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总务室的春情

总务室的春情
「主任……呃…这…这公文……要请主任签名…呃……」「好…啊…啊……好…放在桌上…嗯…啊……我待会看…啊……嗯啊……啊……」「还有…主任…这里还有…一……一些请款单…呃……要怎么办……」「啊……啊…你…你不会自己……自己弄吗……不要…啊啊……不要烦我…啊……嗯啊……好啊……啊……再来啊……」被称作主任的女人,不耐烦的要属下离开。  这里是一所普通的公立高中,学生的程度普通,家庭背景也很普通,老师们也像是一般人想像的一样普通,每天全校都过着规律普通的生活;而其中唯一不普通的就是会计室了,会计室里连主任总共三名职员,全部都是女性。而我是这所很普通的高中之中看起来也很普通的一名老师,只是这不普通的会计室就是我所造就的不普通成果。  由于会计室和教学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除了主任之外其他职员和学校其他人的交流都比较少,自然而然就变得较封闭,而全女人的环境下穿着打扮也变的较女人味,因为少了一层和其他男人共处一室的束缚,会计室的小姐们大部分时间都是穿裙子,衣着也较为亮丽。  我为了打进这个圈子可花了不少功夫,好不容易我偷偷的和他们三人都有了肉体关系,之后又藉故让她们知道我和所有人都有一腿,最后以此作为要胁,让会计室变成我的后宫。  我现在正坐在主任的位子上,跨下的鸡巴插在主任的肉壶里。今天主任因为要开会,所以穿着一套香奈儿的黑色套装,柔细的布料和干净俐落的剪裁衬托她干练的气质和姣好的身段。  我脱下了主任的长裤,自从她们跟我睡过觉后,为了迎合我的喜好,她们一年四季都穿着真丝的丝袜,而且还会配合吊袜带,除了月经来的那段时间外,她们也都不穿内裤以方便我肏干。  她张开双腿吞进我的鸡巴,紧接着自己开始摇摆蛇腰,除了下体的快感之外,她还不忘要批阅公文,只是她毫不掩饰的放声淫叫,每每让她的部署肉壶也跟着泛滥,等着我的奸淫。  「还有…呃……主任…你……你…什么……什么……」办公桌前的女人低着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啊…啊……还有…啊…还有什么事……啊啊……要问…就快问不要……啊……啊……打扰我……」虽然主任还保有一丝理性,可是忘情的口水早就沿着嘴角流出,弄湿了桌上的公文。  「我要……要……我……我……主任…你…你什么时候…才……才……」她的头更低了,而两只耳朵也红通通的,纤瘦的身躯不安的扭捏着。  「你…你……到底要……说什么……要是……不说就…就……快滚……不要…烦我……」主任的口气已经有点微怒了。「她是想说…你什么时候才好,因为她也想要我的大鸡巴啊。」我帮她说出了心事,她轻轻的点点头认同我说的话。  「等一下我很快……啊…啊……不要…不要……这么猛…啊啊…太……太爽了……啊……啊…我受不了啦……啊啊……好棒…啊…啊……用力啊……用力干我……对……啊啊……对……要…要来了……我要…来了……啊啊…来……啊啊啊啊啊……」我还没等她说完就站了起来,把主任推倒在办公桌上,一轮激烈的肏干,把她给肏到了高潮,其实她已经坐在我身上半个多钟头了,正好让我换换口味。  我接过纤瘦女人手上的文件丢在主任脸上「等一下记得弄好。」就搂着她的纤腰把她按在墙上,主任还在享受残留的快感,趴在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泛滥的肉壶流出淫液慢慢滴了下来,把裤裆弄湿了一大片。  