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那些年我最想上的女人

那些年我最想上的女人
好几年前的事了,去朋友家谈点事,顺便吃了午饭。回来的时候,我想剪个头发,朋友说带我去附近一家美发厅,那家店很不错。我说不用麻烦了,我随便找一家就是了。朋友执意要带我去,我便顺了他的意。  几分钟的路程,朋友便带我来到了一家美发厅。美发厅不大,三位理发师加一女顾客。一位理发师正在给那女顾客弄头发,旁边还蹲着一小女孩在玩玩具汽车。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也没去想他为什么非要带我上这家美发厅。一位理发师过来示意我先去洗下头。  我的这位朋友叫王军,王军应该是这里的常客,跟这里的几个理发师都很熟。  打了招呼后便开始跟一位叫小李的理发师闲聊起来。  「今天老板娘怎么不在啊?」王军问。  「出去买水果了,一会就会来。」小李答。  ……老板娘回来了。  正是这个女人,让我体会了什么叫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的滋味。那大半年时间我的身心备受煎熬。  老板娘名叫美芬,30出头,比我大几岁。初见美芬,第一印象便是五官精致、长发齐腰(一头漆黑的头发快垂到臀部)。身着一件碎花圆领T恤,七分牛仔裤衬托出浑圆的臀部曲线。脚踩一双米色高跟鞋,裸露的小腿白皙笔直。若问,什么样的女人最吸引我,正是这种身材曲线优美,皮肤白皙透着光泽的成熟女性。  美芬跟王军很熟,一进门看到王军在,便对着王军莞尔一笑。王军立马有如打了鸡血般,一下精神起来。我透过镜子看到跟王军谈笑的美芬,顾盼生辉洋溢着女性的无限柔美。  王军把我作了一番介绍,美芬对着正在理发的我淡淡一笑。我的心随之也荡漾起来。剪完头发,又坐了一会,借着王军跟美芬的聊天当中,我也插话跟美芬聊了几句,算是认识了。  回来的路上,王军告诉我,美芬前年跟老公离婚了,那个小女孩是她的女儿。  我问王军是不是对她有意思?王军反问我,你觉得她怎么样?我答:极品。  「是啊!可惜不好上。」王军叹息着说。  「追了她好几个月了,也暗示她了,她表示我是有老婆的人,不能接受。」王军跟我都是结了婚的男人,所以即使对美芬有意思,也只是婚外情。美芬不能接受也是情理之中的。  「会不会是她已经有男人了?」我问。  「应该没有,如果有男人,我肯定多少能知道的。」「你要不要试试?」王军问我。  「……不好吧,你追那么久都没成。」  我心里当然是想的,对美芬可谓一见倾心。但是听王军说,我又觉得应该很难。  「不试试怎么知道?万一你是她的菜呢?」王军给我打气。  (因为我跟王军之间有个秘密,就是两人不管谁上了女人,都会录音或者弄些视频片段互相分享。是不是很邪恶……)于是我踏上了一段艰辛坎坷而又美好的历程……开始,都是跟王军一起去美芬的美发店。我跟美芬逐渐的熟络起来,也开始会互相调侃。后来王军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该我一个人出征了。于是我便经常在空闲的时候一个人光顾美芬的美发店。期间,我问美芬要了QQ号码,美芬表示惊讶,我说没事可以聊聊天,美芬便给我了。开始,我在QQ发美芬问候,美芬都只是回复个同样的问候,并不多说话。可能她也意识到了我的用意,所以话很少吧。随着我每天的坚持,美芬的话终于渐渐的多了起来,好几次都聊到深夜。  就像所有的男女从相识相交到相知。我跟美芬也越来越交心,偶尔她会对我倾诉一些人生的不如意。  美芬的前夫是做工程的,收入不错,原本家庭幸福,但是只从染上了赌博以后,脾气越来越坏,经常夜不归宿,输了很多钱,还跟一起赌博的一个女子有了关系。美芬一气之下便提出了离婚。女儿也跟着美芬。  听着美芬的遭遇,我愈加的爱怜美芬。那段日子,每天每时每刻,我的脑子里总是自然的浮现出美芬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让我心动。对她那性感的身体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我决定找个机会跟她表白。  约了好几次美芬,她都说没空,我有点沮丧。