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花水月

花水月
「我一直在想,被这双手抚摸会是什么感觉。」待琴曲的最后一个音符也在久久回荡中消散后,尹尚言轻轻开了口,她的视线低垂着,凝于从琴键上收起的指尖。  舒久微微一怔,随即笑着摇摇头,「你不是说要来学琴么?」「是啊,我是这么说的。」尹尚言眨眨眼,小虎牙在双唇内若隐若现,「不过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呢。」  舒久越发觉得眼前的女孩有趣,他双手撑着琴凳,上半身放松地向后仰着,饶有兴趣地打量起这个今天才见面的女孩。略微婴儿肥的小圆脸,淡淡的两瓣粉唇小巧得似乎只含得下樱桃,眼睛不算大,但闪烁着亮晶晶的光泽,像盛了泉水进去一样,格外清澈,却怎么也望不见底,让人禁不住多看了几眼。「如果不是学琴,那你来做什么?」  尹尚言狡黠地一笑,突然弯下身,像小鸟般迅速地在舒久嘴上啄了一下,一切发生之快甚至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你这是在轻薄我?」在短暂的一秒钟的惊讶之余,舒久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边开着玩笑边站起身,两人之间一个头的身高差让他可以绰绰有余地俯视着尹尚言:明明这么小一只,却出乎意料地勇敢呢。  尹尚言向后退了一小步,像个恶作剧得逞的顽童一样,得意,满足,但还隐约透露出怕被指责的心虚,「······没错~」「尹尚言?是么?」舒久紧追着上前一步,微微低下身,从水平的视线直视着她的双眼。两人贴得很近,他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双眼眸中自己的身影。  尹尚言净白的脸颊被盯得透出粉红来,她的眼神有些晃动,但依旧执拗得不肯躲避那直击过来的炙热视线,「叫我小尹就好了,舒老师。」「哈哈,舒老师?」舒久被这句脆生生的「舒老师」逗乐了,顺她的话接着说道:「既然你叫我一声老师,那我就有义务教导你。之前看你的弹琴视频,有不小的问题。」  「你看了我的视频?」尹尚言眼前一亮,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答应了要教你,自然要了解学生的状况。」舒久煞有介事地说着,却出其不意地抓住了尹尚言的手腕,「你的手腕就是大问题。」尹尚言被吓了一跳,有些疑惑地问道,「手腕?」「你按键的时候是在借助手腕施力。我猜,你在弹快速的曲子时很容易僵吧。」「原来问题出在这儿啊。」尹尚言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她发现舒久仍旧没有松手的意思,便暧昧地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一轮新月,像夏夜投射于酒杯中那般映在舒久的眼里,清丽的光影摇曳着,勾起人一饮而尽的冲动,「所以,我该怎么办呢?」  「放松手腕。」舒久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呼吸不自觉地加重了。  「怎么放松呢?」尹尚言仰起脸,淡粉色的小小嘴唇吐出香甜的气息。  「像这样。」舒久把尹尚言的双手搭在自己肩上,揽住她柔软的腰,轻轻吻了下去。  尹尚言的嘴唇绵软得像花蕾一般,一经触碰,便盛开了。舒久将舌头探入其中,仿佛品尝花酿一般仔细地吮吸着。那小巧的舌尖触感湿糯,迎合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在有限的空间里任他纠缠,且又时不时地给予回应、轻轻舔舐着。  舒久感觉有一股力量在拉着自己不断向前,他不禁把怀中的尹尚言抱得更紧了。岂知突然失去了重心,两人一齐跌到了地上。  尹尚言几乎是被舒久压着倒下去的,结果毫无准备地磕到了头,地面的坚硬程度远远超过想象,她痛得轻叫了一声。  