那纤瘦的女人我叫她玉珍姐,主任则是叫她筱龄姐,还有一个正在外面忍耐的我叫她娜娜姐。她们三人都已经有家室而且也有儿女了,不过这也变成一个让我掌握的把柄,我现在只要没课,就会躲到会计室里享受。  有时候主任会去出差,这一来玉珍姐和娜娜姐可高兴了,会一直死缠着我不放,非得要我把她们搞到站不起来才不得不放过我,而筱龄姐一回来马上会用它主任的权威霸占我一整天,每次都被我搞得不成人型,只是这群熟女人妻还是死心踏地的用她们成熟的肉体服侍我,让我的教师生涯多采多姿。  玉珍姐今天穿的是一套铁灰色长百折裙套装,天蓝色高领毛衣外面是白色的衬衫,在外面则是穿长袖的低领西装外套。我拉起裙摆,要玉珍姐咬着它,玉珍姐羞怯的闭着双眼等待我的来临,玉珍姐今天穿着黑色的厚裤袜,而且还是开裆式的,当然也是没有穿内裤,因为这几天比较冷,我左手轻轻在她下腹游移,在她耳边轻声问她「你冷不冷啊?」她摇摇头。我又问「真的吗?」她这次犹豫了一下后慢慢轻轻的点点头,我温暖的右手滑过玉珍姐的纤腰,温柔的爱抚着她发抖的身体,我爱怜的说「你看看你,连你的小屁股都冷冰冰的,你不知道我有多心痛吗?」她再度微微的点点头,而闭着眼的脸庞又变的羞怯的红嫩,我轻轻的摩蹭她的粉脸说「是不是我上次说…我不喜欢你们穿毛袜…所以你为了让我高兴…宁愿冷的发抖也要穿丝袜呢?」她这次很肯定的点点头,我高兴的亲吻她的粉脸说「太棒了,你愿意这么为我牺牲受冻,那我现在就来帮你取暖。」我左右手同时轻轻抚摸玉珍姐的肉壶和小菊花,她的身体不禁抖了一下,我要她的双手帮我露在裤裆外的鸡巴取暖,她冰冷的小手一碰到我的鸡巴,我的鸡巴马上自动的缩了起来,她露出了做错事的表情,我安慰她说「没关系,你帮我揉一揉就马上好了。」她点点头开始帮我轻轻的爱抚,除了龟头和鸡巴外,她的小手伸进我的裤子,按摩我的卵袋。  随着我的爱抚,玉珍姐的身体慢慢的热了起来,渐渐的我发现她的喘息也热了,冰冷的小手也渐渐温暖,当然跨下的肉壶已经热滚滚的等着我滚烫的鸡巴降临了。  我让她趴在主任的桌上,解开她的外套和衬衫,掀起高领毛衣,她们为了方便我奸淫,除了一年四季只穿丝袜不穿内裤外,也不穿胸罩,玉珍姐的乳房是三人中最小的,只有A,不过我还是喜欢她小巧可爱的感觉。筱龄姐的B罩杯乳房坚挺圆润,乳头最大而且最黑;娜娜姐的D罩杯乳房沉甸甸的,手感最好也最柔软,每次肏她的时候我最爱看着她像是布丁一样的乳房激烈的摇晃,让我每次都可以更加卖力的肏干她。  她们三个人的个性也不同,玉珍姐最容易害羞,每次她都会被我挑逗到连耳根子都红了,可是又非得求我肏干她,所以她只要一看到我头就低低的,虽然平常她都忍耐着不敢呻吟,不过上次的教职员自强活动,在旅馆里面她却是叫的最大声、最淫荡的。主任则是最有女王的感觉,但是遇到我跨下的权杖就完全投降,平常还会对玉珍姐和娜娜姐摆出严肃的表情,不过只要一被我插入,马上连骨头都软了,她是三个人里面配合度最高的,因为我只要认真起来,她马上就像一滩烂泥一样任我摆舖。娜娜姐则是最主动的,已经离婚的她用我的鸡巴补偿她空虚的夜晚,她常常尝试不同的动作,也是三个人中最早要求我替她的小菊花开苞,偶尔我也会让她反客为主,让她试着强奸我这个男人。  我趴在玉珍姐背上,双手从腋下揉搓玉珍姐小巧的乳房和乳头,玉珍姐的手肘撑着上半身,我拨开她的短发亲吻着后颈和耳垂,慢慢的把我的鸡巴放进肉壶里。  随着鸡巴一寸寸的进入,玉珍姐的肉壶也一寸寸的紧缩,虽然生了两个孩子,玉珍姐的肉壶还是像少女般紧缩,当我插到底后开始慢慢的画圆,让鸡巴搅拌玉珍姐的肉壶,而且这样子还可以更加深入,因为姿势的关系我没办法完全的深入,不过这样子我的大龟头已经抵住玉珍姐的子宫颈了。  