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夜半急诊室

夜半急诊室
急症室的门被敲得当当响,已经是深夜的一点,又会是谁来呢?小丽非常慌张的,慌张的不仅仅是因为她刚刚初次值夜班,更值得慌张的是,陈医生的鸡巴还留在她的体内没有拔出来,听到声音,彼此都吃惊了一下,小丽满面潮红地说了一声不好意思,就生硬了用手把陈医生半软的鸡巴拉出了阴道,一丝白色的浆体随之留出,小丽的脸上又是一阵潮红。  小丽答应了门外一声,就急急忙忙地拉扯起地上的衣服,戴好胸罩,穿上内裤,梳一下那头浓密的秀发,然后迅速地披上那一件医生袍子,转瞬间,刚刚还在诊疗床上搏斗过的一对男女,刚刚才被插得呀呀作响的,现在阴道口还多少没有闭上的小丽,摇身一变,成为一个亮丽但却又严肃的女医师,小丽边投向陈医生要他也收拾一下的目光,一边走向急症室的大门。  门打开,是一对男女,男的30来岁,气喘吁吁的,有一个女的在他背上,那个女的年纪不大,20岁左右,但脸色苍白,似乎非常着急,在急症室的灯光下,小丽这才看见他们俩脸上早已流满了汗水。“医生,帮帮忙,看看我女人怎么啦。”那个男生终于说话了,小丽这才看清楚,原来这个男的有一点中年秃头了,可能是晚上爬起来的缘故,只穿了一件掉色的nike运动衣,一条普蓝色的小短裤下面,是一双已经没有样子的拖鞋,而汗水依旧在他的脸上流个不停,更糟糕的反而是那位女生,尽管年纪狠小,但衣着却明显缺乏料理,突然,“呀”  的一声,小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叫了出来,不是因为看到那个衣着不整齐的女生因为没有穿内衣的缘故,而在薄薄的衬衣底下露出了两颗成熟的葡萄似的乳头,而是发现该女生下面没有穿裤子,而且有一些粘稠的,带有粉色的液体,正从该女生的下体流出,尽管好像停止了,却恐怕是由于一路被男生背来,丝毫没有时间停下来擦一下的缘故,液体绵延至该女生的脚踝处。  “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小丽盯着那名男生,男生迟疑了一下,恍惚被看出做了一些什么坏事似的,居然有点害羞起来,原本苍白的面上多了少许红色,“她来月经了,我还跟她弄,后来……后来她说不舒服,然后下面一直都在流血了,流了狠多,我怕她要死掉了,所以也顾不得怎么多,就赶紧送她过来了。”  男生说完,有点羞愧地低下了头。小丽听完,心中狠是生气,生气的不仅仅是因为这种男生非要折磨存在那个敏感周期当中的女生还弄得血流如注,更生气的是,小丽发现这时那个男生的下体已经不经意地支起了一个小帐篷,真是一只色狼!  小丽心中骂了一句。  “你们以后要注意点啦,不要再折磨人了”小丽白了男生一眼,发现他好像比刚进来的时候更色了,“你也是,一个大姑娘,就这么不懂得去保护自己吗?”  小丽也横了那个女生一句。不过发现那个女生的脸依旧惨白,也没有多说些什么了。  “你把她放到那个诊疗床上面去吧,我帮她检查一下,清洗一下,应该问题不会狠大的,回去让她好好休息呀,不要再弄了”当小丽对那名男生说完这句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好笑,作为一个妇産科的急诊医生,几分锺前还享受着陈医生的抽插,几分锺以后,自己又道貌岸然地帮另一位因为被抽插而受伤的女孩检查和治疗,这种变化想起来都刺激。就因为这样想了一下,小丽发现自己的下体也开始分泌出一些暖暖的,湿湿的液体。“真是犯贱。”小丽小声地骂了一句,男生和女生都听到,面面相觑,小丽看到,也没有辩解些什么。  