「啊,不好意思,磕到头了?」舒久连忙伸手去揉她的后脑勺,「没事吧?」尹尚言的头发出奇得顺,以致于舒久把手插进去时愣了一下,微凉而顺滑,像一匹绸缎包裹住他发热的手指。  「还好。」尹尚言感受到舒久手指的温度,整颗心就好比热火上的黄油,瞬间融化成一汪香甜。虽然头依旧在隐隐作痛,但她已经完全感受不到了。  如此沉醉在爱恋中的少女往往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诱人气味,既有青苹果脆口的酸涩,也有红苹果绵软的甜美,当初引得夏娃越界的罪恶之果也不过如此吧。  舒久把手抽出来,撑着地面,仔细俯视着这个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女孩,她散落在地上长长的发丝,她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胸口,她眼里朦胧的点点光亮。不知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总觉得一切都发生得理所应当,「继续么?」尹尚言没有说话,只是微抬起上身,将脸凑上前含住了他的耳垂,细细的呼吸打在他耳边。  舒久的心猛烈地震动了一下,几欲要从胸口跳出来,全身像被点燃了一样燥热难耐,脑海中只反复回荡着一个声音。  占有她。  他被最原始的欲望驱使着,急切地吻住近在咫尺的光滑脖颈,将尹尚言按在地上。  「会不会······有人进来?」突然激烈的动作让尹尚言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她抓住舒久探进上衣里的手,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琴房的门。  「不会,这段时间的琴时是我的,而且,」舒久挣开了尹尚言的手,一把握住内衣下娇嫩的乳房,「我一直都保持着锁门的好习惯。」虽然尹尚言还有些迟疑,但舒久已经迅速地剥掉了她的上衣,就连胸罩的扣子也不知在什么时候解开了。她急忙把手臂横在胸前,护住滑落的胸罩,「等等,等等。」  舒久只得停下手上的动作,问道:「怎么了?」「你说‘一直'?」尹尚言一边说着,眼神一边流转向别处,她顿了顿,似乎是很艰难地再次开了口,「难道说,你经常带女孩子来这里?」舒久看着她窘迫的神色,忍不住「噗嗤」地笑出声来。  「你······你笑什么!」尹尚言的脸登时红了起来,她摸不清舒久笑声里的含义,极力地用不满来掩饰自己的慌张,但颤抖的声线已经将她的底气不足暴露无遗。  舒久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爱怜地捏了捏她嘟起来的小脸,「看来即使再勇敢,也还只是个小女生啊。」  「······什么意思?」尹尚言依旧执拗地皱着眉头,但声音明显软了下来。  舒久的脸上还残存着笑意,专注地凝视着尹尚言的双眼,语气温柔而低沉,「意思就是,我已经完全被这样的你迷住了。」尹尚言的脸变得更红了,宛若盛放的山茶花一般,娇艳欲滴,灿红如火。她张了张口,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已经被舒久的嘴唇堵住了。原本护在胸前的手也不自觉地松开了,少女净白的乳房一览无余。  舒久的热吻从那香甜的双唇游离向下,停留在柔软的胸部。那两座雪白的小山丘挺立成娇小的弧度,随着尹尚言急促的呼吸上下耸动。舒久亲吻得啧啧有声,吮住粉红色的突起,用舌尖打着圈勾动着。  「哈,哈。」尹尚言短促地喘息着,明明是夏日,却仿佛可以看见她呼出的气团一般,那是满溢着情欲的色彩。  这样娇弱的呻吟让舒久很受用。他逐渐加大覆在另一只乳房上的手的力度,捏揉着那圆润的胸部,细腻的肉感将五指间的缝隙全部塞满。同时手指灵巧地夹起愈发挺立的乳头,来回拨弄着。  尹尚言经不住这样的刺激,身子在舒久的掌控下颤抖着,双腿不安分地磨蹭,若有若无地顶着他逐渐膨胀起的裆部。  