一天夜里,我开车送喝醉酒的王军回家,回来的路上经过美芬的美发店,我想看看美芬,便把车停在路边,走进了美发店。美芬见到我非常惊讶,瞪着迷人的大眼睛看我。我有种莫名的紧张,店里正准备打烊,理发师都已经下班了,店里只有美芬一个。  「呀!你怎么现在过来了?我正准备关门了呢!」美芬问我。显然她很吃惊。  「哦……我……」我一时语塞。  「也没什么……就是路过想来看看你……!」  一紧张,我居然说这么一句话,这么晚来看看她?意思分为明显。  「啊……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美芬假装镇静。  「你就是好看啊!」看着妖娆多姿的美芬,我有点头脑发热了。  美芬穿了一件时尚的连衣裙,曲线婀娜。浑圆的臀部让人无限遐想、两条白皙修长的美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让我感觉嗓子发痒,浑身发热。  我说的话让美芬陷入一阵沉默,我也感到无比的尴尬。  「我上楼拿下东西,马上准备回家了,你先坐会吧!」说完,美芬便上楼了。  美芬的这家美发店是租的,原来是一家敲背店,楼上有几间小包厢。不过现在除了放些物品以为,都已经空置了。  这算什么话?马上要回家了,我还好意思坐吗?  就在美芬上楼后,我也跟着上楼了。我没有想对美芬做什么,但是我肯定也想对美芬做什么。只不过当时就是脑子里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干嘛。  美芬见到我也跟着上楼,明显的紧张起来,从她的眼神我看到了恐慌。  我忙说:「我……有话相对你说。」为了不让美芬陷入更深的恐慌当中,我极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柔真诚。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我也知道你是个好男人,但是我们不可能的,你是结了婚的人,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我也不想做小三。」美芬居然这么坦白。  (我是个好男人?呃……如果除去好色的话,我想应该也能算吧……)听了美芬的话,我无言以对。是啊,我是已婚的男人,告诉她我就是想上她吗。当然对美芬其实我也是真心喜欢,她的确很美,或者说很有女性的魅力。柔情似水又独立自信。是那种男人看一眼就知道能从她身上找到安慰的女子。  「好了!不早了,我们回家吧。」美芬看着发呆的我说。  我有一种抱住她不放的念头,于是我便抱住了她。美芬的身子很柔软,散发着一阵女性的清香。我感到无比的舒服。左手搂着她的纤柔腰,感觉毫无赘肉。  右手隔着裙子摸了几把性感的臀部,又不满足,把手由下往上伸进了裙子里面,开始胡乱的探索,仿佛里面到处都是宝藏。同时我的嘴吻住了美芬的嘴。  美芬没有过多的挣扎,可能是吓愣住了,也可能是我太用力了,她作为一个柔弱的女子根本没法挣扎。任我的双手肆意的抚摸那让男人渴望而不可及的部位。  只是紧闭着嘴,不让我的舌侵入。我看她的脸,她居然哭了,眼角挂着泪滴。  我的心更慌了,赶紧停止了动作,并向她道歉。  「你知道吗,我见你第一眼便喜欢上你了,见一眼便喜欢的女子,我怎么甘心只做朋友啊!我真的很喜欢你……对不起!我让欲望冲昏了头脑。可是我真的太喜欢你了,你知道吗?我每天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我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不停地说。我真的不想伤害美芬。  「我知道,阿成!但是我们真的不合适,请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的心顿时撕裂般难受……那晚我不知道怎么回的家,到家后胡乱打开一瓶白酒,一阵猛灌。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我醒来,感觉头痛欲裂。还好,老婆跟儿子在岳母家。