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子乱伦的漩涡之中

母子乱伦的漩涡之中
咖啷,一声清脆风铃声,随着开门声而响起。这是间坐落在桃园学校附近巷子的咖啡厅,很小间,通常来喝咖啡的客人都是上班族,要不就学校老师聚会的地方,在偏僻巷弄里又在二楼,普通人经过很难发现,要有熟人帮带才知道这里有间咖啡店,而里面的女老板就是我母亲。  母亲一头秀发,虽没长到腰那么扯,不过也到乳房下缘,发型是上面直,而发尾却用电棒夹卷成圆弧状,向内弯曲,所以正面看头发发尾会把乳房下缘给勾住,不过你们普通人是看不到这等美景,因为母亲都穿件长围裙,不是AV女优那种裸体围裙,至很普通的直长围裙,那围裙整深灰色,下面有个咖啡店名,上面两条肩线挂在母亲肩上,背后腰上一个短绳扣环,臀上两条白色长带,用来打成蝴蝶结的。  母亲习惯穿很短的衣服或裤子,她总是说,反正有围裙,站在吧台里别人也看不到,不过母亲忘了,在母亲后面的还有我,我可是每天都从后面视奸母亲,看那臀上的蝴蝶结,随着走路臀部一扭一扭的,那蝴蝶结线就这样一甩一甩的,配上母亲那双匀称双腿,脚穿球鞋,更显得年轻可爱。  开这咖啡厅是母亲兴趣,不过你们别以为是靠父亲养的,父亲早在两年前就跟一个女人跑了,而是母亲以前就是股票投资人,所以早上看股,下午开店,听说母亲从年经当业务员到现在,早就已经存了不少钱了。我跟我母亲是怎么发生关析的呢?说起来惭愧,其时以前我没有想跟母亲乱伦的念头,而熟女对我而以也还好,我比较喜欢调教、挑逗女人,发生关析那天只不过是个意外。  那天是父亲离开后的那个礼拜,那时母亲伤心欲绝、痛哭流涕,在我有印象时,父母总是吵得不可开交,而每次最后哭的人都是母亲,当晚我为了让母亲好过一点,我拿了瓶红酒,给了母亲喝,母亲不停的咒骂,彷佛要把这数十年来的积怨,一口气给骂了痛快,我看母亲一杯接一杯,让我急忙收起,母亲在我怀里哭泣,那梨花眼泪,看得我好心痛。  母亲从以前就很爱打扮,走年轻气息,从不说自己已经老了,有时我陪母亲逛街,母亲还被误会成是我姐姐,让母亲笑的乐不可支,我只好每次都配合我妈说对,更是让母亲跟我之间的关析拉近更深的一层。那些乱伦文章我看过,不过我跟母亲发声的很自然,没有那些文章一样,母亲顾虑甚么乱伦禁忌,或者被儿子强迫、诱骗,我们母子俩更像情人。  那天晚上喝了点酒的母亲,开始胡言乱语,而心力交瘁的她,更是哭的全身倦累,我已经看了母亲难过一个礼拜了,我不忍母亲在这样下去,决定了一件事情。我要让母亲享受高潮,让她藉由高潮时带来的快感,暂时忘了这一切,我本来想说帮母亲舔肉穴、抠蜜壶,指交让她高潮在高潮,因为我在高中时就已经交过女朋友了,也有过性行为,知道女生真正性爱中,会完全顺着身体的感觉,不顾一切的享受做爱时带给她们的刺激。  我自己认为,做爱本来就是天性,所以我对道德观没啥害怕,但也没有乱伦的刺激,就当作性爱一场,各取所需。我搂着母亲,我误她想不想要舒服,母亲点了点头,我开始爱抚母亲的身体,母亲随着酒醉的微醺,知道我在干甚么,但也不阻止,我吻母亲的嘴唇、脖子、耳后,母亲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切。  我把母亲的衣服全部脱下,全裸的母亲娇羞的在床上,双腿夹紧,手挡私住及乳头,眼睛不知看哪里。我开始全身爱抚,从母亲的酥乳开始舔起,我的双手把那水滴状的乳球,又捏又揉,左搓右挤,吸的母亲乳头硬了起来,此时我将母亲的双腿打开,舌头从母亲嘴上一路舔到私处,途中经过乳沟、肚挤、小腹、阴毛,最后肉缝在我面前,那微微鼓起的外阴唇,我双手扳开,边舔边吸,手微微的轻捏阴蒂,弄得母亲开始呻吟连连,两腿不停左右摇晃,臀部上下扭动,自己双手不停揉自己的乳球,咬着自己的手指,又是吸又是舔,完全忘了我是她儿子,享受这欲火中烧的肉穴麻痒。  最后我两指一伸,刮弄里面黏糊糊的肉壁,此时母亲叫个更是大声,我觉阴到肉壁越来越多淫水液体,我左手把母亲单腿往前压,让那阴户往上挺,随着我手指的加快,那淫水越来越多,底下床单都湿透了。