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泥鳅和妈妈

泥鳅和妈妈
在我12岁的时候,我的父母离婚了,从此我就跟着妈妈一起生活。那年,妈妈34岁,那离婚以后的4年里,我们母子俩相依为命,我天天晚上都陪妈妈一起睡,直到那一次。那天晚上,和往常一样,8点半我便先上床睡觉了,妈妈还没回来,她去参加同学聚会了,正当我睡得模模糊糊的时候,我听见妈妈回来了,她坐在梳妆台前,解开她的长发,接着脱去了她的长裙、胸罩,我眯着眼偷偷地窥视,妈妈的身体修长,她身高1。62cm,乳房丰满,依然十分坚挺,红红的乳晕上是那粒紫红色的乳头,她的小腹平坦,简直不象是有个16岁儿子的妈,她穿着一件非常保守的内裤,我根本看不见那里面的风景,但她的屁股轮廓却很是性感。  我看着看着,不知不觉鸡巴翘了起来,因为是夏天,所以我只在肚子上盖了件被单,这一下显露无疑,可是我已控制不住自己,看着妈妈走过来我只能装着睡觉。  妈妈走到床前,好久没动弹,我肯定她在看着我那翘起的大鸡巴,我只能一动不动,可恨的是我的鸡巴却越来越硬了。妈妈躺了下来,手有意无意地放在我的小腹上,我仍然装着呼呼大睡,妈妈在酒精的不断刺激下,终于忍不住了,她的手慢慢地在朝下移动,终于,她的手伸进了我的内裤,轻轻地握住了我那大鸡巴,我感觉得到她全身在颤抖,她慢慢地套弄起来,另一只手却忍不住褪下自己的内裤,把手指插进阴道里,自慰起来了。  看着这一切,我怎能受得了,于是我假作翻了个身,把手刚好放在妈妈的小穴上,妈妈显然吃了一惊,可见我又睡着了,才又继续套弄起鸡巴来,另一只手竟然抓着我的手,去抚摸她的小穴,我感受到她那浓密的阴毛、那肥厚的阴唇、那流着蜜汁的阴道,我的鸡巴已经快爆炸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精液射了出来,射得妈妈一手都是,妈妈连忙把满是精液的手插进她那阴道里,我听见她呻吟连连,终于见她兴奋得弓起身子,然后长叹了一起,瘫软在床上了。  第二天,我起床后妈妈已经起来了,她见到我后似乎有些不自在,我知道昨晚那一切全是酒后乱性,我不知妈妈以后会怎么想,但我已想好了,从今天起,我要让妈妈成为我的女人。晚上放学后,我习惯地先进浴室洗澡,妈妈在客厅里看电视,我家的浴室门正对着客厅的,我进去后故意让门稍微敞开一点,然后让身体正对着门一边唱歌一边洗了起来,同时注意着门外的动静。  我终于听见妈妈站起来的声音,我赶紧用手搓起鸡巴来,我看到妈妈的影子停在门外了,这时,我的鸡巴已不可竭制地硬了起来,于是我干脆套弄起来,这时我听见门外妈妈的呼吸粗起来了,害得我憋也憋不住了,我抄起内裤,把精液射在那上面,然后用水冲洗鸡巴,我注意到妈妈已经回到沙发上了。我洗好后故意把内裤放在上面,扔在洗衣机上,就穿着条三角裤回到客厅,我看到妈妈的眼光一直在盯着我的下部,我对妈妈说:「妈,该你洗了。」「好吧小涛,等会妈洗好了帮我按摩一下,我觉得腰有些酸。」我心里在偷笑:「好吧,我等你。」我看着妈妈进了浴室,心想她看到内裤会做什么呢?