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公车上,公交下

公车上,公交下
炎热的夏天又到了,露出的好时节啊,骚动的内心让我计划着如何开始。。。  苦逼的上班族每天都要挤公交上班,不过这也为我的露出提供了条件。提前买好的超薄的黑色运动库(棉料),超薄又透气,当然我是不会选择穿内裤的,也不会很明显的看到鸡鸡,只是从形状上能看到小鸡鸡和蛋蛋,尤其在我有意的向前挺腰的时候。  每一天都这样穿着超薄运动裤挤公交上班,也并没有什么好机会露出或者有趣的经历,直到。。。  那天我仍然这一身打扮,薄薄的裤子隐约能看到小鸡鸡头的形状,公交上没有座位,我只能站在了靠近下车门的附近,那里也只有站立的扶手。大约走了2站地,一群小学生上了车,在司机的催促下,不情愿的往后面挤。两个小男孩挤在了我身边,其中一个抓住了我身边的扶手,他的手背无意的触碰到了我的小鸡鸡,出于本能我向后抬了一下屁股,不小心又撞到了我右侧的小朋友的胳膊,因为车上的人实在太多,而我也很喜欢别人摸我的小鸡鸡,于是我也就不再动,随着车辆的摆动,小鸡鸡时不时的碰撞着扶手,也时常会碰到小男孩的手。  突然司机猛一刹车,感觉身后的裤子连同屁股大力的被抓住了,原来右侧的小男孩因为站立不稳,又没有扶手,本能的抓住了身旁的事物,但是奇怪的是,晃动停止后,身后的小手仍然没有松开,可能他觉得车辆行驶不稳,抓的又是个哥哥,也就没有在意吧,车辆仍然在颠簸的形式,因为身后小手的压力,我被迫向前微微的挺着腰,鸡鸡轻微的触碰到了抓着扶手的小男孩,鸡鸡就那么轻一下重一下的贴合着他的小手。说实话,这中感觉还是挺舒服的。就在我慢慢沉浸在这种快感的时候,小男孩的手慢慢放开了扶手,我以为微微有些变硬的鸡鸡让他反感了,没想到的是,他不抓扶手,改为挤着我的鸡鸡,整个手掌反过来压在了我的鸡鸡上。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鸡鸡迅速受到刺激,充血程度几近一半。  随着车辆的晃动,鸡鸡和他小手之间也慢慢摩擦,我低下头,正好看到这个坏小孩戏谑的看着我,仿佛再说,叔叔你的命根子在我手里,你可是羞羞的没穿内裤啊。无奈的同时我也在享受,所以我也不做声,继续保持这种姿势,反正离下车还早。看到我又不在看他,仿佛得到了默许,他的手由按压,变成了抓取,是的,抓取,整个手掌成了套弄的姿势,我生怕别人看出我的鸡鸡已经坚硬,因为裤子的面料太薄,整个坚硬的鸡鸡形状已经很凸显了,他的小手也只能抓住一半,好在拥挤的车辆中,没人低头看别人的裆部,不然我就出丑了。  就当我以为他只是抓着玩玩的时候,下身感觉到他的小手在拉动我的鸡鸡,不是来回套弄,而是很大力的向前拉扯,贴在了扶手柱子的一侧,他的另一只手按压住鸡鸡头向另一侧大力的按压,似乎想要把鸡鸡弯在扶手上,此刻的我又紧张又兴奋,脑袋里也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制止他还是放纵他。  幸运的是,他好像也不想让我出丑,也是悄悄的,不过手上的力度却是越来越大,弯了一会,他可能觉得不够刺激,开始上下翻滚我的小鸡鸡。你知道被一双小嫩手加一根铁管相互挤压的滋味吗,微疼却更爽。甚至我的呼吸都有些低沉了。鸡鸡在他的挤压下,上下翻滚着。他的右手不用在抓着我的鸡鸡,也空闲了下来,摸到了鸡鸡根部,抓住了我的两颗睾丸,一开始只是轻轻的向上颠颠,仿佛在告诉我,他要开始把弄这俩小球了,只是动作转变的很快,迅速的抓住蛋蛋向下拉扯,疼痛感迅速攀升,然而鸡鸡上传来的快感也同时传达。  薄薄的裤子此刻仿佛透明一般,没有丝毫约束和遮掩。