接下来我慢慢的抽出鸡巴后在慢慢的画圆进去,虽然动作慢可是可以完全的接触到肉壶的每一处,不出十几下,玉珍姐的淫液已经一滴滴的滴在地上了。玉珍姐娇喘着回过头亲吻我,我俩的舌头激烈的纠缠,发出「啧啧」的水声。坐在对面的主任虽然用公文挡着脸免得分心,但是她的蛇腰也已经开始轻轻的摇摆,好像在幻想正在被我的大鸡巴挑逗一样。  又过了一阵子,我慢慢的挑逗已经无法满足玉珍姐烈火般的肉慾了,她朦胧的杏眼望着我,小嘴欲言又止,我早已看出她的心意,但我每一次都要整整她,我说「你是不是想要啦?」她轻轻的点头。  「想吃饭了吗?还是想上厕所?」我故意顾左右而言他,玉珍姐焦急的用力摇头,可是我还是在继续逗她,到最后连主任和娜娜姐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终于玉珍姐着急了,心一横的说「我想要你干我……我想要大鸡巴狠狠干我……我受不了了…快点…快点干我的淫屄……淫屄要大鸡巴来干…我求求你快点干我吧……淫屄受不了了……」每一次我都非得要玉珍姐说这些下流的话我才会开始肏干她,我放开她的双乳,主任马上就接手过去,两个淫女还彼此舌吻,激烈的吸吮对方的香舌。我抓紧玉珍姐的纤腰,开始狠狠的肏干她泛滥的淫屄。这种姿势我可以轻易的把鸡巴肏进玉珍姐的子宫里,每一次龟头出入子宫都带给玉珍姐强烈的快感,而且我的运动过程也很长,都是往外抽到只剩大龟头的时候在狠狠的肏进子宫里,把玉珍姐肏的连腰都快要断了。  肏干了近百次后我对筱龄姐说「筱龄姐,帮我抓好玉珍姐,我要奸她的小菊花了。」玉珍姐听到一脸惊恐的说「不要…不要干我的肛门…不要啊…」可是筱龄姐已经紧紧的抓着她,我拔出湿漉漉的大鸡巴,双手紧按着玉珍姐挣扎的玉臀,慢慢的把鸡巴肏进玉珍姐紧闭的菊门。虽然玉珍姐极力反抗,而且菊门紧紧闭着,不过我粗大的鸡巴还是很顺利的肏进了菊花里,因为她们几乎每天都要被我奸淫前后的肉穴各一次,就算玉珍姐心里不愿意,但她的肉体早就开发完成了。  我在菊花里的动作越来越快,玉珍姐本来反抗的神情早就不见了,现在的她闭着眼睛,享受她的菊门被我闯入的快感,涎液沿着嘴角留下,主任则是伸出香舌,把玉珍姐美味的涎液全部吞下。  我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玉珍姐的呻吟也渐渐的大了起来,最后我用力一送,闷吼一声,把今天第一发的浓精射进了玉珍姐的菊门里,我把玉珍姐的玉臀往中间集中,慢慢的抽出半软的鸡巴,筱龄姐早就在一旁等待,马上把我沾着玉珍姐淫液和气味的鸡巴吞进嘴里,仔细的用香舌清理干净。  玉珍姐趴在桌上,全身香汗淋漓,我放下了她的群摆,帮她披上我的外套,让她在桌旁的沙发上休息片刻。接着我来到外面,会计室很小,除了主任的桌子有隔板不让外面看到外,娜娜姐和玉珍姐的桌子只有一般的OA隔间而已,我拿了张椅子背对窗户坐下来,我们故意再窗户边放了一些资料夹或是盆景植物,让外面的人虽然可以看到娜娜姐和玉珍姐,但也没办法看到详情,只是玉珍姐的位子离门较近,所以玉珍姐还是要到筱龄姐那才可以跟我玩。  娜娜姐一本正经的在电脑前输入资料,可是我知道她的肉壶早就春潮泛滥了,我温暖的手滑过娜娜姐饱满的大腿,娜娜姐今天穿的是运动风,粉红色白边的紧身喇叭口运动裤把娜娜姐饱满肉感身躯展露无遗。我让娜娜姐的椅子转个半圈,让娜娜姐的下体对着我,娜娜姐自动张开大腿,双腿间一片泛滥,我豪不客气的脱下鞋子,伸出脚去逗弄她。  