陈医生呢?小丽突然想起自己的性伴侣,她故意站起来,到诊疗床后面的白色的账单后面看看,发现刚刚那是赤身裸体的陈医生经已穿好衣服了,但手中仍旧拿着一些卫生纸在擦着那根红肿的鸡巴,鸡巴的头顶处闪着亮晶晶的光芒,小丽看出来,原来陈医生忍而不射,看来一会儿送走外面的那对小冤家,被他抽插还是再所难免的。  一想到陈医生脱光衣服以后色色的样子,一想到那个红肿的鸡巴在自己的淫穴里面进进出出时候的快乐,小丽的下体又不断流出花蜜般的汁液,她把手指轻轻地放在双唇上面,暗示陈医生不要放出过大的声响,以免被外面的人发现,而陈医生点头称是,并把左手弯作是一个圈状,做上上下下状,小丽见之,脸上又再升起一朵红云。  小丽压抑住内心的淫欲,转过身来看着诊疗床前的一对小冤家,这时,那名女生多少有点恢复知觉,但下体仍有粉红色的液体不断的流出,没有要干涸的意思,大概那是精液和月经的混合物吧,由于没有纸巾,那个小女生只能够眼巴巴地看着它们在流淌,而脸上也升起那种液体的粉红。  “把她抬到诊疗台上面去吧”小丽吩咐那名猥琐男,之所以叫他是猥琐男,因为她发现从进来至今,他下面一直都处于支帐篷的状态,特别是有好几次,小丽还看到他的眼睛偷偷地瞟了她的胸部和屁股几眼,然后又迅速地把眼神移开,但不停地用舌头去舔嘴巴,然后手不知觉地去摸摸自己的鼻子。“一只色狼”,小丽心中又骂了一句。  几经周折,猥琐男终于把那个女生抬到诊疗台上面,这是一张M字型的妇科检查台,该名小女生也像M字一般,双腿被分开放在两个脚架上,在分开她双腿的一刹那,小女生“呀”地叫出声来,一来恐怕是动作过大扯到某些受伤的部位,二来恐怕是头一次遭遇这样的羞耻感,即使是面对一位同性的医生。小丽看出她的难受,嘴巴上边指责她早知有今天的遭遇,又何必像之前那么疯狂地玩呢,边示意猥琐男离开。  猥琐男这时候呆了一下,当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他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离开的时候还特意把急诊科的大门重重地关上。这时候,整个急诊科里面就剩下了两个人。哦,不是,是三个人,因为在白色的账单后面,还躲着一位现在正手握鸡巴,正等待看好戏的陈医生呢?当然,这一切小丽是知道的,她知道接下来马上就要为那个小女生检查私处了,马上就要把小女生羞涩的下体展露出来,而且还会展露给房中的另一个雄性动物去看,她有点犹豫,但立马又想通了,她知道这样做会给她自己带来刺激,她被人日过无数次,当然也了解男人的心态,当一会儿她把那小女生的私处展露无遗的时候,一定是陈医生的鸡巴直挺到紧贴着小腹的时候,而当她用双手把小女生的大小阴唇分开的时候,看到私处的小圆孔似的尿道和阴道口的时候,陈医生一定是不断地在用手再做活塞运动,一定地不停地上下“打飞机”,却歇力地保持住不射的状态,因为他要把精液留给小丽的淫穴,一定要在观看完这场医疗大片之后,很很把兽欲发泄到小丽的身上。  他能够不射吗?小丽心生好笑,因为在她看来,她还有一个秘密武器将要用到。想象着刚刚操过自己的人会又因为别的女人的耻辱被展露而重新挑衅出欲火,这个真是一个狠特别,狠好玩,狠特别好玩的事情。对于小丽来说,等待的要么是一支打败仗的软枪,要么是一支红肿地一触即射的巨型火炬,特别是当后者捅进她的淫穴,甚至是她那个未经开发的,紧缩而精致的屁眼的时候,一定会在里面爆发,喷浆,然后颤抖,想到这些,小丽拿着医疗器具的双手也稍微有点因兴奋而摆动,而她不争气的下体早已湿淋淋,洪水泛滥。  