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时间,我都没有去过美芬的美发厅,美芬的QQ也一直没有在线。我想可能是故意躲着我吧。期间王军也问我最近怎么了,我说这女人不好上,放弃了。我并未把那晚发生的事告诉王军。  又过了一些天,王军去剪头发,硬拉我去美发厅坐坐,我推脱不过便跟着去了(其实我还是放不下美芬)。王军告诉我,原来的理发师小李现在回老家了,现在店里又来了个叫小飞的理发师。美芬打算把店搬到XX街上去,现在的店面有点偏僻。  再次见到美芬,还是那么的优雅动人。原本以为我的出现会让美芬很尴尬,结果美芬却说我好久不去她的店照顾生意了。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是瞬间化解了两人的关系。我感到一身轻松,话也自然了起来。  我注意到小李确实不在了,多了一个以前没见过的理发师,想必就是新来的小飞了。王军说小飞20出头,当过两年武警所以看上去比较成熟,我也觉得小飞比同龄人成熟老练。在我打量小飞的时候,小飞也朝我对视了一眼。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小飞的颜值一般,不过身材挺拔,棱廓分明。不同于当下的小鲜肉,倒是颇有几分帅气。  回来的路上,王军问我真的放弃美芬了吗?我点头默认。  「你放弃了,怕是有便宜小飞那小子啊!」王军有点感慨的说。  「嗯?什么意思?」我对王军的话感到奇怪。  「小飞只是个毛头小子,你觉得他会对美芬构成威胁?不可能吧!」「你不了解小飞,小飞这人我最熟悉了(小飞跟王军的老家是邻居)。」「说来听听。」我对小飞和美芬会发生什么关系压根不信,首先两人的年龄就相差那么多,美芬32,小飞才20出头。然后我觉得小飞没有那个实力。  「你是不知道,这个小飞以前是个小痞子,经常打架斗殴,上初中时就搞大过女孩的肚子,据说跟学校的声乐女老师有暧昧关系(王军说当时这事闹的沸沸扬扬,那女老师老公还闹上过学校,但是那女老师坚决否认有此事,到底是否确有其事就不得而知了)。」所以后来他父母让他去当了两年武警。  被王军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担心起来,所谓日久生情,小飞和美芬天天待在一起,要说会发生点什么事也不是不可能,现在这种事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对于另外两个理发师,我倒是坚信根本不可能和美芬挂钩。  于是,再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又开始经常去美芬的美发店,有时觉得多去会引起美芬的警惕,还特意拉上王刚一起。我开始故意接近小飞,有事没事跟他聊上几句,小飞确实不简单,心智远超同龄人。不过也仅此而已。我并未发现小飞跟美芬之间有什么可疑之处,平时他们也没有一点暧昧的举止。于是觉得自己好笑,只不过是王军随口说说而已,我却多心了。  随着去美芬的店里的次数增多,我对美芬的欲望又开始慢慢的复苏,但是这一次我决定不在那么莽撞,我打算来一场持久战,从点滴感化美芬,最后一举拿下。正当我重拾信心,满怀希望的时候,一次意外让我彻底的打入深渊。  王军打电话给我说,美芬为了感谢王军为她找到了好的店面要请他吃饭,叫我也一起过去。我到达约定的饭店时,发现美芬并不在。王军告诉我说,美芬打电话来说今晚临时有点重要的事,表示非常抱歉,改天再请吃饭。  「毛的重要事啊!」美芬不在,我有点不高兴。  「还有什么事比毛重要吗?」王军笑着调侃。  然后神经兮兮的笑着说:「你说美芬会不会跟男的幽会去了呢?」王军的随口一句笑话,让我心神不宁。美芬跟人去幽会了?会是跟谁呢?小飞?……不可能,应该是真的有什么事。  既然来了,虽然美芬不在,但是我和王军不能空着肚子回去啊,两人推杯换盏一番下来,我把美芬的事也渐渐的抛在了脑后。王军告诉我最近交往了一个有夫之妇,已经到了升水火热的阶段,还给我看了照片,颇有几分姿色。我觉得王军确实是个猎艳高手。  离开饭店时已经将近10点,今天回家的路原本不需要经过美芬的美发店,但是因为王军的一番话,我决定绕路回家,美芬的美发店平时一般9点就打烊了,但是今晚我有种莫名的执着。