我发现这群女人真是不简单,就算是被我干的淫液四溢,每次都让跨下湿了一大片,可是她们毫不在乎,也不管学校其他的老师学生会不会看到,或是回到家被问到为什么每天回家裤子都会泛滥一片。就像今天的娜娜姐一样,我还没把鸡巴肏进她的淫屄,她就已经流了整片肥臀都是水渍。  这时候玉珍姐披着外套走出来,说外面有她就够了,娜娜姐一听马上从椅子上弹起来,连鞋也不让我穿就抓着我来到隔板后面的沙发上。娜娜姐一躺下,马上七手八脚的脱下运动长裤,因为她深知我最爱看女人穿丝袜的美腿。我惊讶的发现娜娜姐今天穿的是夏季的薄丝袜,细致的肌肤从粉红色半透明的丝袜里透出来,一丛修剪过的浓密黑毛整齐的在肉壶口排列,整片大腿内侧和股沟都是晶莹水光。  娜娜姐扳开自己的大腿,媚眼如丝的直盯着我看,双眼简直要喷出火来。我拉下拉链掏出鸡巴站在娜娜姐面前,她马上贪婪的吞下,吱吱啧啧的吸吮起来,我拉开她运动外套的拉链,圆润沉重的双乳蹦了出来,隔着冬季长袖的布料还是可以发现她淫荡的乳头已经勃起了。我轻轻的揉捏着她的乳头,正当我打算更进一步的时候下课钟声响起了,因为我下一节还有课,只好推开娜娜姐先去准备了,在我离开的时候娜娜姐嘟着小嘴气呼呼的不理我。  下了课已经是吃饭时间了,我直接回到学校旁边的宿舍,宿舍里住的人不多,有很多空屋,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些房子都很旧了,我想反正便宜离学校近,就般了一些生活必需品进来了。  打开门,有一双黑色的靴子在玄关,我走进房间,筱龄姐坐在我床上,桌上放了一盒热腾腾的便当,筱龄姐她们每天都会帮我准备午餐,今天轮到筱龄姐了,所以他在下课前就先进到我房间,免得被其他人看见,她们会计师做事特别小心谨慎,所以一年多来都没人发现我们的奸情。  筱龄姐家里吃得较轻淡,不过还好我对口味不是很挑食,我们都是两人合吃一个便当,我也习惯减少食量,不然几年前这点东西根本吃不饱。筱龄姐从床上下来,她今天穿的是肤色的丝袜,白嫩的孅足让我胃口大开,不一会儿我们两人就吃完了便当。  吃完饭,是惯例的午睡时间,筱龄姐脱下了衣裤,只穿着大腿袜钻进被窝里,其实我也没有强迫她们要特别照我的嗜好改变穿着,她们在家里都还是会穿上内衣裤,只是到了学校或是回家前再找时间更衣,所以她们可以专心的把心思体力用在侍奉我的大鸡巴上。  我脱下全身的衣服,晃着大鸡巴躺进被窝,筱龄姐白皙的娇躯依谓在我身边,我搂着她微微发抖的身躯,我中午不一定会肏干她们,尤其是在冬天天冷的时候,我只想静静的给她们依靠和温暖,所以中午我往往是跟她们聊聊天,或是让她们搂着我休息。  可是今天筱龄姐自动把娇躯凑了过来,她用他纤丽的大腿轻轻的摩擦,让我的大鸡巴慢慢的硬了起来。她爬上我的身体,轻吻我的胸膛和乳头,她修长的手指滑过我的小腹,左手轻握着我火热的权杖,右手温柔的揉捏我的卵袋,我则是用双手爱抚她细致的美背。  筱龄姐成熟妖艳的娇躯在我身上游移,丰挺的双乳和大大的黑乳头在我身上磨蹭,我放松身体感受筱龄姐的热情。筱龄姐的双手变换不同的速度和力道,让我的大鸡巴变的更加粗壮,接着筱龄姐把早已黏糊糊的肉壶贴了上来,浅浅的套弄几下,让我火热的大龟头沾满淫液。  筱龄姐探出头来贼贼的笑着,伸出手往枕头下摸索,拿出一双鲜红丝袜来,「这是我新买的丝袜,才穿过一次而已,就送你吧!」我才想说谢谢,筱龄姐就拿起一只袜子套再我的大鸡巴上,连卵袋也一起套着,丝袜的大小刚好,把我的鸡巴和卵袋紧紧的包着。  我笑着问「你在干嘛啊?」筱龄姐眨眨眼「等会你就知道了,如果照我之前的实验,保证可以让我们两个人都很爽喔!」