母亲整个人起了上身子,两手撑后,双腿呈现青蛙开腿,一个娇喘鼻亨,一股透明的液体从我手指里的嫩穴,整个宣泄而出,甚至潮吹。那一晚,我让母亲连续高潮了整整十几次,当然包拓我藏的跳蛋,不然早就手酸死了。  而隔天母亲睡我床上,因为母亲床上尽是淫液,我整晚就是洗那床单跟棉被,等到洗完后,才在床底下睡着。母亲早上头昏沉沉,全身无力,看到自己睡在我床上,而发现我在床下时,把我叫了起来,要我上来睡。我把母亲当作情人搂在身上,而母亲好像知到昨晚的事,但也没说甚么,就把我衣服脱光,母子两人全裸抱在一起,没有说话,只有含情脉脉的看着,之后越搂越紧,互相激吻,母亲抚摸我的肉棒,跟我说她也想让我舒服,我是很想,不过熬夜让我想睡,我跟母亲说了原因,母亲脸红的将自己藏在被单里,直说哪有流这么多。  那副娇嗔的模样真是可爱,母亲让我搂着睡着,之后我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我原本以为母亲会很生气,因为我们是母子,竟然我帮她做这种乱伦之事,而想不到母亲没有多说甚么,还是更往常一样,不过的是母亲没有像之前那样,现在变得比较开心,有朝气,而我也很欣慰,晚上洗澡时,母亲敲了敲我的浴室门,问我说要不要帮我洗,我有点难为情的开了门,母亲走了进来,披着一条浴巾,在我面前全裸,开始替我刷背,两手涂上沐浴乳,在我身上摸来揉去,而在我阴茎上不停滑搓,洗的十分仔细。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母亲对我的回报,仅是昨晚我帮她高潮的事情吗?母亲是打算也让我舒服一次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的肉棒在母亲的搓揉下,已经开始充血起来,母亲一脸娇羞的看着我的肉棒,我的双手在母亲的肉臀上搓捏着,我不停的爱抚母亲身上的一切,无论乳房,还是阴毛,两人互相帮彼此洗澡,只见母亲快速的套弄我的阳具,在沐浴乳之下,那双葱指玉手,滑溜溜的上下快速搓弄,我一个仰头,龟头在母亲的指缝中,将昨天因为帮母亲指交而忍的精液,全部射在母亲的脸上,还有一点滴落在乳房。  母亲拿起莲蓬头替我冲了冲水,而我射完还在抖动的肉棒,依然在母亲的手掌里跳动着,母亲帮我推捏挤下,把於精给清干净,我轻轻把母亲的头靠着,微微把肉棒挺到母亲嘴口,母亲看了个看我的脸,我则是露出拜托的眼神,而母亲手指划圆,握住肉棒根处,开始替我吹舔阴茎,射了一次我的根本不满足,在母亲那吸水声中,阳具一下在度又硬了起来。母亲的舌头很灵巧,不知道为甚么母亲对口交好像很习惯一样,嘴唇用力吸吮这整根肉棒,吸力之强,又是吸、又是用舌头骚,手在外面上下套弄,我快受不了了。  赶紧要母亲缓一缓,我要求母亲手掌夹住乳球,替我乳交,母亲先替我们两个在冲一次热水澡,而我在过程中,手指不停的从肛门往下搔弄蜜穴,母亲则是握着我的阳具,过了一会,母亲跪了下来,把我肉棒夹在她乳沟上,没有像那些A片一样每个都大个夸张,是介於CD中间,不过还是可以乳交,母亲用手掌夹紧,而手指在乳沟前面压着我的肉棒,不让因为抽动中而掉了出来。  这是一种视觉享受,母亲的身分早已经抛到脑后,现在是我的女人,一个愿意把身体给我的女人。我开始自己扭动腰部,在乳球的挤压下,那样的滑溜,说不上很舒服,但是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我每顶一次,母亲就把舌头伸出来,舔着我的龟头,甚至张嘴,让我每次抽动时,都能直接把龟头灌入母亲口中。最后我干脆压着母亲的头,不停的把肉棒一下又一下的插入母亲那口腔里,每次都深喉咙,有几次干脆压着母亲的头,让她整根吞着,看着母亲难受的表情,我更是有一种征服感,而母亲嘴上都是我的阴毛,那鼻息呼出都在我的耻毛上,母亲两手则捏着我的屁股,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我看差不多就放开母亲,母亲大吸一口气,咳了咳一下,刚缓一下气,又被我在一次的强灌肉棒至嘴里。  