于是我悄悄地伏在地下,从气窗往里看,只见妈妈已经脱光了衣服,她手里捧着我那内裤,把它放在鼻子下闻着,一付陶醉的样子,接着她竟然伸出她的舌头,舔起我的内裤来,然后用内裤磨起她的小穴来了。我激动地回到沙发上,兴奋得全身在颤抖。妈妈出来了,她只穿了件缕空的睡袍,我能看见她乳房上那两粒紫葡萄和她下面那浓密的阴毛的黑影,她根本就没穿内衣内裤,妈妈说:「来,到妈卧室去。」我兴奋地跟了进去。  「妈,你趴在床上,我先按摩你的背。」妈妈趴了上去,我先是隔着睡衣给她按摩,可觉得不过瘾,于是我大着胆子说:「妈,隔着衣服不好按,你把衣服脱了吧?」妈妈犹豫了一下:「那好吧。」她把睡衣褪到腰上,我便坐在妈妈屁股上,轻轻地按摩她那光滑、结实的背部,按着按着,我的双手慢慢移到她身体的两侧,我触到她的乳房了,我感到她轻轻抖动了一下,见她没说什么,我大着胆子继续往里探,终于我的手掌里握着妈妈的乳房了,我轻轻地揉着,用两指轻挟着两粒乳头,我感到它们在挺立起来,而我的鸡巴也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刚好就顶在妈妈的屁股沟里,我便顺着按摩的动作,把鸡巴也一下一下向前顶,接着我的手慢慢朝下按摩,到妈妈的腰部时,我顺手就将睡衣往下褪,妈妈的屁股露了出来,我用双手揉捏着,然后分开妈妈的双腿,我看见妈妈那黑黑的小菊花,那边上还长着一些阴毛,在往前是肥厚的阴唇,我看到生我养我的妈妈身上最神密的地方了,我用手指轻轻抚摸她的菊花,她轻声呻吟了起来,我不顾一切地扯下她的睡衣,将她翻过身来,妈妈害羞地捂住眼睛,我伏下身子,分开她的双腿,我舔着她那柔软的阴毛,分开她那粉红的阴唇,用舌头舔那开始涨大的阴蒂,我的舌头转着圈,舔括着阴蒂,妈妈浪叫起来了:「儿子,好舒服呀,哦!」她的双手紧压我的头,我连气都透不过来了,我将舌头整个伸进了她的阴道,转动着舌头,舔括着她的阴道壁,她不停地大叫着:「儿子,我的好儿子,妈妈好快乐,好充实呀!」「哦,哦,我要死了!」她的双腿紧紧夹着我的头,我感觉她在抽搐,我的嘴里忽然涌进一股甘泉,哦!我大口地吞了下去,此时我的鸡巴已硬得开始发疼了,我站起来,挺起鸡巴,口中叫道:「妈,我回家啦!」我插了进去,只觉得妈妈的阴道又紧又滑,我一下就插到了底,「啊!」妈妈快乐地叫了起来。  我慢慢地抽动着,「妈,你舒服吗?」「妈妈好幸福啊!啊,啊!」「儿子长大了,儿子的鸡巴也长大了。」「儿子的鸡巴好大啊!哦!」「儿子会送你上天的。」我四浅一深地抽送着,看着妈妈的阴唇随着我的抽送一张一弛,看着她的淫水四下飞溅,我不由得加快了动作。「啊!啊!好儿子,好哥哥,哦!」「啊!鸡巴好硬、好大啊,我太涨了,我要上天了,啊!」「哦,妈妈,你的小穴好紧呀!」「好儿子,妈让你插死了。」「妈,你翻过身来,我要从后面插你。」妈妈翻过身子,跪在床上,我扶着我的鸡巴插了进去,后面插起来觉得更紧,我双手抱着妈妈的大屁股,一下接一下大力抽插起来,妈妈象只发情的母狗一样,不停地喘息着,呻吟着!我伏下身子,双手握住妈妈的乳房,揉捏着,同时不停地撞击她的屁股,妈妈大叫起来:「儿子,快,快,我要上天了。哦!」「插死你妈妈吧!」