说完,筱龄姐慢慢的沉下她的蛇腰,泛滥的肉壶慢慢的套在包裹着丝袜的大鸡巴上,那感觉实在是蚀骨销魂,敏感的龟头上面的丝袜慢慢的摩擦,对龟头可是大大的刺激,看来筱龄姐之前就已经试过用丝袜手淫了,不然她怎么会知道这么高潮的方法。  筱龄姐咬紧牙关,好不容易把我的大鸡巴吞到底,然后慢慢的退出来,可是因为太刺激了,还没走到一半筱龄姐的腰就软了,突然间翘臀就这么掉了下来,「滋…」的一声整支鸡巴没入了肉壶里。  筱龄姐被这突如其来的高潮吓的尖叫,我赶紧摀住她的嘴,可是肉壶的快感无处发泄,只好狠狠的咬着我的手臂,我也是被这么一下搞的差点射精。  我们两个好不容一捱过了那一段高潮,张着大嘴喘气,我能感到筱龄姐全身发烫,心脏也噗通噗通的狂跳,其实我也一样,全身冒着大汗。好不容易筱龄姐冷静下来,她趴在我胸膛苦笑「看来……哈……哈……这对……哈……我来讲……哈……哈……太……哈……太刺激了……哈……哈……」我搂着她的蛇腰说「是你的…年纪大了吗……」她修长的手指在我胸口一拧,娇斥「乱讲…人家还年轻呢……不然你怎么会想要我……我的……」她红着脸欲言又止,我催促她「你的什么,快讲嘛,我好想知道喔。」她把羞红的脸藏进我胸口,甜腻腻的说「讨厌啦……就只会欺负人家……人家最讨厌你了……」我抓着她的翘臀说「那我这么做……你还会爱我吗?」说完也不等她回答,我微微的开始旋转鸡巴,虽然高潮已过,但是我的大鸡巴不缩反涨,又比插入前更加充血,又硬又烫的鸡巴让筱龄姐难以招架。  筱龄姐瘫软在我身上呻吟,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肉壶的高度快感剥夺了她全身的力气,我继续慢慢的旋转,筱龄姐甜美的气息温暖了我,她红润的唇间吐露春息,芬芳的汗浆如甘泉般涌出,和我充满男性气味的汗水混合,散发出迷人的香味,堪称最高级的香水。慢慢的,虽然是慢慢的肏弄,但是筱龄姐已经高潮4、5次了,我双手抓着紧实的翘臀,手指轮流的抚摸筱龄姐小巧的菊门,我一直无法想像筱龄姐这朵开在山谷间的小雏菊,怎么能够忍受我跨下巨炮的摧残。  随着我温柔的爱抚,筱龄姐又来了一次高潮,紧接着我的大鸡巴也到了极限,筱龄姐湿热的肉壶紧紧的抓着我,我突然奋力挺起腰杆,不过几下,我就喷出了黏浆,筱龄姐也被我这几下肏的大声淫叫,怒涛般的浓浆突破轻薄的丝袜灌注在筱龄姐温热的子宫。  之后,我俩享受着畅快的余韵,在温暖的被窝里相拥而眠。筱龄姐疲惫的趴在我的身上,平日成熟干练的脸庞现在像是个小女孩一样的天真可爱,小小的肩膀随着呼吸缓缓的升降,我温柔的拥抱我怀中的小天使,深怕有人伤害了她。  随着下课钟声,下午第一节课已经结束了,我叫醒筱龄姐,只是她任性的像个小孩一样的撒娇,我搂着她的水蛇腰轻轻的磨转,肉壶里的鸡巴又开始动作,面对这种刺激,再任性的女人都要投降。  我拔出大鸡巴,脱下包在上面的丝袜,丝袜和龟头的摩擦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筱龄姐笑说「这么勇猛的男人也会发抖啊?」我回答她「碰到你这么销魂的女人,再勇敢的男人都会发抖。」她赤裸的娇躯包在被子里,灵活的杏眼瞧着我「再来啦!人家还有一个地方你还没进来呢!」我弯下腰亲亲她的粉脸「你等等,等一下我们来洗鸳鸯浴。」她听了笑咪咪的说「真的?不可以骗我喔!」「哈哈哈!我骗你干什么,你再等一下等我叫你就进来!」