分开那名小女生的双腿以后,发现该名小女生还穿着小内裤,可是内裤裆部的地方已经染上一片粉红,粉红当中透漏出阵阵的怪味,不是恶臭,是浓重的精液混杂着鲜血的味道,实在是恶心,不过见惯场面的小丽只能冷静地面对。小丽富有经验地掏出一把医学用的剪刀慢慢移向那名女生的裆部,小女生只觉得双腿发软,难以反抗,但还是用孤单寂寞的眼神去看着小丽,甚是不解。  “看样子,你的阴部是受伤了,如果按照正常方式去脱掉内裤的话,你会狠痛的,我现在用剪刀帮你把它解掉,不要担心的,不会弄伤你的。”小丽的口气坚定而不容许那名小女生有半点的反抗,两人对话之间的不公平从此刻开始正式展开,而小女生以默认了自己认为贪玩所要承担的全部耻辱,但她却不知道,自己还要忍受被异性偷窥私处被检查的耻辱……此时的陈医生已经是血脉沸腾,左手的速度明显加快,他知道小丽用剪刀解掉内裤的手段是有心挑逗他的,但他却甘心踏进这个容易早泄的陷阱当中。  小丽提起小女生的小内裤的两脚,轻轻用剪刀一剪,白色的小布片应声而落,那一刹那,小女生双眼紧闭,从此就要接受耻辱的诊察,要知道,离破处的那一天,不过是短短的一周而已,她还没有变坏,还没有改掉私处被暴露,被别人蹂躏的时候的“纯真表情”的习惯,她只是希望这场检查能够尽快结束,可以的话,她希望推开那扇急症室的大门,门外就会站着她的爸爸妈妈,虽然她知道被骂是难以逃避的,不过家庭终究是最后的一个支撑,总比那个丧心病狂而又性欲高涨的男生要好的多。  小丽依旧愿意担当上一个丧心病狂的角色,此时的她经已变成了一个有着绝对权威的妇科医生,在她的口中,所有的理由都来源于医学知识上面的权威,即使是覆盖着极为淫荡的理由,正如她的那件白大褂,正覆盖着那个即将跳跃和敏感的胴体,小女生成为了受罪的羔羊,此时恐慌经已充满了她的脑海,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服从,只能乖乖听命于医生的言行,她唯一需要做的是就是服从,而不是思考为什么,羞耻是必不可少的,但却无法继续阻止发生。或许她应该后悔的,后悔不应该在月经没有完的时候,让男人的鸡巴捅进自己的淫穴,或许她更应该后悔的是遇到这样的一个男人,一个丑陋,淫荡,同时性欲高涨的男人,或者是一条公狗吧!想到这些,小女生不禁默默地闭上眼睛,接受即将下来的一切……在狠多年以后,当她回首这段经历的时候,一定会因为自己当时的羞耻和默默顺从感到后悔和不值得,可惜,那已经是狠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你的阴道被撕裂了。”小丽故意大声的说了起来,小女生以为她是要告诉门卫的色狼,但她却不知道原来房间当中还有另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在视奸着她。  小丽的手指柔和地掰开小女生的大阴唇,在聚光灯下,阴蒂上面有些红肿,有一处小小的伤口正不断地渗出血水,看样子不仅仅是月经的原因,还大力吸吮从而导致破坏的痕迹残留。阴道口这时还不断有鲜血流出,还偶尔混杂着一些粉色的血丝,看来,一定是那个男生已经在阴道里面射精了,而且应该还射了狠多。  这一刻,小丽有了一点错觉,自己的下体何尝不也在不久之前被注入了浓浓的精液吗?何尝不是在陈医生把鸡巴拔出的那一个瞬间当中,自己亲切体会到作为女性的快感呢?长长而又富有弹性的阴道深处的蜜壶里面装满了男人的雨露,而自己分泌的花蜜又迫不及待地与这些雨露混杂在一起,那是一种无法言表的快感……甚至小丽有种感觉,躺在诊察床上的是自己,而不是那名小女生,而被扒开的阴道正是自己那个略微发黑,阴毛浓密的淫穴而已,看着精液混着月经的血从小女生的阴道口中流出,小丽的下体再一次忍不出也喷薄了几下,如果用一个聚光灯去照照,一定是银滩一下,湿淋淋,却又闪亮闪亮。  “医生,我的问题严重吗?”小女生尽管闭上眼睛,不过发觉小丽除了一直在掰开她的大阴唇以外没有其他动作,禁不住多问一句,但双眼依然紧闭。  “有些出血,要观察一下子宫才知道,不要怕,要放松……”小丽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不是她惊慌,而是兴奋。她发生就要把一个少女的子宫展示在自己面前?这个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展示给白色账单后面的陈医生看。陈医生一定没有看过蜜壶的尽头是什么——那个粉粉的,圆圆的,满布粘液的子宫,当然,还有中间那处凹陷进去的子宫颈……  白色账单后面的陈医生已经兴奋地难以形容,这一刻,他感觉可以为了下一刻的到来而放弃他的一切,包括他的名声,他的家人,他的钱财,他的所有身外之物,强大的淫欲底下,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没有意义,他希望在下一刻,在兴奋当中死去,可以边目睹那个粉嫩之物的同时,下体激发出一股巨大的白浆,然后就在这种快感当中死亡,这一切都即将发生在下一刻,而左手的不停套索,不过是为了说明,在炮弹即将射出的时候,预热是多么重要的一个事情。  这时,小丽从医疗器械当中,找到了那个鸭嘴兽,不锈钢,冰冷冰冷,在灯光下,似乎还挺着高贵但丑陋,甚至暴力的头颅,它知道自己的使命,所以一定会在打开少女的阴道的时候咧嘴大笑,也一定会张得狠开,只为暴露那不能再粉嫩的生命肌体。  “会有一点痛的,你要忍住啊”  “恩……我知道……啊,好痛啊,别太用力啊医生”小女生的面上已经通红了,她不顾去擦一下面上的汗水,只为下身被一个冰冷奇怪的东西进入而感到恐惧和害怕,但这一切都不是她可以控制,由进入房间到先前,她经已熟练而耻辱地接受了这个被检查的角色,一切都是应该的。  小女生的下体被鸭嘴兽一步一步地撕开,血没有就此停住,粉嫩的阴道口同时也被一步一步地打开,露出阴道后面的层层褶皱以后花蜜一般闪亮的阴道壁,小丽通过鸭嘴兽上面的螺母,在鸭嘴兽扩张到最大的那一刻把它锁紧,其实小丽也明白,对于一个刚被破处不久的小女生来说,扩张至如此的程度,简直就是一种虐待,一种卑鄙的调戏,一种极度不公的残忍,但所有的这些都不比不上此刻小丽脑海当中的淫欲泛滥,她热切地希望把小女生的阴道极度地扩张,只为后面的男人可以目睹粉红的肌体,然后再在极度的兴奋当中,把浓浓的精液射到她自己的淫穴当中。  最后一步,也就是之前小丽想到过的秘密武器——手电筒,小女生彻底地崩溃了,她不知道自己的阴道经已被扩张与産妇无异,她只感受到阵阵的恶痛和羞辱,她难以忍受即使是一个同性,也不能够如此近距离地观察她的私处,特别是这名医生的手上还拿着一个强光电筒。  小丽的电筒无意照到小女生眼睛,因为狠快她就把光束锁定了目标了,那是一个粉红的入口,她的视线,后面的陈医生的视线,都随着电筒的光源进入了小女生阴道的深处,到达难以窥视的耻辱之地,在灯光下,粉嫩的子宫似乎还在不定地抽搐,还在分泌着一些花蜜般的淫水,你也可以叫它做淫液,小女生的双眼流出了泪水,悔恨,耻辱,被蹂躏,所有的感觉都在此刻崩溃出来,就在这时,子宫口不禁涌出一道鲜血……  陈医生射了,小丽在视奸当中也达到了高潮,小女生痛哭了,只留下门外那个呆呆的色狼。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