舒久也已然把持不住了。他将手探入尹尚言的裙底,窸窣地摸向那私密之处——几乎湿透了。  「你还真是敏感啊。」舒久的手并没有急着从裙下抽出来,而是前后压揉着肿胀的阴唇,引得爱液从阴唇间的缝隙中被挤压出来。  「还······不都怪你。」尹尚言的两颊泛起潮红,两眼湿润得像噙着泪水一样,格外楚楚可怜。  舒久看得心头一酥,下身的肉棒已经开始叫嚣着跃跃欲试了。他咽了下口水,克制住抽插的欲望——这样软萌的反应,还想多看几眼。  「既然你认定要怪我,那我干脆坏人做到底好了,也免得被你冤枉。」尹尚言没有听懂舒久的话外音,困惑地看向他,刚要开口发问,突然感觉下体一阵悸动,像是有电流由此流经全身一样,止不住地打了个颤栗。  「啊······那里······不要这么弄······」尹尚言口齿不清地说着,双手把住舒久不肯老实的手,而这只手此刻正挑逗地捏着自己的阴蒂。  舒久得意地看着她快感袭来时无力的表情,心底被一种奇异的满足感塞满,「为什么不要?你不是说想被我的手抚摸么?」「那里不行······放过我吧······那里······不行······」尹尚言娇喘连连,来自阴蒂的剧烈刺激已经让她无法完整地说话了,她像是哀求一样望着舒久,宛如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羊羔。  然而在人性中,往往会存在这样一种情愫。越是怜惜的却越想破坏掉,越是美丽的却越想看着她一步步堕落。  舒久占据着高位,俯视着身下的尤物,玩味她欲罢不能的神色,「既然那里不行,这里呢?」舒久放过了极度敏感的阴蒂,待尹尚言稍微平静下来后,突然毫不犹豫地将一根手指插入蜜穴之中,窄小的内壁瞬间包裹上来,传递着这具躯体最深处的温度。  「唔——」尹尚言叫出声来,身体在舒久投下的阴影中缩成一团,蜜穴随之猛地缩紧,涌出大量爱液,似乎在期待着塞入更大的东西。  舒久试探着前后抽插了几下手指,欣赏着她快感迭起、无法自制的迷醉之态,伏在她耳边低吟,「怎么样?被抚摸到身体深处是什么感觉?」尹尚言没有说话,她咬着嘴唇侧了侧头,一阵暗暗的香气从她发间传来。  舒久嗅了嗅,舔舐着她因被汗水打湿而晶莹起来的耳鬓,「在来之前,你是不是已经这样妄想过很多次了?」  「在······我的妄想里,」尹尚言开了口,不过声音很小,绵软无力,「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样?」舒久把头从她脸侧抬起,好奇地等待着她的回答。  尹尚言的手向下滑动,弱弱地抓住舒久肿胀的裆部,上下摩挲着那块等待已久的凸起,「在妄想里,抚摸我身体深处的是这个。」舒久浑身一震,似乎身下那双柔若无骨的手探进了自己心窝,牢牢地攥住猛烈跳动的心脏。尹尚言闪烁着湿润光泽的双眸像星河一般,汨汨流淌着可望不可即的错落感,好像能将整个人的魂魄都吸进去。舒久看得出神,脑海深处有样东西断裂了。  「嘣。」他将尹尚言的手按到她头顶上方的地面上,急不可耐地拉开裤子的拉链,蓄势待发的肉棒即刻跳出,顶住湿热的蜜穴入口。  尹尚言缓缓张开双腿,小巧的乳房在汗水的浸润下微微发亮,她扭了一下腰肢,像在乞求着什么一样,羞怯与渴望溢于言表,樱唇蠕动着,香艳异常。  舒久像饿了几天的狼一般直接扑到尹尚言身上,他恨不得啃噬这具绵软的肉体,取而代之的是将肉棒挤入厚厚的阴唇之间,插进渴望已久的蜜穴。  里面紧致异常,但在爱液的润滑下,粗大的肉棒顺利地一步步深入。他缓缓将肉棒插到深处,感受着被蜜穴全部吞下的快感——那是打手枪所完全无法匹敌的感觉。  久违的性欲像一条条绳索,系在他全身的每一处关节上,让他完全沦为被欲望驱使的玩偶。舒久从喉咙深处发出粗重的呻吟声,摆动起胯部,缓缓地抽插起来。他的每一次插入,都让尹尚言发出萦绕在唇齿间的喘息,而每一次抽出时,盘在胯间的那双腿似乎都缠得更紧了。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第一次做爱,但两具肉体的契合度出奇得高。