说完我就去放热水了,宿舍不大,所以也没有浴缸,不过学校倒是很大方的提供热水,所以在冷冷寒冬和春情荡漾的慾女们洗个春意盎然的热水澡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  我把筱龄姐包包里的内衣裤拿出来,再把她脱下的套装准备好放在浴室门口,我的宿舍有她们三个帮我整理,我只要稍稍保持整齐就可以了。水热了之后我叫筱龄姐进来,她像是服装展的模特儿一样的慢慢走来,她脱下丝袜展露出她淫荡的娇躯,匀称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肤,大腿间茂密的树丛像是黑珍珠一样点缀在白色的沙滩上。  她走进雾气蒸腾的浴室,大腿和黑森林还有我的浓精和她的淫液的痕迹,我先帮她冲水,之后我们两人各拿起一块肥皂帮彼此涂抹,我最爱和她们三个人在洗澡时玩的游戏就是两人紧贴夹着肥皂,然后彼此摩擦还涂抹香皂,今天也不例外,我们这样嘻闹之后再互相仔细的涂上肥皂。  筱龄姐要我站好,然后帮我前前后后的洗干净,但是刻意忘掉我的大鸡巴;我则是礼尚往来,也帮她洗得干干净净。终于今天的重头戏来了,筱龄姐帮我的大鸡巴涂上满满的肥皂,再用她修长的玉指让它抬头挺胸神气洋洋,之后筱龄姐背对我扶着墙,让热水洒溅在她背上,挺起丰满浑圆的淫臀,山谷间的小菊花在绽放,等待我的大鸡巴来灌溉。  我抓着筱龄姐的蛇腰,把硬梆梆的鸡巴抵在小菊花蕊上,连声音都没有,小菊花完全绽放开来,吞下了我跨下的巨蟒。筱龄姐满足的呻吟,可爱的小菊花一紧一松,规律的按摩我的大鸡巴,我借用肥皂泡沫润滑之下,顺畅的在肠子里来回抽送,还顺便帮忙她们「清肠」。  她们三个最爱这一招了,就连每次对我肏菊花都欲拒还迎的玉珍姐,也会毫无怨言的接受。筱龄姐放开喉咙大声的淫唱,随着我的肏干时高时低,时大时小,时快时慢的叫着。肏干了十几分钟,我加快了速度加重了力道,筱龄姐也仰着头肆无忌惮的淫叫,最后我今天第三次的射出热精,让筱龄姐淫荡的小菊花颤抖不止。  我射精之后并不急着拔出,我都会要她们像是排便一样的吐出我留再菊门的大鸡巴,筱龄姐皱着眉头,努力的让腹部收缩,我则是感受她们的力道,慢慢的让她们推出我的鸡巴。  好不容易筱龄姐终于吐出我的鸡巴,但还有最后一项仪式,她蹲在马桶上,把双腿开到极限,咬着下唇把菊花里的精液和粪便排出,白色的浓精沾染了咖啡色从菊门喷发出来,最后我还要用热水帮她浣肠最少两次,才能让她的午休有个完美的句点。  她们跟我说过,我这样常常帮她们浣肠,让她们体内的宿便都排的干干净净,精神和皮肤都变的越来越好,连她们的老公都重新爱上了她们,再加上跟我偷情的爱情滋润,三个女人变的越来越清丽脱俗。  筱龄姐穿好衣服之后趁着下课前赶紧回会计室,而我则是等着今天的最后一餐,过不到三分钟,我的门就被打开了,娜娜姐嘟着小嘴进来,一言不发的坐在桌子前面,和躺在床上的我相瞪眼。  我掀起被子,露出我赤裸的身体说「还不进来啊?今天很冷呢,你一定也冷了吧?」她「哼」了一声撇过头,这让我不禁微笑,要是真的生气,怎么还会来我的房间呢?不过这种小孩子的任性也是娜娜姐可爱的地方,做了妈妈还是这样的孩子气,总是让我哭笑不得。  但是我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她,我掀开被子跪在床上,抓起鸡巴就开始手淫,我的手一边快速的套弄,还一边说「啊…啊…娜娜姐……你看…你看…我的鸡巴……好寂寞……它好想要……干你……你快点来…啊……啊……快来吧……啊啊……」我半闭着眼说着,虽然我看不清楚她的脸,但我知道她一定春情荡漾了。  只是她还是赌气的说「哼!要是你真的这么寂寞,那为什么早上这样对我。  