车上又上来了一些人,本就拥挤的车辆,顿时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来回的挤压,使的我的裤子有一些下坠,前面露出了一小撮阴毛,后面几近股沟的位置,也因为右侧的小男孩的拉扯,左半边隐约可以看到我的屁股了。前面的痛和快乐还在继续。他用力的向下拉了拉我的鸡鸡和蛋蛋,示意要跟我说话,我左右看了看,只有右侧的小男孩能看到他的所作所为,也稍微的放心了一些。他轻声的说,哥哥,你的鸡鸡尿尿了,是呢,他这么一说,我也发现鸡鸡头的部分有些湿了。说完,他撇了下嘴,坏坏的笑了一声。右手毫无征兆的向下扒开了我的裤子!鸡鸡猛的没有了约束,向上抬起,打在了他的左手和公交扶手上,空气与鸡鸡的接触,给了我舒爽的快感。就这样,我的鸡鸡暴露在了空气中。而他差点笑出声来。右侧的小男孩见状也侧头挤过来,发现他前面的哥哥露出了坚硬的鸡鸡,和坏小孩相视一笑。原来他们是认识的,还是很要好的朋友,而且相互还玩鸡鸡(当然这是事后我才知道的)。右侧的小男孩和坏小孩对试一下,猛的把我后面的裤子拖到了大腿处。我的整个阴部就暴露在车厢中。前面坚挺的鸡鸡仍被坏小孩挤压在铁柱上摩擦翻滚,后面的小男孩更坏的从背后把我的蛋蛋往屁股拉。夹在了我的大腿中间。右手捏住了我白白的屁股,使劲掐了一把,疼的我踮起脚尖。又被坏小孩拉扯住鸡鸡,拉了回来。坏小孩不满意我的动作,左手用力的拍打了一下坚硬弹起的鸡鸡,他仿佛又找到了更好玩的方法,继续拍打起来,每一次都很用力!右侧的小男生掩住嘴,偷偷笑着,仿佛他们完全控制着我这个成年哥哥。  好在我的理智还在,要被小鬼玩射前,我也快下车了,用力拉回我的鸡鸡和裤子,飞也是的冲出了公交,踏出公交的一刹那,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当然也有一些失落,不过我可不想把事情搞复杂,然而就在我以为这次经历结束的时候,身后站着两个小孩,他们对我摇了摇手里的手机,坏小孩告诉我,哥哥,跟我来。。。  和他们走到了一座废旧的楼房里面,我对他们说,小朋友,你们在车上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但是你们得把手机里面的视频删除掉吧,原来在我被前面坏小孩玩弄的时候,后面的小男孩偷偷的录了一段视频,而且还拍到了我的脸。  坏小孩的得意的说,哥哥你肯定是个暴露狂,不然在车上那么对你,你都不反抗,我在网上看到过你们这种人。  他这么说,我当然是不会承认的,但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来反驳他。只能服软道,那你们怎样才能把视频删除掉,哥哥可以给你钱。坏小孩一脸得逞的笑道,钱我们不要,我们可不想犯罪,但是哥哥你只要和我们玩一会,乖乖听话,我们就删除视频,你不要想硬抢,我刚才在网络上备份了,只要你配合,我们一定会删除的。。。  现在我还能怎么办,想我一个搞网络的技术人员竟被小孩阴了一把,唉,也怪自己贪图享乐,没注意被阴到了。不过心想,两个小孩能玩什么,就陪他么玩会,再逼他们删除,反正他们也跑不了。而且我还有一些期待,他们要怎么对我。  虽然有一些小期待,但脸上我却表现出为难,他们见我松动,立马又讨好我说,哥哥,你放心,我们只是简单的想把网上看到的实践一下,很简单的。  好吧,但是你们要信守承诺,说,你们想怎么玩。  见我答应了,他们相视一笑,哥哥来。带着我走进了这座废旧的楼房。楼房里面已经很破旧了,估计是拆迁或者长期没人居住的楼,外面看是有3层半的,顶层是阁楼,只有半层楼高,窗户有的已经没玻璃了,里面还有一些破旧的家具。  要是晚上,大概我是不敢进来的。  进入废楼,还能看到一排破旧的沙发,表皮已经覆满灰土。  