蜜穴的每一次收缩、纤手的每一寸抚摸、小嘴的每一次娇喘,都恰当地迎合着舒久的心意,甚至让他有种「这是我的专用玩偶」般的错觉。  他狠狠吻住尹尚言的双唇,肆意抓揉着柔软的乳房,少女大腿处嫩滑的肌肤在胯间滑动着。周身的感官都完全打开了,快感从四面八方涌入,强烈得几乎让人喘不上气。舒久加快了抽插的频率,肉棒横冲直撞地在狭窄的蜜穴内出入。  如此大力的动作让尹尚言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她紧紧抱住身上的舒久,像沉浮在大海上的无助之人抓住唯一一块木板,将所有身心都投入于此,「舒久······舒久······」  细软的呼唤声挑动着舒久的神经,他感觉整个人都要陷入名为尹尚言的漩涡中去了。他紧紧压住身下颤抖不已的肉体,心跳清楚地从柔软的乳房传递过来,汗水从自己身上滑落,滴到那精巧的锁骨之间。  「舒久。」尹尚言握住舒久燥热的手,十指相交,轻轻唤着。  舒久回扣住那纤细的五指,像在自言自语一般地呢喃着,「小尹。」随即奋力一挺,粘稠的精液恣意地射在蜜穴之中。  ***    ***    ***    ***前一刻还是素未谋面的陌路人,下一刻竟然就滚起床单来,而且是在琴房,而且是中出······舒久觉得头脑好乱,他看了看一旁认真地低头系扣子的尹尚言,方才还荡漾着呻吟声的琴房突然安静下来,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你的衬衫领子没有折好。」尹尚言穿戴好后,抬头看了看表情有些僵硬的舒久,自然地开了口。  「啊?是么?」舒久这才发现自己刚刚一直都在胡思乱想,连衣服都忘记整理了。  「我帮你。」尹尚言跳到舒久面前,悉心帮他翻折着衣领。  少女淡淡的香气再次幽然传来,舒久看着她净白的小脸,上面还残存着一丝红晕,视线不自觉地向下移去,落在她衣领内侧若隐若现的雪白上。  「好了~」尹尚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微笑着抬起头看过来。  「咳。」他连忙慌张地假咳了一下,把视线挪开,「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明天还要打工,所以订了今晚回去的票,」尹尚言看了看墙上的表,「四小时后的航班。」  「我待会儿也没什么事,送你去机场吧。」  「现在就走么?」  「那倒不用,我们学校离机场不远,」舒久挠了挠头,说,「要不我请你喝杯咖啡?」  「哈哈,我就是在咖啡店打工,现在闻着咖啡豆的味道就······」尹尚言做了个鬼脸,娇俏地笑了笑,「要不你弹琴给我听吧,之前也没怎么认真听。」舒久想起她语出惊人的那句话,开起了玩笑,「我猜也是,你光想着被手抚摸的感觉了,是吧?」  尹尚言的脸颊微微红了起来,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好啦,我现在认真听就是了。」  舒久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坐到琴凳上,「想听什么?」「嗯——」尹尚言歪头想了一下,突然眼前一亮,「东京热的OP~」舒久一愣,有些错愕,「你说的······和我想的是同一个'东京热'?」「是啊,就是那个豪华练手曲。」说罢,尹尚言还在琴上弹了几下主旋律。  「你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舒久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忍不住调侃道,「一般女生哪会一开口就让别人弹这个。」  尹尚言撇撇嘴,满不在乎地说:「不然咧,千里迢迢从腐国赶到德国来,只听你弹《献给爱丽丝》么?起码要值回票价啊~」「好,好,我争取让你值回票价。」舒久一边笑着,一边按下琴键。  字节数:11339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