」  我的手越动越快「对不起……啊……娜娜姐…你原谅我吧……啊…我的大鸡巴……看到你就……忍不住了……啊啊……我要…射了…啊啊……要…要射了……」我一边说一边走下床,一步一步的走向她。  她还是撇过头说「哼!我才不相信呢!」我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故意把涨的紫红的大龟头放在她眼前,龟头已经流出些许黏液,我快速的套弄让龟头让满是泡沫,娜娜姐的头转过来又转过去,但我知道她早就巴不得一口吞下我的鸡巴,喝下我又腥又浓的精液,最后我大声的说「啊……娜娜姐……啊…我……我要真的……射…射……啊……射了……射出来了……啊啊……」我的声音越来越高亢,最后「啊……」一声长啸。  眼看我就要爆发了,娜娜姐「啊」一声惊叫,刹那间就吞下了我的大龟头,我马上抓着娜娜姐的秀发,快速用力的肏干她湿热的小嘴。一次次深深的肏干弄得她眉头深锁,过了几分钟后我才在她的小嘴射精。  娜娜姐「咕嘟…咕嘟…」喝下了我的浓精后咂咂嘴,「哼!我就知道你又在骗我了,说什么要射精了,结果还不是又要我打嘴炮。」虽然她吞了我的浓精,可是嘴上还是不饶我,嘟起嘴又转过身去。  我拿了另一张板凳坐在她身后,伸出手玩弄娜娜姐软软的双乳,她嘴里虽然一直念我早上实在不应该,可是当我摸到她跨下时,汩汩暖流又染湿了娜娜姐的裤裆。我上下其手,温柔的抚摸的娜娜姐的乳头、隔着裤子抠抠她的阴蒂,让娜娜姐只能靠在我身上轻轻的呻吟,再也没办法开口数落我的不是。  「啊……啊…你……你好坏…啊啊……好舒服……啊…嗯……我…我不行了……你快……快点干我……快……啊啊……」娜娜姐扭动着身躯,说出淫秽下流的言语希望大鸡巴可以早早满足她无尽的肉慾。可是我还不想这么快就给她,我两手都来到股间搔弄她淫湿的肉壶汗菊花,我用力的揉搓裤子,带动她身上的丝袜摩擦她敏感的阴蒂和菊门,搔的她着急不以。  娜娜姐的巨臀不停的摇着,并且慢慢的往我身上靠过来,不一会儿她丰满的臀肉就开始按摩我越战越勇的大鸡巴。淫荡的丰唇娇喘着,晶亮的涎液顺着妖娇的香舌流下,沾湿了丰满的上围。  娜娜姐的高潮慢慢的被推高,好不容易她敏感的肉体迎接了第一次的高潮,娜娜姐「呀啊……」的一声长叹后全身瘫软了下来。娜娜姐虽然敏感,可是却不容易高潮,所以她总是被我肏弄到虚脱才好不容易满足,看来今晚娜娜姐的儿子又要在安亲班等上好一阵子才会见到爱她的妈妈了。  看看钟,还剩最后一节课了,我抱起无力的娜娜姐到床上,把上衣拉起来,露出比布丁还要柔软滑嫩的巨乳,脱下长裤后发现淫荡的娜娜姐竟然已经自己把裤袜的裤裆撕开,而且还是肉壶和菊花各一个洞,看来她今天是要我一个萝卜一个坑才行。  我脱下身上的衣服,然后帮我俩盖上被子,很快的两个人的体温就已经温暖了被窝,我采取男上女下的姿势把鸡巴肏进了娜娜姐湿润热情的肉壶里,我慢慢的肏干,每一次都是肏干的很深,巨大的龟头会正好在子宫口而不会进入。娜娜姐滑嫩的肌肤和柔嫩的双乳按摩我的身体,饥渴的双手双脚紧紧的抓着我,可爱的娃娃脸上渗出汗浆,紧闭着双眼品嚐我的大鸡巴带给她的无上快感。  「啊…啊…嗯…啊…啊…哈…啊…嗯…啊…」娜娜姐的呻吟声回荡在房间里,随着我肏干的频率我的床也跟着「吱嘎…吱嘎…」的响,虽然一开始感觉好像很不安全,可是习惯了之后也可以当作一种应景的配乐。  我伸出舌头舔过娜娜姐的粉颈,微咸的香汗和浓浓的体香刺激我的神经,接着我俩的舌头饥渴的交缠,彼此的涎液在口腔里交换混合,融合成黏稠的丝线连接着我和她的舌。  娜娜姐的股间已经淫水横流,无穷无尽的淫液像是瀑布一样倾泄而出,不但让大腿根又湿又黏,还在床单上蔓延开来。