打车到了美芬的美发店附近,发现路上没有一个行人,那一排包括美芬的美发店在内的几家零星的店铺漆黑一片。意料之中……车开到美发店门口时,我似乎看到有微弱的灯光,于是马上示意司机停车。  果然有灯光,灯光是从楼上通过楼梯口散发出来的。我的心顿时一紧,楼上有人?还是忘了关灯?我赶忙去看锁,没有锁链。那就基本上可以确定楼上有人。  美芬的美发店是玻璃门,但是因为门已久老旧。稍微用点技巧就能打开(以前见过美芬的女儿把小李关在外面玩,见过小李开门)。所以,如果美芬回家了都会挂上一条锁链。  我打开门,走进去又退出来,我不知道该不该上楼去看下。犹豫了一会,我决定给美芬打个电话,如果她不在店里,我就给她通告下情况。打了一通无人接听。会不会出事了?想到电视上的法制节目,我紧张起来。移步到楼梯口,我又拨通了美芬的手机,楼上隐约传了几声手机铃声,然后又没声音了。我看下手机还在拨通中,应该是手机被人按静音了。同时也确定了美芬在楼上。  一股莫名的勇气涌上心头,我把鞋子脱下提在手里,悄悄的上楼,二楼的楼梯口顶上的灯亮着。就是这道光指引了我。不然我也已经到家了。  楼上一共有5见包厢,有4间都是漆黑的,只有最墙角的一间透着光亮,我确定美芬在里面,而且还有小飞。因为随着我的逐步靠近,我已经听到小飞的声音。  「谁打来的电话?怎么不接?」  「不认识……外地电话,可能打错了!」美芬回答道。  「打错了?大晚上的能打错两次?」小飞显然不信。  「说了打错了,你这人怎么这么烦!」美芬埋怨他,但是听不出有生气的迹象。更像是撒娇。  「嘿嘿!是那个经常来店里的男人吧?我早就看他对你不怀好意。」小飞有点邪恶的说着。  我有种想冲进去暴揍一顿小飞的冲动,老子不怀好意?你丫的都跟美芬睡在一起了。真没想到王军的预言这么准,或者说王军看人的眼光真毒辣。没想到短短几个月时间,小飞居然真的把美芬搞上了。我实在无法想象他是如何做到的,也无法接受。但是我有什么资格去教训他呢,是美芬自愿的。我又算美芬的什么人。  「不是他,你干嘛这么说人家?他平时不是跟你挺好的。」美芬似乎真的有点不高兴了。  「我就说说嘛,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别的男人分享你。」小飞哄着美芬。接着传来一阵闹腾声和美芬的一声娇笑。  「啊……别闹了……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再做一次嘛!好不好?」「不要,刚做完还做!」「不是好多天没做了,平时都要戴套,难得你大姨妈刚过,可以内射。」「就再做一次嘛!亲爱的……」「啊……不要……真的不要做啦!」接下来的对话让我头皮发麻。我真想宰了小飞。  折腾声,翻滚声……  「呜……我真的怕你了……你每次那么用力……」美芬的娇吟真的让男人蚀骨销魂。  「用力点不好吗?你刚不是很爽……」小飞的声音很邪恶。  因为他又一次得逞了,里面传来有节奏的律动声。  「亲爱的!告诉我……刚才高潮了几次?」  「讨厌!每次问这样的问题。」  ……(不是色文,此处省略,自己脑补。)  「从后面做吧。」小飞要换姿势。接着就是翻滚声……「腰下去点,对,屁股翘高点!」「啪!屁股真性感啊」(小飞拍打了一下美芬的屁股,狗日的小飞一定爽歪了)隔着门听着越来响亮的「啪啪啪……」声和美芬越来越高亢的呻吟声。我感到无能为力的伤心。自己深深喜欢苦苦追求的女神一样的女人现在居然撅着屁股被小飞那孙子猛烈的干着……「哇……哇……我受不了了……」美芬发出近乎哀求的声音,是痛苦亦或者是痛快!  我也受不了了,转身默默离开。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美芬的美发店,偷偷的把她的QQ也删了。后来王军告诉我美芬的店搬走以后,和小飞也分了。我一直好奇小飞是如何征服美芬的心的。直到一年后,我在王军的口中得到了答案。王军能从美芬口中得到这个答案,想必大家也知道王军和美芬的关系了吧。他们的关系,或者说他们的趣事,足够写成一本书。美芬是我为数不多真心付出过感情的女人。  绝对真实,绝非虚构。可能我的表达描述上会有些错误,因为本人不擅长写作。仅以此文纪念给那些逝去的岁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