几次之后,我开放母亲的头,让她不停的吸,不停的吹,越来越快,那口水声速速的声响,在让我射了母亲满口的精液,而我手摀着母亲嘴巴,不准她吐掉,母亲只好吞下去,这就是口爆吞精,爽的我舔蜜壶,手挖肛门,让母亲淫水直流,呻吟连绵,直到晚上上床时,我们母子两人聊天谈心,像个新婚夫妻一样,一下斗斗小口,一下互相搔痒,第一次看到母亲这么娇嗔,那副小女人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而我那晚,压在母亲身上,不停的扭动下腰,母亲双手围绕在我脖子上,一直发出鼻声,那一夜我整整猜操了母亲三次,玩了整整四小时,中间当然有休息一样,不过我年轻回气快,我也不管母亲要不要,反正就是上就对了,用了好多姿势,最后的狗爬式,我撞的母亲的屁股臀浪在起,整个房间都是啪啪啪的声音,母亲被我操的双腿发软,全身无力,只能一直任由我发泄那股精力直到射精为止。  隔天,母亲腰酸背痛的睡了一整天,我看着母亲这可人儿,可能因为父亲的离去,母亲把全部的爱都转给我了,这种母子互相愿意的性交,我想也换是一种乱伦吧。  今天客人挺多,我在店里会帮着母亲,端端简餐,煮煮咖啡,洗一些盘子,最好是别让母亲走出吧台,省的母亲的好身材被别人看到,吧台很高,客人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如果不起身由上往下看,是看不到吧台里面的,水平平视只能看到母亲的胸部,其余部分都被吧台前的图腾装饰墙给挡住,我看母亲那围裙后的身材,今天里面好像穿了一件小背心,而穿着一件小窄裙,很短,只要坐着就会走光的那种,我看母亲跟老师客人聊得开心,就走了过去。  在母亲旁边听的那话题,而我的右手则不安分的在母亲腿上搔弄,甚至手指摸揉美臀,母亲看了看我,不过还是装的不知道一样,我猜母亲也很喜欢这种挑逗,在客人面前,强忍自己私处的骚痒,随我像电车痴汉一样的玩弄,手指不停的抠着肉缝,原来是穿丁字裤,我干脆蹲下来,把母亲双腿打开,母亲好像知道我要干麻,就上身故意靠在吧台上,让我正面吸允那肉穴,吸的水嫩多汁,母亲满红霞,终於忍到客人离开,我站起来,母亲说别太刺激,我直接从后面把阳具挺入,手靠着吧台,前面都是小猫两三只的客人,根本没注意到吧台发生甚么事了,这种外面的性刺激,让母亲更是心跳加速,我装的没事一样,缓缓的动着肉棒,开始有节奏的小顶,只要有客人来就结帐,终於客人都走光了,也不管外面还有没有人会进来。  我们两人早已经欲火难耐,母亲将屁股噘高,眼睛看着门外有没有客人,而我手扶母亲柳腰,不停的抽送,让母亲发出一阵的闷吭声,我看暂时没有客人,干脆把母亲转了个正面,把母亲右脚抬起,更快速的抽插,母亲整个弯曲长发上下抖动,我把母亲胸前的围裙往右拉,在把上衣从下面拉起来,露出一只雪白乳球,把胸罩往下拉,母亲整对乳房上下晃动,这就是乳摇,我手揉了一下乳球,干脆在吸一口奶头,把母亲下面的长围裙,整个拨到左边,在整个放在吧台上,母亲干脆坐上吧台,两脚夹住我的腰,我双手从围裙背后的绳子摸进去,脸朝母亲,跟她舌吻狂吸,最后母亲随着速度越来越快,那淫浪叫声的音调越来越高,最后我一个双腿一夹,一股浓精射尽母亲深处。  母亲抱着我,摊在我身上,而吧台上流着一摊淫水,这时候门又响起那风铃声,母亲急忙蹲下,让我招呼客人,我将母亲的头拉至我肉棒面前,母亲替我舔了舔最后了余精,匆匆的爬上楼进入我们员工才能进去的房间,整理一下,在下来我换上去,我看着母亲那张微微红晕的脸颊,还有那浓情蜜意的眼神,我享受着母亲带给我的性爱,而我也爱着母亲剩过於一切,直到下次那风铃声在响,而我们依然一次又一次的在店里,沉沦这母子乱伦的漩涡之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