  她忽然紧抱住我的后背,大声道:「你喜欢我吗?」我一边操弄着身上的她,一边大声说:「喜欢,倩雅姐,我喜欢死你了。从小时候起我就用你的丝袜自慰了!」她吻着我的脖子,「我早知道是你!小色狼!」忽然,我的鸡巴感觉到她阴道内一阵阵的抽搐,对她身体十分熟悉的我知道她要高潮了,于是更加卖力的操弄起来。  「小色狼,说你爱我!」她一边喘息一边大声道。  「倩雅姐,我爱你!我永远爱你!」「爱我就用力操我!」她现在表现的很疯狂。  「倩雅姐,我就是要用力操你,操得你爽不爽?」我一边操一边大声问。  「爽……好爽……噢噢……弟弟的鸡巴操得姐好爽……啊……」她忽然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死死的咬住不松口,而与此同时,夹着我鸡巴的阴道紧紧的抽搐了几下,便如一滩软泥一样躺在床上,不住的喘着粗气。  而我的肉棒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抽插了两下之后,也忍不住,突突的射到了里面。  「好爽!」我俩赤裸着躺在床上,相互依偎着。  她头枕着我的肩膀,轻声道:「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你不会骗我吧?」我都楞了,怎么好端端的说这个?后来才明白,她今天的反常是有原因的。  在这一学期交了一个男朋友,却没想到那男的只是玩玩而已,几乎同时劈腿好几个女生。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今天这样。  我轻轻拍着她光滑的后背,安慰道:「放心,等我大学毕业我就娶你!」呵呵。她轻轻的笑了。  现在回想起来,她那声呵呵就表示着她早知道我们不会有结果。  那一个国庆节假期,我们曾经疯狂的做爱。  现在十几年过去了,我们在不同的城市,都已结婚生子,生活基本再无交集。  可是,我仍十分怀念我那青春四溢的日子。  那个教会了我很多事的邻家大姐姐。  本楼字节数:16617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