我狠狠地撞击她,每一下都深达子宫口,同时将龟头顶在子宫口上,磨呀磨,房间里只听得「噼啪,噼啪」的声音,妈妈的屁股被我撞得通红,妈妈忽然一动不动了,这时我感到她的阴道里一阵温暖,同时阴道壁一阵阵的抽搐,她的阴精泄了出来,我也忍不住了,只觉得鸡巴不停地在突突跳动,「啊!妈,我来了。」我射出了一生中的第一次精子,我让我的儿女们回家去了。我和妈妈躺在床上,我们搂抱在一起,妈妈哭了,我大吃一惊,「妈,对不起。」「不,妈没怪你。」「妈,我会一生一世爱你的。」「妈没想到还有这一天,妈这些年好苦啊。」「妈,我知道,以后我会让你幸福的,你放心吧!」我吻干妈妈脸上的泪痕,我的手抚摸着妈妈丰满的乳房,我的舌头伸进了妈妈的嘴里,我们相互纠缠着,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我翻身趴上妈妈身上,在一次进入她的身体,我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她,妈妈又不停地呻吟起来。「小涛,你好厉害哦。」「妈,你的小穴好美呀!」「哦!哦!」妈妈使劲抱着我的身子,一翻身骑在我身上,我躺在床上,看着我的母亲一上一下地用阴户撞击着她的儿子,她的乳房上下晃动,呻吟连声。  我坐了起来,双手环抱她的腰,她扶着我的肩膀,两腿紧夹着我的腰,抽送起来,我不时拍打着她的屁股,每拍一下她就快乐地大叫一声,我终于又一次地把精液射进了妈妈的阴道里。这一夜我搂着妈妈,睡得好安心、好舒适。第二天醒来后,我见妈妈还在熟睡着,她身上仍然寸缕不挂,我看着她那丰满的乳房和黑森森的阴毛,我的大鸡巴禁不住又硬了起来。  我翻身下了床,分开妈妈的双腿,妈妈那美丽的小穴便在我面前了,我将脸凑了上去,闻着她那小穴发出的腥味,我分开阴唇上浓密的阴毛,舌头舔着了她的阴核,舔着舔着,阴核大了起来,阴道里渐渐湿润起来,妈妈在睡梦中呻吟起来,我的舌头舔上了她的阴唇,牙齿轻啃着阴核,妈妈的腿不自禁地缠上我的腰,淫水汩汩流出,我一口一口吞着,一边把舌头尽可能地伸进阴道里,不断地搅动着,妈妈的呻吟越来越大声,我干脆把舌头移到她的会阴部,让舌头在肛门周围游走,最后让舌尖慢慢伸入菊花中,那腥臭味让我回味无穷。这时妈妈醒了,她大吃一惊,「儿子,你在干什么?那儿好脏的。」「妈,你身上的一切在我看来都是那么美好。」「傻孩子。」「妈妈,你喜欢这样吗?」我说着继续舔弄着她的肛门。「哦!好舒服。」妈妈边说边把我的头用力压了下去,我的鼻子深陷在妈妈的阴道里,我憋住气,边把舌尖顶进肛门里,边用鼻子磨擦着阴道,妈妈兴奋起来,她自己用手抚摸她的阴核,口里不停地浪叫起来。这时我的鸡巴开始硬了起来,我站起身来,挺着大鸡巴让它在妈妈的阴道口磨擦,妈妈「哎呀,哎呀。」地叫唤起来。「好儿子,别折磨妈妈了,快插进去吧!」「妈妈,你说插进哪儿呀?」「你这个坏小子,我不说。」于是我故意让鸡巴在妈妈的穴口滑来滑去,磨擦着妈妈的阴核,妈妈终于忍不住了。「好儿子,快插进妈妈的小穴里吧,妈妈里面好难受。」我不忍心在折磨妈妈了,腰一挺,大鸡巴插了进去,妈妈长叹一声:「哦,好涨啊!」「妈,我的老弟来啦!」