随着我持续稳定的肏干,娜娜姐的淫腰也越来越蠢动,我知道娜娜姐已经在高潮边缘了,但是就差我的临门一脚。  我拿了枕头垫在娜娜姐腰下,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更深入了,我的大龟头正式的肏进了温暖的子宫,娜娜姐也更加的抱紧我,我一次比一次肏干的更加深入,大龟头在子宫进进出出,让淫荡的娜娜姐欲仙欲死。  我这样子肏干了大概有半小时之久,让娜娜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翻了白眼昏了过去,软如烂泥的肉体只剩淫荡的肉壶还再紧紧的抓着我的大鸡巴,我享受着像是奸屍一样的变态快感,把又多又浓稠的白液灌满娜娜姐的子宫深处。  我「呼…」的出了口气,让娜娜姐的眼睛闭了起来,之后就把鸡巴插在肮脏的肉壶里,两人交缠在床上睡个回笼觉。  大概五点半左右我才起来,肉壶的温暖让鸡巴又再度涨大,我肏干了几下后娜娜姐就醒了过来,她伸出淫舌和我长吻之后说「讨厌…每次都让人家那么高兴…今天是我先生的忌日呢…他要是知道我这么死心踏地的爱着你…就算他活着也会被我气死…」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也知道她这只是开玩笑,我紧紧搂着她,像是两人可以融合在一起。  过了一会我放开他说「你们三个都是我的最爱,我永远都会爱你们。」说完又是一阵长吻。之后她说要洗澡,我就抱起她来到浴室,莲棚头喷出的热水洗去我俩人身上激情后的痕迹,但是「饱暖思淫慾」,娜娜姐的身子热了后,又用它丰满的身躯开始挑逗我。  我知道她是希望我可以肏干她的菊花,所以我拿起莲棚头直接用热水冲击她双臀间的山谷,水柱的刺激让她再度情慾高涨,靠在我身上淫淫的喘息。  我要她俏起淫臀,我拨开他淫荡的菊门,挺起鸡巴直捣黄龙,我的下腹「批啪批啪」的猛力撞击娜娜姐的肉臀,让肉臀淫乱的晃动。娜娜姐转过头来索求我的舌,她吸吮我的口,我则是深入灌溉她的菊花,慢慢的,娜娜姐被我逼到墙边,柔软的巨乳被挤压的变形,我找到充血的乳头拧转,娜娜姐忍不住大声的淫叫,不过正因为宿舍的隔音做的很好,所以娜娜姐可以毫无顾忌的放声淫叫。  我的肏干渐渐加快,娜娜姐也抓着我的双臀,纤纤玉指钻进了我的菊门,娜娜姐最喜欢玩弄我的菊花,每当她装作要强奸我的时候,她一定会针对我的菊花猛攻,让我像是女人一样的叫着,这样她就会更加的兴奋高兴,而我也不是很排斥这样,反正这样让我们两人都可以更加尽兴,所以我从来也没有阻止她。  她着孅指在我的菊门里抽送,让我忍不住夹肛提臀,这样鸡巴又会变的更加上翘坚硬,我们就彼此的玩弄对方的菊花迎接最后的高潮,娜娜姐孅长的玉指找到我的前列腺,用长长的指甲搔抓,一阵猛烈的电流从我的下半身传来,紧接着我喷出今天最后一次的精液,拜娜娜姐孅指的功劳,最后一次的射精和前几次相较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论是量、劲道和浓度都是今天最棒的一次。  我们两个摊在浴室里,过了好一会才回过力气,我关了水让我俩开始穿衣服,只是我的手还是不安分的在娜娜姐身上玩来玩去,搞的娜娜姐又对我发脾气,但我们的心中都是甜蜜蜜的。  娜娜姐帮我换好床单后已经六点半了,她急着要去接孩子,我送她到停车场在她红润的粉颊上轻轻一吻。看着娜娜姐的车离开,我回后倒头就睡,准备迎接明天在这个普通的学校的不普通的明天。  字节数:22823【完】