哥哥,脱了你的衣服吧!  什么?你们要干啥?  干啥?暴露狂不都是要脱光的吗?请哥哥配合啊,不然,嘿嘿,而且我们还赶着去上课呢,你要不服从,那我们也不玩了。看到他们还真打算出去,我只好屈服了。  在他们面前脱衣服,既有一些担心,又有一丝期待,还有一点羞涩。先脱掉了上衣,我175CM,63公斤的身材,看着还算健美,接着,慢慢脱掉裤子,裤腰在滑过鸡鸡的时候,鸡鸡已经有了反应,我果然够淫荡。  他们嘲笑我说,哥哥,你的小鸡巴怎么变大了啊!被他们识破,我的脸更红了,脱的只剩下袜子,他们说可以了,坏小孩把我的衣服收起来,放在了他的书包里,本想说让他们不要动我的衣服,但看情形,我是没威慑力的。算了,听他们的话,尽快结束吧。  哥哥,去坐在那个沙发上,看着那厚厚的一层土,我想清理一下,可手头却没什么可用的,扭头看着他们,想说让他们帮忙,得到的却是催促,快点啊,直接坐,好玩的还在后头呢。  唉,怪只能怪自己在车上选择了享受。慢慢做在沙发上,光滑的屁股和蛋蛋与尘土实实在在的接触着,由于沙发还有弹性,我深凹在了沙发里面,鸡鸡也驯服的贴合在沙发上,仔细看,龟头上还有一丝丝粘液。  不知道坏小孩从哪里找来了一截绳子,像那种草编的似的,很粗糙,二话不说,齐着我的蛋蛋和鸡鸡就绑了起来,力气特别大,仿佛要把我的鸡蛋擂下来似的。捆好绳子,用他右手的木板拍了拍我的鸡鸡,乖,来,跟我上楼。另外一个小孩则拉起我的胳膊,把我拽起来,还没站稳,他朝我屁股就踢了一脚。一个趔趄,我趴在了地上,刚想起来,他却更快速的骑在了我的身上。左手抓着我的头发,右手在我的屁股上使劲拍了3下,驾~~,看来我得爬着上楼了,地面是老式的水泥地面,隔的我的腿有些疼,见我不走,他又在我的屁股上拍了3下,坏小孩则牵着我的蛋蛋向楼梯拉扯,走啊,贱哥哥,想让我把你的鸡巴拉断吗?  他仿佛真要拉断一样,用力的拉扯着,我疼的直咧嘴,只好慢慢挪动着。背上的小孩没坐稳,慌忙抱住我的脖子。就这样慢慢向楼梯爬去。要上楼,背上的小孩更坐不稳了,但他想到了更加摧残的方式,他从我的胳膊下方找到我的奶头,生生拉着他们成为了他的马缰。不仅捏着,还来回捻动,有时我爬的晃动幅度大了,他能把我的奶头拉3厘米长,红彤彤的乳头,和被勒的发红的鸡鸡和蛋蛋迫使我加快爬行的速度。  到了二楼客厅,他们终于让我站起来了,坏小孩拉着我走到了阳台,贱狗,在这里撒尿,用公狗的姿势,来把你的鸡鸡贴在玻璃上。虽然房子很破,玻璃也很脏了,但是如果有人站在楼下看阳台还是可以看到一个赤身裸体的成年人在努力把自己勃起的鸡鸡紧贴在玻璃上的。  看到远处街道上的行人,我似乎还有些想让他们看到我这羞耻的一幕。坏小孩拿着木板打了两下我的屁股,尿啊。  我没有尿,尿不出来的。  哼,让你尿竟然不尿,转过来,站好!我站直了身体,鸡鸡因为舒服和些许兴奋,保持着90度的站立。啪啪啪,木棍和我的鸡鸡亲密接触了,每一下的拍打都伴随着鸡鸡的拼命晃动,当然也伴随着疼痛。刚才骑我的小孩没有木板,他直接用他的运动鞋底踢着我的蛋蛋和鸡鸡,把他们踩到了我的肚皮上。鸡鸡兴奋的更加坚硬了。有一些液体沾在了他的鞋底。他收回脚又重重的踩回来,鸡鸡和蛋蛋几乎被挤进我的肚子里面,他用的力气太大,我站不稳,双手本能的扶住了阳台扶手,双腿稍微弯曲,坏小孩命令我分开腿,再低一些。你们能想象到一个成年人在两个小孩面前屈辱的像个荡妇一样打开双腿。等待被玩弄的场景吗,可耻的是我的鸡鸡硬的如石头一样,我果然好变态啊。  坏小孩加入了踢球的队伍,而这个球就是我的蛋蛋,它因虐待都有一些红肿了,鸡鸡有有些轻微的破皮。但更加舒爽的是我的欲望满足。内心期盼着他们更猛烈的虐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