我摆动腰身,挺着大鸡巴,深一下浅一下地抽插起来,妈妈的小穴虽然生过孩子,但因为久未被干,所以仍然挺紧的,我只觉得鸡巴被紧紧地包裹着,热乎乎的舒服极了,每次深深地插进去时能感觉触到了子宫口,于是我对着子宫口使劲地抽插起来,妈妈在不停地浪叫着,我们的每一次接触,都是她快乐的源泉,我感到她的淫水越来越多,子宫口越操越开,我的鸡巴已能进入她的子宫了,妈妈的乳房随着我的每一次抽插在不停地晃荡着,她的小腹随着鸡巴的进进出出而上下起伏着,只见她阴唇已被干得翻了出来,淫水随着鸡巴的抽出四处飞溅,妈妈的口中已不知在说些什么了,我感到她的阴道在阵阵抽搐,两眼直往上翻,淫水汩汩地涌了出来,可我的大鸡巴却毫无交货的意思,我仍然一深一浅不停地抽插着她,妈妈缓过劲来,此时她的阴道更加敏感了,我旋转着大鸡巴,让它磨着阴道壁,我感觉得到妈妈在不停地哆嗦,我伏下身子,让妈妈抱住脖子,我双手托着她的双腿,将她抱了起来,我搂着她的屁股,一下一下地干着她,妈妈双臂环着我的脖子,两腿紧夹着我的腰,一上一下地动了起来,我将妈妈抵在墙上,将她的双腿分得开开的,大鸡巴不停地撞击她的阴阜,妈妈不停地呻吟着:「哦,我要死了,快干死我了。」「妈妈,你的小穴好美呀!」「我要操死你,操到你上天堂!」「哦,来吧!让妈再死一回吧!」「你的鸡巴好大好硬呀!妈妈快涨死了,哦!」我觉得妈妈的淫水不断地涌出来,弄得地板上到处都是,我抽插的速度加快起来,每一下都捅进妈妈的花心里,鸡巴这时象要炸了一样,精液打了出去,一阵、两阵、三阵,深深地射进妈妈的子宫深处,妈妈已一动也不能动了,我俩就这样瘫在满是淫水精液的地板上。「哦,妈妈,我好快乐。」妈妈搂着我:「涛儿,谢谢你,让妈得到了这辈子多未得到的高潮。」从此,家里成了我和妈妈做爱的天堂。  我们几乎天天做爱,夜夜相拥而眠。久未做爱的妈妈自从和我做爱以来,就变得越来越喜爱这个玩意了,只要是在家里,我们俩都是赤身裸体的,有一次,我们在地板上干得正兴奋,我家的大公狗小白凑了过来,它竟然用舌头舔着妈妈阴道里流出的爱液,它的舌头沿着妈妈的股沟一下一下往上舔,舌尖还探进妈妈的肛门里,我急忙拔出鸡巴,站在一边观看,只见小白的舌尖在妈妈的肛门里舔呀舔,妈妈兴奋得哎呀直叫,小白的舌头越舔越上,伸进了妈妈的阴道里,舔吃着她的淫水,有时舔到她的阴核时她便使劲叫唤起来。我想小白也许发情了吧,我便蹲下身子,握住小白的狗鸡巴,帮它套弄起来,弄着弄着,小白的鸡巴慢慢从包皮中露了出来,暗红色的龟头上淌着淫液,我将小白往前推,让它的鸡巴插进妈妈的阴道里,小白挺动着大鸡巴,拱着身子急速抽动起来,妈妈快乐地大叫起来:「哎呀,哎呀!快涨死啦!」「哎呀,好大的鸡巴呀!」「哦,我的好狗狗啊!」我这时也忍不住跨到妈妈脸上,把鸡巴插进她的嘴里,使劲地抽插起来,妈妈在两根鸡巴的抽插下,已经连叫都叫不出来了,这时小白已经插了上百下了,只见它用力将鸡巴捅进妈妈的穴里,妈妈惨叫一声,小白那膨大的蝴蝶结已插进她的小穴里了,这下不等它射完精是拔不出来了。我也不管妈妈这时有什么感受了,双手扯住她的头发,将鸡巴深深地一下一下插进她的喉咙深处,我的鸡巴已涨到极限了,我也不管妈妈的眼睛都翻白了,急速抽动着鸡巴,把精液深深地射进她的喉咙里,拔出鸡巴,妈妈已瘫软在地上,这时小白的鸡巴却还插在她的小穴里,妈妈终于缓过气来,双手捧着小腹,「呀,好涨呀!」「我从没有高潮过九次的,哦!好爽呀!」「哦,哦!又来了,啊!啊!」我见妈妈缓过气了,就把鸡巴再次塞到她的嘴里,妈妈捧着我的鸡巴,又舔又吸,把鸡巴上的精液和她自已的淫水舔得干干净净,这时,小白终于抽出它的狗鸡巴了,随着鸡巴拔出来,它射出的精液也跟着流了出来,哗,想不到小白的精液会那么多,我看见妈妈的阴道在小白的奸淫下连口都合不起来了。「妈,我和小白表现不错吧?」「你这小坏蛋,竟然让狗来干你妈。」「妈,你等着,我不但让狗来干你,我还要让鱼也来干你呢!」「你敢?」「妈,你等着吧,我要让你喜欢得要死。哈哈!」这么过了几天,我上市场买了几条鳗鱼、十斤泥鳅、胡萝卜、黄瓜。我想妈妈今晚可爽个够了。夜晚终于来临了,我先把浴缸里的水放好,然后把鳗鱼、泥鳅放进里面,黄瓜和胡萝卜放在浴缸边,哈哈,妈妈这下可能爽个够了。「妈!快来洗澡啦,我帮你放好水了。」「来了,你和我一起洗吗?」「我在浴缸里等你啦!」水面上热气腾腾的,妈妈看不见水下有什么,她脱光身子,跨进了浴缸,「咦?水里有什么?」「啊!什么东西乱钻?啊!啊!」我一把搂住妈妈,「你现在只管享受我给你的快乐吧!」浴缸里的泥鳅因为水温过热,它们到处乱窜,妈妈的小穴成了它们乘凉的场所,浴缸里只有妈妈的小穴这么一个洞,几百只泥鳅全聚集在这此,拚命往里钻,妈妈的双腿分得开开的,两腿之间水浪翻腾,那几百只泥鳅在她的阴道里钻进钻出,我的双手在她的乳房上摸摸捏捏,妈妈躺在那,就只能紧紧搂住我,「里面好涨啊!」「好痒啊!」「啊!啊!啊!」妈妈的双腿紧紧夹着,阴道里的泥鳅因为拥挤翻滚得更加厉害起来,妈妈无力地躺在浴缸里唉唉地叫着,我把她抱到浴缸边上,让她伏在浴缸边,然后用手分开她的屁股,用舌头舔起她的肛门来,妈妈不由得呻吟起来,「哦,儿子呀!妈妈快爽死了!哦!」「哦,哦,哦!」我从水中捉起一只鳗来,这是只稍小些的鳗,只有三指大小,我用手指撑开妈妈的肛门,将鳗鱼的头塞进她的肛门里,那鳗鱼扭动着身子越钻越进,妈妈快乐地大叫起来,我握住鳗鱼的尾巴,一下一下地抽插起来,那鳗鱼使劲摆动着身子,在妈妈的直肠里撞来撞去,妈妈前面被泥鳅挤得满满的,后面让鳗鱼塞处满满的,她的心花开了谢、谢了开,已经不知经历了多少次高潮,她趴在浴缸边一动也不动了,双腿也不由得松了开来,小穴里的泥鳅也一条条滑了出来。我松开鳗鱼,这只鳗鱼经过一番抽插后,已软软地瘫在那了,我把它塞进肛门里,只留了尾巴在外头,然后摸了一条最大的鳗鱼,把它塞进妈妈的阴道里,它在里面扑腾着、挣扎着,妈妈在它的刺激下又活了回来。我抓住两条鳗鱼的尾巴,轻一下重一下抽插着妈妈的两个穴,妈妈在浴缸里挣扎着、扑腾着,我坐上妈妈的脸,将鸡巴塞进她的嘴里,将鸡巴和鳗鱼一下又一下地干进她的三个小穴里,一连干了五六百下,妈妈已经瘫在那不会动弹了,我拔出鸡巴,把一股股的浓精射在妈妈的脸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